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打残荷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31次浏览 0个评论

  秋日黄昏,我独自漫步在天鹅湖畔,听雨打残荷。
  这片神奇的土地,是少年李商隐生活故乡,湖畔的半壁残垣是曾经辉煌的城墙。清幽的小径依然蜿蜒曲折,湿漉漉地伸向远方。我曾无数次的站在这里凝望,畅想千年的沧桑。这位才华横溢的诗人,给我无尽的遐想。
  艰难困苦、失魂落魄,少年的诗人,伴随着忧伤,曾在这里徜徉。田田的芙蓉,绿菱飘香,湖面上游船来往,歌声飘荡。我不知道诗人为何要来这个地方,相形之下有谁能耐得住那份寂寞惆怅?
  翩跹的少年,略显憔悴清瘦的面庞,伴随他的不仅仅是青灯孤影,更有这一方荷塘。这该是他常来的地方,在日后漂泊岁月里,我们常在他的诗篇中见到他朦胧的故乡,那里有这汪湖水,更有淡淡的荷香。身着一袭破旧的长衫,手执一卷发黄的诗篇,孤独地踟蹰在柳荫浓郁的小径上,或许他听不到叫声撩人的知了,或许他不在意妖童媛女的嬉笑。八年的寒窗之苦让他走出了故乡,离开了这个地方。
  走出去应该是李商隐的理想,“五岁诵经书,七岁弄笔砚”作为李家长子的他苦读的理想就是像李白一样,“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命运似乎太钟情于他,又似乎对他太过于冷酷,宰相令狐楚的赏识并没有让他真正走上仕途,相反把他卷入了连绵不断的牛李党争的深渊。
  迢递高城百尺楼,绿杨枝外尽汀州。
  贾生年少虚垂涕,王粲春来更远游。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
  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雏竟未休
  从这首曾被王安石称赞的名诗中,可以看到他对晚唐国运的关心以及在事业上的远大抱负。可惜才高薄命,他被迫再次回到故乡。
  天鹅湖的湖水依旧那么清澈,只是,天气渐凉、游人渐少,这颇似此时诗人的心境。他乡的漂泊使他格外想念荷塘,该到湖边走一走了。那天的荷塘该是下着蒙蒙的秋雨,湖边的垂杨随风而舞,落叶沾满了脚下湿润的泥土;塘中秋残一片,点点荷叶枯立,细雨沙沙,飘落湖面,泛起层层清韵。这一幕在诗人的心中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以至于让他终生难忘
  命运仿佛总在跟他做游戏,每一次绝好的机会都会和这个大唐的才子失之交臂,作为一个正直的文人,他以忠君爱国为己任,他无意于党派之间的周旋,李党牛党其实他并不太懂,他只是明白,一方是有恩于自己的老师朋友,一方是岳丈和结发的妻子。背负着“更换门庭”和“忘恩负义”的罪名,他宦海沉浮,颠沛流离。一生似乎注定要漂泊了,他思念故乡,思念妻子,情深意重的写下《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是啊!在这巴山蜀地,一切都是陌生的,寂寞的官任上,谁来做伴?浓浓的乡情,浓浓的思念,一切尽在不言中。他应想起天鹅湖和心爱的人荡舟的那首《湖中》小诗了。
  阊门日下吴歌远,陂路绿菱香满满。
  后溪暗起鲤鱼风,船旗闪断芙蓉干。
  倾身奉君畏身轻,双桡两桨樽酒清。
  莫因风雨罢团扇,此曲断肠惟此声。
  低楼小径城南道,独自金铵对芳草。
  浮生长恨欢娱少,这样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实在太珍贵了,美丽的天鹅湖,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恐怕只此一回了。什么时候能在西窗之下,执子之手,那时的回忆,恐怕谈论的该是巴山夜雨此时刻我对你的思念吧。
  此后诗人再到几个幕府任职,依旧是漂泊无定的生活。
  诗人的最后一站是今天的郑州。郑州离家乡不远了。今天坐汽车就是两个小时的路程。
  但历史距离我们已经太远、太远,我想他一定迫不及待地要回家了,诗人曾经在一个骆氏亭的地方住过一宿,今天我们已经无从考证诗人曾经寄宿一晚的骆氏亭在什么地方,或许就在美丽的天鹅湖畔?或许在遥远的他乡?这已经并重要,重要的是,李商隐留给了我们一首千古的绝唱: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又是一个深秋的午后,优雅的骆氏亭处在澄清的湖水的高高的竹子中间,泊船的小坞显得格外宁静,秋云欲雨,一塘残荷。临水自照,一幅孤零零的剪影,倒映秋霾笼罩的湖面。秋风乍起,叶落枝寒,栖鸟南迁,满目肃然。冷冷的残荷,落尽繁华,枯黄憔悴,没有了往日的鲜活,失去了沁人的幽香。落雨了!雨点还是原先的雨点,秋雨绵长,沙沙,沙沙。悲苦的冷雨落在荷叶上,一塘的孤寂与落寞!远在他乡的朋友你还好吗?尘世的衰荣,世态的炎凉,让这颗不老的心渐渐变老。
  诗人的一生就像一场梦,少年玉树临风,十六岁就得到官场重臣令狐楚的赏识,二十四岁风华正茂便得到高官王茂元的重用并成为其乘龙快婿。一场欢喜一场梦,几多失意几多愁。因为他忠心耿耿,他不欲结党营私;因为他感恩怀德,他不背负友情,连遭排挤隐忍避让;因为他深爱妻子,他不肯为了官场仕途而倒向可以给于他高官厚禄的权贵。
  诗人一生赋诗无数,却从未真正咏荷,一方荷塘给过诗人快乐,分享诗人孤独,见证诗人沧桑。其实,他何尝不是塘中的一株荷,四季的轮回,感念着生命的流逝,繁华褪尽的萧索里,坦对枯荣,矢志不渝;在凄风冷雨的逆境中,保持灵魂与生俱来的不屈和高傲;在生命的守望与历练中,保持心灵的那份高贵与圣洁。
  暮色凝重,细雨萧索,李商隐渐行渐远,我们再也难觅诗人的足迹,古老的怀庆府还留下有玉溪街的名子,但已经鲜有人知道这竟与著名的大诗人有关。幸而这一塘残藕,应当是千年留下的精魂。听雨打残荷,况味人生,将留给我无尽的思索……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