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瓶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4次浏览 0个评论

  堂屋的条桌上置一对白瓷筒子,筒面各绘有两只鸳鸯鸟,侍立于枝桠上,眺望旭日而出神。奶奶说筒子是大清朝货哩,先人们搁帽子用的。故日:帽筒。屁股上有一枚硬币大小的图章,可惜那时我太小,不识古文字。对此,我半信半疑。
  
  据说,那东西是奶奶的陪嫁品,舅爷爷是本地有名的财主,奶奶的嫁妆很丰厚。在破四旧时好多物什被掠走了,只落下这对“废物点心”。爷爷就是在那时被活活整死的,那年月又有啥法子呢?
  
  奶奶视如珍宝,或许是对爷爷的思念,隔些日子总要用抹布,擦得光可鉴人,然后翻来覆去,仔仔细细端端详一会儿。那样子,极虐诚!尔后轻轻放回原处。
  
  父亲却不以为然。嫌它土气,又无用处。扔了几次,几次又被奶奶拣了回来。“它碍你的手,还是碍你的脚哪?”为此,奶奶经常和父亲吵架,一直吵到奶奶病故,他们母子间的战争才算结束。
  
  奶奶去世那年,我去外地就读。一晃七八年过去了。我思乡心切,向公司请了个假。帽筒又回到条桌上,彩电旁一边偎着一个,显得不论不类的,滑稽可笑。父亲从我疑惑的目光中读出我的心思。
  
  “这玩意乃古董,文物贩子踏破了门槛,我就是不出手。你见过世面,外面的价格肯定不匪。还是玲珑瓷的呢!”父亲说着冲门外的太阳光举起一只,让我瞧。他的眼里射出异样的光彩。
  
  我没有理会父亲,倒莫名其妙地闪出一个念头:要是奶奶还在世的话,看到这情景,该多高兴啊。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