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那雪的世界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4次浏览 0个评论

  三年前的冬季依旧飘着一场雪。呼啸着的北风将大片雪花招向地势高耸的红梁山山头,校园浸入了银白色的童话之中。守着讲台的语文老师魏怀芝颇有感慨地说了一句话:“这飘着的雪花真像是再揪面片”然后在甩出的哄堂笑声中向“承纳广场”的最后一班校车赶去。言不惊人,语亦俗气,作为美好的记忆却形象地留在了我的脑海之中。因为我深爱着雪,不惮用俗气来塑造它高洁的品格。
  
  时间已流去,记忆的深沉不用复制。绝美的东西注定要困扰着岁月的伤痕,不论感时、不论伤世,都摆脱不了细心之下的那份惨绝人寰。世界本来是伤感的,抛开恩怨情仇,不提儿女情长,亦无法作别无尽的悲叹,诗意般的尺度里注定多情。一朵花的凋谢、一杯酒的温情,甚至狗那双乞求的眼神、愤怒之下的几句软语,都可以让你感受到生命的可怜与可悲之在。或许雪赋予我更多的是回忆与理智。三年前雪中的我与现在雪中的我有几分是相同的呢?也许用莫奈的光影效应都无法区别出跨越时空的尺度;甄别出超越历史的沧桑;感悟出雪幕中沸腾的血液。但“风雨广场”中让我依旧不改初衷的是那碗烈酒,那“燕子来时,回首碧云西”的期待。期待着故地重游的那种温情脉脉与思绪绵绵。
  
  窗外的雪依旧纷纷扬扬地下着,天地相接的那条缝隙过度的越来越自然,直到模糊成一片三年前的灰蒙。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却有着相同的人,相同的一个人。静静地无人打搅这天地间的一员。高空飘落的雪摔成泪默默地流淌,总有一天我会结束这四海为家的生涯,还所有人幸福,相信坚强的生命值得期待。
  
  三年前悲叹别人,三年后感慨自己。曾捧着《红楼梦》为着一句:“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而感慨宝玉的不二痴心;为着一句:“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感伤宝黛钗三人的爱情悲剧。也曾被川端康成的《雪国》空灵所迷惑。而今不为山悲,不为水叹,只感慨我平庸待起的浪子人生。
  
  我爱雪,爱它不留余地的纯洁。我向往它“做人做事的”真诚“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崇拜梅的傲骨,雪的纯洁。我用真诚筑起前沿阵地挡住虚伪与欺瞒。张爱玲说过:“吾生有三狠,一恨鲫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梦》未完”。或许这世界本就不是那么完美。从真正生为人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你要接受这世界的一切考验。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历练之下来化解这积年种下的伤与本质的残缺。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