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泉先生和他的友人们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2次浏览 0个评论

  林泉先生为人诚实重情重义,因而他的朋友很多,遍及四乡八村,他们的交情很重,情意很深。作为侄儿我没有细细问过他的友人们的情况,因为毕竟不是一代人。仅就我眼中看到的和耳中听到的有关事宜来谈一下他与友人们的种种秩事。
  
  我知道和他来往较为密切的人有何欣荣,张生辉、陶伍如、高保民、高松林、赵室玉、田振辉等。这些人经常与他走动,且交往较多,来往甚密,因他在西岩坊中学门卫岗上,便常见这些友人们或单独来,或三三两两来,有时隔三差五地来,总之是天天有人来访,不是谈天说地,便是求字乞文,或者邀他同去游玩,真正是门庭若市,意气相投者络绎不绝。林泉先生人缘好,写得一手好字,文章也格外出色,故而乡友熟人有求必应。因他才华出众,满腹经纶,又有难得的好口才,十里八村人常求他写对联,做文章。乡间有人结婚请他去当司仪,有人丧葬请他当礼毕先生,谁叫都去,从不让有求于他的人为难。有很多事,人家只捎一句话,或打一个电话,他便不请自到。他为别人的事东奔西走,为给别人排忧解难而不惜让自己为难,其中做了许多少为人知道的事。给人办事自己掏腰包,从不给别人提及。和友人们出门办事或游玩,经常是他买单的时候多,难怪他的友人们为他送殡时纷纷义捐给他唱了县剧团的大戏,因为他生前特别爱看戏。
  
  据我知道,他和西岩坊村中的陶伍如相知,属于晚年交。老陶是个耿直之人,说话声大,好饮酒,为人正直,心胸开阔,且喜好秦腔,两人一见如故。我常见陶叔到门卫找叔父。叔父也高声叫他三哥长三哥短。两人关系亲如兄弟一般。经常相约一块去看戏。可以说,一年四季,方圆几十里,凡有古会,即有大戏上演,总少不了他两人。他两人看戏出了名,成了有名的戏迷,竟然连剧团的许多演员都认识他两人,看戏成了他两人共同爱好。几乎每次看戏,孙子知瑶都跟着,故而陶叔深爱小知瑶,经常哄他玩,逗他乐,也时常给他买小零食吃,视他为自己的亲孙子一般。老陶叔是个刚强而豁达之人,林泉先生突离人世,他禁不住泪流满面。安葬期间,几乎天天在场。直至送友人去坟茔才泪水盈盈的悲至家中。因常来学校走动,和我较为熟悉,故而也常问及追忆叔父悲父之事,我便将出追忆文集之事诉与他听,他很是欣然,且说,应该出本追忆集,你七爸一生不易呀,人们都为他的过早离世而惋惜呀!
  
  我间接的从叔父口中知道,富仁乡的张生辉老师是他的挚友至交,因他二人是同学,且被此都很有才情,好文且书法造诣很深,彼此结为终生朋友,志趣相投,正好像古代人所说的英雄惜英雄。我见过张老师的书法,那简直是笔走龙蛇,风舞鹤飞,颇为潇洒,其起笔落款,布局合理,中间构思,气韵流畅,整个书法作品让人感觉是疏密相间,灵气十足且文来飞扬,令观者真正叹为观止。叔父和他的情意非一般常人可比。至今我还清晰的记得,叔父去世那天,张老师泪流不止,泣不成声,眼看自己的挚友一声不吭撒手人间,其悲痛之情溢于言表,面对众友来探视时,他哽咽着述说当时的情景,几乎所有到来的友人们,都是痛哭失声,泪流不止。西坡村赵室玉几乎是连爬带跪,泣不成声,观此情,我更是泪如泉涌。我悲痛之余,也曾想说,七爸,你真了不起,你的为人处事和你的品德能让这么多友人为你的不幸去世痛苦不已,涕泪四流,你若在天有灵,也亦足矣,也许你还会大度的说,哭什么!莫哭,我这不是到天堂去了吗?人生总有这么一天,看开些。
  
  下午回村后,碰见了欣荣叔,他说要给我讲叔父的往事。欣荣叔比叔父年长两岁,可以说是一块长大的乡间朋友。我能知道,他两人绝对有共同的语言,因为欣荣叔当年乘公交,被定位地主,叔父家也被定为富农。在当年极左路线的压迫下,他们是同病相怜之人,有共同的身世和遭遇,且他们都是当年村中初中生,学习成绩都很优秀之人。欣荣叔一生命运也不济,但他依然认真做人,顽强生存,教育子女儿孙要认真读书。自己年轻时没有机会继续读书,后代儿孙有的是机会,因而他很重视后辈人的读书。他自己平时很喜欢读书,除了读小说外,还喜欢象棋、书法、医学之类的,对农业科学也很关注,人是个聪明人,只是一生机遇不好,但他依然活得乐观,坚强而自信。叔父去世后,他一直是泪流不止,常为自己的某些过失或者曾经的不悟事而感到后悔,且在我跟前多次提及�在父极度劳累之后且有极重的思想负担,故而是双重摧残使人心力交瘁,实在是不堪重负,心里已到了难以支撑的极致了!故而走的匆忙,离的仓促。每提起此事,他总是痛苦不已,泪流满面。而今,叔父已从人生的苦海中解脱了,他的友人们见到我时,都很关切的问追忆悲文集之事如何了?面对他们的问话,我觉得有必要把友人们的心情和哀思再表达一番,因为前面收集了许多悼念性的文字,那些只能说明当时人们悲痛的情感。而今当我完成这篇文章时,更能显示出叔父的不平凡和伟大来,试想,一个普通的人去世了,追悼会也开了,且已安葬了。他的友人们还在他的——侄儿跟前问起了有关追忆他的悲文集情况,这足以说明有人们的心中还在惦记着他,忘不了他。我想,叔父若在天有灵,读到我这篇记述他和友人们生前死后的文字,一定会很欣然,也许会说,我没有白到世上来一次的。更愿我这段文字能叫万里遥遥的叔父在蓬莱岛上住的快乐……
  
  2010、1、13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