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单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3次浏览 0个评论

  夜很长。黑里,抚着胸,感觉隐痛,在手心里一下一下地敲。
  看不见的世界里,渐渐湿润起来,脸上,有表情木然地沉睡。
  几点了呢。寂静里,突然想叫醒一些很久以前的梦,对它们说,走吧,到别处谋生去吧,只是,别说曾在我这里生活过,别说是从我这里逃出去的。
  但我只是动了动嘴唇,甚至,听不到一丝气息。因为,我已是什么也找不到了。
  隐约有影子,在艰难地挣脱着,把我脱成一个躯壳,胡乱丢在地板上。
  一只脚踩过胸口。没有别样的疼,还是那分隐痛,在手心里轻轻地跳。
  
  想笑,这一定很难看,幸而黑里,谁也看不见。
  但心里略有些酸。只好敷衍地向着一个方向,吃力地笑笑。可是,如果不为自己,这笑,又该为谁呢?
  不,不为谁,我得坚持不为谁才好。这样,谁也就不必为我了。
  这样,欢乐和泪水才是纯粹的,唯我的,无价的,因为它们并不用于交换。
  这样,我才能安静地站在自己的坐标上,看着谁的滑翔,谁的飞舞,谁的日益璀璨,而不再忘我,忘记距离。
  这样,我才会随心所欲地悲欢,时而激昂,时而沉沦,背身在人们的目光之外,悄悄地说:那些美丽的和憔悴的,虽然让我流泪,但,不是为我,不必负担。
  
  我若欠了谁的,将是我一生的羞愧。我只想说,我还不起。
  那么,我也只能这样羞愧下去了。我知道,我已经欠下了。
  在善良和高贵的心灵前,我用什么,去回馈那一份信任和感动呢。
  弯腰,闭目,突然的腹痛袭来,似乎是一些情绪在纠结,绞缠。感觉受迫的是,眉间有沉重的碾子轧来轧去。
  就要窒息。呼吸被监控了,黑色的时光小心翼翼地进出着身体,在肺腑间沉积下一些忧伤。
  远处,一扇熬夜的窗子溢出惨白的灯光。在如此分明的黑白里,突然间,很多话都失去了意义。
  
  泪湿长夜。那些泪来自于醉;醉,来自于痛;痛,来自于美丽;而美丽,来自于消逝。
  很多时候,走过后,才懂得欣赏,懂得珍惜。往往,美丽会与遗憾孪生于回眸时。
  但此刻,我不想回眸,只想醉,纯粹的醉。最好,那一杯,斟满了我所有的生活,所有的日子,包括明天。让我一口饮下,呛出我所有的眼泪,从此,只剩下微笑。
  我会看着一切如故,笑说,没什么,生活真好。
  我会作着鬼脸,指着自己的眼角唠叨,这一生最丑陋的,就是这些笑。
  我还会把布满血丝的眼睛抬起,看着血色的过去和未来,直到看成晚霞的样子。
  我会对世界说,谢谢。虽然其实,我并不知道怎么来感谢。
  
  忘不了的,就记着吧;记不住的,就忘了吧。如果可以坦然,就让一切随意吧。
  看得多了,用心多了,难免就迷妄了。然而,迷妄着,该有多好呢。只可惜,这样的入妄经常会被惊醒。
  蓦然四顾,原来还是荒丘,是自己,在尖利的风中做梦。
  烟云深深,你在远方很远,而你,也从就不是我的曾经相识。
  卷走我半生酸甜的,是一出别人的剧。只是有一天,我误闯幕前,随影子翻袖唱诺,挥尽了所有清澈的年华。
  
  鼓弦铿锵。一曲下来,心事已灰。我的脸上,是粉墨留下的永远的阴影。
  看戏的人早已散去。那些阴影下的欢喜和悲伤,还有谁看得透?
  一个穷生的唱腔,在青衣迷离的背影里渐渐喑哑。终于,我从舞台上跌落,从此,挂着面具,踽踽走在慢板的二黄里,承受命运的抑扬顿挫。
  那些会令人泪下的唱词,不是我的倾吐。请原谅,我的失声,有很久了。
  如果有一天,你从我身边匆匆而过,你将看不到我落单的影子。尽管,那时的影子,会在你追风的香履旁滴下晶莹的泪水。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