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水而墨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5次浏览 0个评论

  水是柔曼、易流、善纳的意象。而诸如类似的,便有了水的涵义,如光阴,如记忆,如夜,如爱。因此,每每这一舟悲欢在宿命里划出一痕纹路,便会惊醒我的耳目:我既萍落红尘,终将流离江湖。
  行至今夜,又停楫听水,似有歌声追来,熟悉如初见时的伴乐,便知是你,把旧事谱成了又一阙新词,借风押在我沾尘的衣襟上。春寒正悬在船头,我经霜的思绪尚未解冻,那旋律便潜入心底,决开了我的梦堤。我只好无助地看我们曾一起蓄积的理想,再次倾满渡口。抬头无月,舒手是殇。你看不到我挣扎的样子,在沉浮间大口大口地喝着岁月的冷水,枉然地捉摸着指可探及的文字,粒粒如砂,胡乱地硌进意识里。若你可梦我所梦,不知,痛着你了没有?
  唯有这些碎字能攥在手心,作一心向梦的念珠,以之摩挲出沧桑过后的余温,润上我失神的双眼。江湖寥廓思无处,只好赊下这一尺夜黑,把下一段将至的光阴预押,看能否赢得再次相遇。实则,赢与不赢,见与不见,已不再是我的妄执,只是聊以籍此,警戒并安抚生命:那些人生珍贵的东西,即便是失去之后,也是唯我的财富。
  沧海太大,我这一滴咸水已被从潮头甩向岸边,如此也更偏离了你的航线,相期邈云汉。因心有念,故而即使光阴把我风干在沙土里,我也会析作一粒盐,佐入红尘,任春秋品尝。而关于你的那些记忆,我已偷盛在一碗一碟间,日日入餐,驱饥御寒。因是,余生的存在,离不开你的馈赠,你便不知,我亦不言。
  
  原不想把生活过得这么混沌,不是不小心,只是不经意。不经意间,风雨追我成了一个丐,弄丢了所有,空负一身债,只得偷向红尘,乞暖维生。所以,请别哂笑我的落荒,只缘愧对故人旧识,才在这荒芜里构筑了孤寂的小屋,时时对峙这骨峭与发白。唯有时光与我对坐,真诚而庄重地交易:我从黄旧的书页里揪几粒字付它,换予我一秒的记忆。
  时而有人打窗前行过,不知有没有你,我不敢探头。我常望向你在的远方,然而,不必烟雨河山,乱风便可将目光一寸寸折弯。望久了,便渐渐凝在风中,成了一个佝偻的姿势,但我还是提醒自己,要从问号向句号用力,便是自欺,至少也要成就属于自己的圆。
  夜雾如笺,漫漶了段段旧章,那些疑问,感叹,省略和破折,都模糊在停顿与完结间,潮湿又冰凉。人间水笔终不胜流光,我行在笺上的影子只是一抹淡墨,掬不成字,洇不成画,而怀袖的那番小小意境,经年后也将荒成蓑草,甚至无法执着成一片蒹葭,在水滨候得旧时的月明风清。负了那深情婉娈,负了那素佩叮咛,除了凭一腔残语倾湿长夜,再也无措挽回一曲清谣,为你低吟那一阙长相思。
  
  若此时能把所有深情封存于尘埃,看,我已试着将旧稿掩埋。当春又至,曾有的木吉它再也谱不下枝柳绿,弃掉的那支羊毫再不会婉染下柔情的轻絮,而我的视网膜,也无望再拓下你今后的笑颜。当时明月坠沧海,彩云有意无处舞,不是归人,便无缘栖身驻青巷,只是现在,我已无力打马,一任蹄声细慢,踏碎江山。
  当错过成为习惯,多少,也就有惧于再遇了。最深的摧残莫过于摧心,最狠的断绝莫过于断情,真想斩去自己这一双手,以后,不必再索循这掌纹谶下的红尘路。人生最苦是相欠,欠而无从还,更是一世的罪。而今枷已锁颈,墨已黥额,而远方,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欢喜,这一场流歌迎风和泪,曾经快意地放逐文字,怕也不会是余年的自由。而今能做的,只能时时磨字刺心,作今生不休的自罚。
  抹一把眼角的潮凉,饮一口冽辣的长风,趁天未荒地未老,走吧。曾经纯白的想象已不配为我所有,胸前疏狂起的荆棘亦扎破了那些良辰美景。爱,终于将我流放。伏罪岁月里若还有坚执,便是无论回眸与前眺,我将不挥衣袂,不说再见,哪怕走成一粒尘,也要凝作你的悲欢,湮入黄土,种下对你的眷。不,我不会再贪那一折水月传说,只在西风横吹中洒下雪语,为这世,掩去我的丑陋。
  
  相离不是初衷,沉默并非情愿,但我不会为所有的转折护辩。因这一折,必然阻人好行程,更何况折作了利尖,刺伤温暖的信念。为此请天剖我心,拜旧欢,祭情殇。若命已成陌上草,愿燃野火,为你舞最后一抹亮,便是灰飞从风,你也可瞥见那一分墨色,是我当年真本色,为你衬出那时的月练白净,笛音清澈,从来就不曾染尘。
  曾倾我以暖的,请原谅我不曾饱满地回馈。而今我如霜丛一枝,只愿别冷了你的山水。若看到瘦枝上琢出的霜花,那是夜描摹下的我的思念,静静地开在冷寂里,虽失了芬芳,却也是纯粹。也许,余生的思念不再嫣红,终将成霜,这里的白,不过是洗掉色了的一个又一个夜,但我不会忘却在春秋里盛开过的那些文字,声音,容颜和心愿;不会忘却青灯素袖,墨案香书,以及那些素颜问命的款款心迹;也不会忘却魂灵相依时,红尘也无奈的那一份恒久。我心已足。倘若我孤峭的枝桠能过滤掉随风而过的尘世浮华,那么,我会努力伸展,只求能为你送去一丝清风,永拂着你的纯洁。
  春天总是会来的,我的思念也会再一次化水而淌,流进那个江头江尾的意境。或许,在某个你跣足而濯的温暖黄昏,会有一滴你甩而未落的水珠,盛着淡淡的暮光,闪在你的裙裾之上——那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再见你的方式。若真有彼时,只祈你微笑的注视没将我认出,否则,我便会刹时还原成墨滴,将天地暗去。
  一直没说,一直没说,我是真的、真的很怀念……相识可遇,相知难求,何况这生的偶然,便知这缘的珍贵。若你能听到,我想说的是,来生不会再遇了,因为我已决然不要了来生。假若你在后世遇到了我,那,绝不会是我,而是你的错觉。我只合独葬于今生,白骨上刻下所有深情的记忆,不再轮回。但我会化魂成风,时而到来生看你,直到能看到——你的幸福。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