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那一缕走散了的炊烟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5次浏览 0个评论

  好久没有登录QQ了,不是不想,而是在逃避,逃避那可怕的孤独与寂寞。本已搭过话的寥寥两三个人,头像也不亮了,也不知在忙些什么。本就不多的好友列表里,死一般的寂静。群里也是,貌似都在隐身,亦或是根本也都是些在装死的人,我掐掐自己,有知觉很疼,好像还活着。
  阳台上的鲜花再度次第开放了,很娇艳,很乍眼。我喜欢花。她说过,大凡喜欢花的人,都有一种奉献精神,因为你经营出的美丽是供别人欣赏的。也许是吧,她的话总是很精典的。
  虽然外面仍是冰冻三尺,寒来千树薄,室内却春意盎然,怒放的花朵似乎在炫耀自己的勃勃生机,和室外的萧条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然而,心情却远没有鲜花那样美丽。2012年灰色的1月终于过去了。一个月的煎熬,我经历了人生中那种撕心列肺的痛,一种痛失亲人的呼天天不语、唤地地不应的痛。
  一个人待在家里,寂寥得很。打开电视机,摇控器在手中不停地切换着频道,眼睛在看些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于是躺在床上静静地想,想着自己的无知和可笑。心里默默地想,泪水静静地流。哭什么,不知道,只是觉得莫名的委屈。
  心里染上了太多的浮尘,滋生了许多无端的苛求和杂念。看看镜子里的这个自己,几分自责,几分安慰:还有什么资格苛求,还有什么权利企盼?
  文字的路上,年龄真是一个回避不得的问题。40岁的人,写出的东西很骨感、很苍凉。家的枷锁锁得人窒息,肩头的担子压得透不过气来。人到中年,走的是爬坡的路,每前进一步都很吃力,都要付出。
  老天和我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就是那么一个不经意,象是生命藏在举手投足之间的一种本能,是水到渠成的一种习惯,犹如呼吸,在呼与吸之间,只是自然的吐纳,无需考虑,不用思索,这种幸福悄然而至。老天给了我炙热的希望,然后再无情的剥夺,一个浪头把我掀回到起点。原以为拥有了世界,到头来却空空如也。我遍体鳞伤,筋疲力竭。只能躲在岁月的角落里,等待生命的终结。
  很多东西,失去了,就永远失去了。
  很多事情,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
  太多的悔恨与无奈,
  是因为一切不能从头再来。
  总有一些东西会被岁月所消融;
  总有一些东西终究是要在风中逝去。
  我不过是那一缕走散了的炊烟。
  在这流年的岁月里,
  默默地飘远。QQ811392037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