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词梦・一生一代一双人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1次浏览 0个评论

  纳兰一叹,千古情殇。残阳不语,西风独凉。画堂一梦,谁解愁心?拟古决绝,天为谁春?  ——题记
  
  (一)谁念西风独自凉
  
  纳兰词殇,痛断愁肠。纳兰之伤,伤的彻底,上的无痕。伤春花秋月,不留一丝痕迹;伤乐府红楼,却是恨比天长。
  
  纳兰词梦,请为谁生。纳兰之梦,梦的多情,梦的凄美。梦一片相思红叶,不经一点风霜;梦几瓣惆怅香片,默诉几许凄凉。
  
  纳兰词恨,落寞成殇。纳兰之恨,恨得哀婉,恨得无言。恨红尘烟雨,朦胧了相思泪眼,恨天涯陌路,隔断了爱语愁言。
  
  锦帷初卷,残夜未央。窗前独倚,要想当年惆怅旧事,却似昨日忧伤;凝眸不语,近数窗前雨打芭蕉,只作前尘旧梦。
  
  西风乍起,一曲新凉。落叶萧萧,窗前独倚,那几片枯黄,恰似一抹若隐若现的心事,淡淡忧伤,淡淡闲愁。疏窗虽闭,又岂能锁得住万千的心事,还有那心事里难以抚慰的凄凉。
  
  斜阳西沉,怅然相望,几多心事,几多情殇。回忆里,尽是些凋零的凄美,它来时徐徐,难以相见,去时又好似昙花一样,虽然很美,却只是一现便又消失的不留痕迹。曾经的甜美,逝去了;曾经的纯真,亦不在了。于是,我们追忆消逝的爱,飘零的美,也许,只有这昙花一梦般的凄美,才能给那本书脆弱,而又满是伤痕的心带来一点温馨,一丝安慰。
  
  杯酒莫停,往事如昨。犹记得那年清浊浅醉,那知心之人,不忍惊扰自己的幽梦。赌书泼茶,淡韵清香,一如易安夫妇那样。许是烂漫无知,许是年少轻狂,那么的纯真,那么的惬意,当时却只道是寻常情景。
  
  或许,美丽的词句背后都有一个凄美的故事,而这个故事也必将上演一个忧伤的结局。纳兰旧事这样看,当时无意,多少年后,蓦然回首,留下了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的千古绝唱。
  
  (二)人生若只如初见
  
  抚一曲相思尘梦,望一树花开,梦昨日人来,蓦的相思,黯然泪流,流的尽一世轮回相思清泪,流不尽错世相望的一抹情思
  
  拈一瓣落地闲花,抚一缕心事,携一寸相思,怅然回望,望得见斜阳尽染的落红飞絮,望不见昨夜梦魂里的曼妙红颜
  
  相思无限,仇恨难免。若人生真的之如初见,那么秋风不再悲凉,亦可忘却画扇的哀怨,不会有已然变了的古人之心,更不会有人心原本易变的托词。用不着长生殿里的海誓山盟,不会有悲痛之中的霖铃雨曲,生死决绝,亦不生怨,不会去羡慕唐明皇与杨玉环的比翼连枝,因为那一份美丽的情缘,早已深深滴融入了彼此的心田,纵使天涯陌路,纵使生死相隔,亦分不开那两个痴守着的心魂。
  
  纳兰容若,大清第一才子,他多情而又多愁,高洁而又落寞,纳兰这样的孤寂之人,好似一朵遗世独立的芬芳,高洁傲岸,孤芳自赏,而又恨无知己。
  
  多愁多病的纳兰容若,为后人留下了多少美丽的词句,其中《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可谓最为经典的一篇,而“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句,更可谓是千古流传的佳句。是的,若人生真的只如初见,那该是多好啊,那样,世间将会少了一份凄惨,多了几许情缘。
  
  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引起了多少人的爱恨情殇,与其说是在读纳兰的词,为纳兰悲叹,不如说是在读我们自己的心事,为自己叹惋。
  
  这就是纳兰,不洒清泪,却恁地悲伤;不着痕迹,却蓦地凄凉。
  
  纳兰的心,无人能知;纳兰的清,谁又能懂?
  
  纳兰写下相思,写下眷恋,思纳兰,爱纳兰,爱纳兰的人,更爱纳兰的词,纳兰虽去,其魂犹在,思纳兰,悼纳兰,只愿人生若只如初见。
  
  (三)一生一代一双人
  
  纳兰词恨,一片痴心,一缕梦痕。一望成殇,望不断相思魂梦天涯路;烛销成泪,梦不回陌上花开缓缓归。
  
  春风遗恨,寂寞芳菲。痴情错付,纳兰情伤。谁的悲歌,唱恸了谁的心事;谁的清泪,落尽了谁的无眠。
  
  回首西风,十一年的魂梦,恰似一缕灯花,烛销殆尽。是否记得,当日的别绪,当日的凄迷。明明知道,这一去将成永诀,却不肯承认,不愿承认,不敢承认,只是傻傻的欺骗者自己。多少年后,才又回道,当时的自欺是不可弥补的过错,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何时缘来,何日缘尽。不是今生,却是今生。暗夜情消,梨花落尽,纵是再多不舍,纵然再是情深,也只有待到碧路黄泉再相见了;然而,真的会有魂灵吗?真的还有来生吗?如此这般,也只是再一次自欺欺人罢了。
  
  如梦般凄迷的落花,一如落花般凄迷的纳兰。落花如梦,迷离了多少尘世的风景;纳兰词情,叹却了谁人心中的幽梦。你曾为秋海棠的初放而感慨万千,然而,旧欢只赋昨日魂梦,愁肠欲断,又何必再秋风呢?
  
  纳兰的心事,所念不知,世人谁懂?唯有在淡烟疏雨里消散于薄雾清风。  
  纳兰的情思,青梅难赋,暗许梨花,却只是在萧萧落红里葬了一地浮华。  
  纳兰的愁绪,芳魂不许,玉魄堪怜,亦终又在乌衣巷口处散了杨柳堆烟。  
  读纳兰,思纳兰,叹纳兰,却始终没能读懂纳兰,纵是读懂了纳兰的人,亦读不懂纳兰的心。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