寄向天堂的爱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4) 50次浏览 0个评论

  去药店买药,见女主人霞仍躺在里间的炕上,满面忧伤,神色茫然地望着窗外。她的男人是这个诊所的大夫,目光呆滞地懒懒地给我拿药。
  我知道,半年前,这个原本快乐的家庭突然遭遇狂风暴雨,晴天霹雳——唯一的爱子骑摩托车被人撞死。那可是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宝啊,父母含在嘴里怕化了,举在头顶怕吓着,可宠爱备至的结果是碧血一滩路上凝,英魂渺渺难寻觅。父母哭得浑天黑地,几度昏厥。从此,眼泪就是他们度命的饭啊,哀哀欲绝的夫妻俩看什么都是黑的——黑的眼圈,黑的世界,甚至,蓝天,也从此褪了色。。。。。。儿子走了,父母的心似乎也被带去了,纵使依旧残存,也是碎成了千瓣万瓣。
  霞是一个内向的女人。她的脸上,早就没有了笑容。不但眉宇,就连每根头发似乎都浸润着浓浓的哀伤,让人望一眼,便莫名悲恸。
  算起来,已有大半年了。我有时从他家经过,看到的,永远是一幅固定的画面。昏暗的灯光下,霞面向里躺着,这个不幸的女人,仿佛已经在丧子的痛中麻木。除了躺着怀念爱子,剩下的,似乎什么都不会做了。霞的身子本就弱小,每天就那么躺着,竟卧成了一种习惯。一种悲伤的姿势,一种思念的姿势。儿子走了,她的希望也走了,每天昏昏欲睡。可实际上,睡得着么?梦亦是醒,醒,亦是睡。慵慵懒懒,不见天日。
  几次,我都有进屋的冲动。可我怕,怕自己的好心,劝解不成反添痛,碎心仍自火里焚。那颗伤痛的心啊,怎禁得起数次的热水淋,刀锋噬的折磨?
  可今日,徘徊在外面,我的心又一次被巨大的同情,不忍撞击着。我是一个见不了痛苦的人啊。小时,总是天真地祝愿,人间总有欢乐在,莫让世人多一忧。随着年龄的增长,知道,那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美好的心灵阻止不了尘世的一切哀怨。但是,这颗善良的心儿,何曾有片刻的停止希冀?就如此时,我多么想让霞走出痛苦的阴霾,重见彩虹,重新找回昨日的快乐啊!
  情不自禁地移步入内。我要与霞说说话儿,虽然以前不曾与之深交,可我怕,怕这个内向的姐姐走不出痛苦的深渊,迈不出走向明天的脚步。
  迟疑着,拉住霞的手,我说,姐,其实,早就想来看你,可怕一不小心,碰落你的泪珠,勾起你痛苦的回忆。孩子去了,这是与你们的父子缘,母子缘尽了,他已去天堂,或者已经重新转世。别再悲恸了,爱孩子,想孩子,就给他一个聪明伶俐的弟弟或妹妹,让他未能尽的孝有个着落,你们不开心,孩子在天堂也不开心,你们快乐了,他才能安心地轮回转世。。。。。。
  霞瞬间哽咽。我也泪流满面。我知道,那串串泪珠儿,是霞心中痛苦汇聚的河流啊,颤栗成滂沱的咸涩。
  孩子生前,霞洗过他光嫩的脸蛋儿,那洗澡时在浴盆中的水鸭子状,曾一度是她的快乐啊,孩子一天天长大了,她的希望也一天天长大了。多希望他越长越出色,永远催开她的笑涡啊。
  可如今,一切与水有关的东西都化成了她汩汩流不尽的眼泪。那眼泪,带着一颗母亲的心碎的血啊,永不干涸。她眸光哀怨地望了望满室的药品,她恨,恨没有一样是起死回生的药,没有一样能换回爱儿的命。
  霞渐渐地讲起了儿子生前的事。“总是手把捂摁,天天宠着他,怕他出事啊,可还是,还是出事了。。。。。。”接下来,语不成声,泪落如河。
  我知道,原本,霞就是一个不善言辞的女人。现在,万剑攒心的痛更让她语无伦次。她甚至不知,要怎样,才能表达她的伤悲,她的无奈,甚至,她的愤恨。我的泪水也恣意奔流,作为她的妹妹,我虽然懂她的伤悲,却远远体会不到万分之一。
  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我说,心里难受,就一次哭个够吧,哪怕哭得肝肠寸断,暗日无光,然后,挺身,走出门去,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我说,春天的野地里长了很多小麻�,拎镐拿筐去刨吧,心里有恨,你就使劲刨,心里有悲你就迎风唱,哪怕唱得杜鹃啼血风儿咽,也胜似悲戚屋炕躺。。。。。。
  霞点了点头。轻轻地说,妹,听你的。
  我舒了口气,紧颦的眉稍稍松解。起身,你送送我吧。霞听话地站起来,慢慢地挪移下地,我搀扶着她,步出门外。不是真让你送啊,只盼着姐活动,转移哀思,早日康复心情。
  回到家中,我的心还是久久地不能平静。老公问我,我说了事情的始末。于是,二人就在一起感叹。唏嘘中,惟愿,逝者走好,生者坚强。
  对着夜空许个心愿,寄向天堂的母爱父爱啊,那般凝重,愿苍天见怜,还不幸的夫妻俩一份轻松,再给他们一个聪慧的可爱的孩子,凭添希望。
  然后,就这样感慨着,希冀着,辗转着,一晚上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