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渺茫的歌声随夜风又一次飘来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9次浏览 0个评论

  爱已经冬眠,偶尔记起春天的嫩芽,也难给你暖和的感觉。
  
  我的朋友,你总是一次次的寻觅,失落。又在一次次失落中寻觅,拎着竹篮,一次次的舀。弱水三千,你是只想取一瓢饮。可是呢,每次都落空,那个刻着精美纹路的竹篮,一次次的划过,留下优美的抛物线,就不见影踪。顶多,给你溅起几滴水珠,晶莹剔透,耀眼夺目。—-虽然你并没有得到什么,连一丝丝的甘甜,也全凭想象,可是你还是奋力举起那个竹篮,做着徒劳无益,哦,对你来说,不是无益的,绝对是一次次壮举。
  
  我的朋友,你的心永远在等待,为谁?有时候你也不明白。但是你却仍然愿意在寂静里苦苦的盼,深夜的凄迷夹带着朝晖的露气来了,白雾茫茫,伊人衣袂飘飘—–她永远在那里,朝你微微颦笑。
  于是你注定了水而上,不管道路溯且长。朝着个渺茫的影子努力。你孤独,一颗心上上下下,没有定准,飘来飘去,这感觉不是很好,可是你仍然不舍得丢弃。
  
  “爱”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你说不清楚,我也说不清楚,谁都说不清楚。这是一个历来就含糊的答案,有,或许。没有,不一定。总是这样神秘而朦胧。呵呵,这就是那在水一方的披着白衣的女子,窈窕了千载,哦,还远远不止千载的梦幻。�洄从之,道阻且长。�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天,还是昨天吗?你问,我不知道。  
  缘,还是前缘吗?我还是不能回答。  
  这是个最古怪的问题。你熟悉过的容颜,和她走过的路,都逐渐消散,你丢失了时间,冬眠在你的梦里了。
  
  天空渺茫的歌声再一次传来,一只风筝正在飘。那是断了线的风筝,自由的喜悦仅仅追随了片刻,就变得飘摇不定,失重,那叫失重。没有重心的飘摇,不是扶摇。扶摇是来得如此喜气洋洋。而你是在游荡,头重脚轻,胡乱旋动。线,昨天还在你和她的手中,一人握一半。
  
  此刻,线断。你无奈的看着手指紧握仅剩的线头,除了让它飘走,你还能怎样?
  
  你表面说对爱已经死心,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可是我知道,你没有。我在夜里,撩开风雨的帘子,听到你的忧伤正缓缓而来。淡淡的忧,淡淡的愁编织而成的纱衣,丝毫不比霓裳羽衣逊色。轻歌曼舞,转朱阁,低伊户,照无眠—–其实,哪里只是月圆季节难眠,自从线断,你就注定无眠。
  
  围绕我们的为什么总是不能得到圆满的回答。
  
  人生七情六欲,哪样情何种欲才是值得求索的?亲情血缘有时候远远不敌那所谓的“爱情。”友情则更不必说了,荣誉财富也不敌这个狡猾游弋的鱼儿,总是用金光闪闪的尾巴横扫了你的内心,叫你一直悸动,期待,怅惘,寻觅,迷茫,却坚定。从此,你就陷进鱼儿精心编织的网里。一片片被凌迟的不是鱼儿,而是你。可是你,愿意承受如此的酷刑,苏格拉底在雅典的天堂微笑的看着你。
  
  孤独相逢孤独,寂寞牵着寂寞,孤独寂寞一相逢,或许能擦出灼热的光,迷醉片刻。这莫名其妙的酒,不晓得就怎样强行灌下了你的喉咙,火辣。孤独寂寞不是金风玉露啊!
  
  你耳边会一直萦绕这些伤感的音乐的。天山湖水,化作颗颗幽蓝的眼泪,就这样不由分说硬塞给你一颗,装饰得你楚楚动人。回眸之间,蓝眼泪的清泠就会提醒你——心如止水了吗?你还有爱的感觉吗?蓝眼泪滴落在湖边的雪莲,一滴,一滴。
  
  雪莲还在那里开吗?我的朋友,每个人心里都有这冰清玉洁的莲。你也不用回答我了。  
  就用薄迦丘的语言来结束吧—在所存的自然的力量中,爱情的力量是不受约束和阻拦的。  
  因此,我的朋友,你仍然在捡拾最大的麦穗中。你坚信你的爱只是冬眠,会在春光里醒来。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