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已经开始苍老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29次浏览 0个评论

  23岁的所有故事,都诞生于曾经怀有梦想和热诚的夜晚,这本身就是一件浪漫而奢侈的事。浪漫的夜,奢侈的24岁,还有这丝丝入扣的文字。
  
  我把几乎24年的故事全都镶嵌在文字中,笔下的种种,终究是远逝的过往;而身后的生活,却是无比漫长的未知。那些大大小小的悲喜,被脆弱的我们无限扩大,似乎,觉得错过什么就会是世界末日一样。
  
  23岁,终于认清了,原来我一直错把倾诉的冲动当做成写作才华。有些执念,在青黄不接的人生路口,渐渐远去。那些昂贵的梦想,被生活打入谷底,万劫不复,永无天日。
  
  23岁,失去了招摇撞骗的诉说渴望,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再也不能肆无忌惮,甚至,学会伪装,学会奉承和迎合。这一切是如此地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23岁,随着大学毕业,变得不可逆转。一切,回到了又一个起点。七月,除了离别,除了割舍,剩下的就是漂泊的行囊,失落的心情。
  
  而在静谧中默默静化世间纷扰的尘屑,在内心深处保留一片属于自已永恒的净土;让一切年少的忧悒都随之零落成泥,悄悄掩埋。尘思涤尽,胸臆中有空山灵雨的清明,这便是我惟一的企求,这便是我在这纷纷扰扰的世界上最大的欢喜。
  
  身边的人来来往往,耳边的老歌听听停停。透过窗外如水的月色,满街繁华的灯火。依旧是万丈红尘,车水马龙,熙熙攘攘。这些喧嚣,依然离我很远。
  
  七堇年说,年华里,我们失却的是一种心情。
  
  我试图不断用文字来记住一些人和事,也把自己展览给人看,后来我发现,我也只是把自己预设成了读者。
  
  23岁,我开始正式踏入社会。
  
  山阴的主街道开始大规模的整修拓宽,从南到北,尘土飞扬。县城的路一直都断断续续处于整修状态,却未见完工,于是,我一直都觉得,这条不足两公里的路其实早已经不再是见证山阴政府效率的镜子,它背后所驱动的利益,才是这条道路一直都处于50年代的原因。
  
  从学校回来已经有些日子了,我开始努力成为一名好员工。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一个韩寒铁杆粉丝的我最后选择了他一直都在批评的行业,还不得不捍卫我新的立场。人生充满了变数,很多事情,看似可以选择,却从一开始就没得选。
  
  而我还依然怀有被人耻笑的卑微理想,依旧想竭尽所能去改变什么。变得平庸是必然的,我只是一直在推迟这一天的到来。
  
  明天和意外,哪个来的更快,谁也不知道。
  
  有些人,在你的生命里倏然出现,然后消失,但却被永久镌刻在某个固定的时空里,随着时间的流逝,非但没有淡去,反而愈加鲜亮,所以,我们终其一生都在怀念,或者,不停歇地寻找,寻找那些再也不会再次出现的人和事。
  
  毫无疑问,将来,我会遇见更多的风景,有些,甚至会一直驻留在我的世界里,但这并不能说明,这些风景就一定会比往昔更加美好,亦不能暗示,我将会遗忘过去的风景。
  
  有些事情,虽然过去了,却依旧无法释怀,恰恰是因为太在乎。
  
  23岁,努力长大。在这个布满荆棘的原野上,努力做一只狼群中温驯的羊,然后,努力伪装成一只狼,努力生存下去。
  
  人的这一生,我们抓住的只是些看起来庞大却本质无关紧要的东西,遗失的,却总是那些无从弥补的部分。这就是人的悲哀,一生为名利所绊,却不得不甘心为此忙碌。
  
  23岁之前,我为自己规划了未来,事业和爱情,也总以为,我会有一颗足以承载我坚持的心脏,也会为自己的执著风雨无悔。后来,我发现,在生活中,我也只不过是大千世界的蝼蚁而已。目睹自己在光阴中沦陷却束手无策,的确是一件残酷的事情。
  
  下午,一直在下雨,到晚上渐渐停了。吃过晚饭后,无事,出来散步。顺路拜访了一个朋友,他不在家。
  
  独自在有些寒冷的街道上行走,身影在寒冷的夜色之中勾勒出一帧融不进去的剪影。灯火在夜空中熠熠生辉,商店开始了夜间营业,路人渐渐多了起来。
  
  不觉走到了国税大楼下,早已是下班时间,大门紧闭,对面的政府大楼却是一片喧闹。恢弘的政府建筑似乎在昭示着山阴的富庶安康,那些为一日三餐挣扎,居无定所的人们被黑压压的夜幕淹没,悄无声息。
  
  走进经常光顾的音像店,看看有没有中意的音乐专辑,有没有电影原声大碟,老板与我很熟稔,他知道我的口味,指了指右边的架子上,说你去找找。
  
  买书买碟是我除了篮球的以外的两大嗜好。家里的书和碟一直都是母亲收拾的重点,因为没有好的地方安置它们。快要乔迁新居了,我最大的任务就是找个好的书架,然后,躲在书房里,管它春夏与秋冬。
  
  从家具店出来,已经九点多了。雨又开始淅淅沥沥,幸好不大,漫步细雨中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学生时代,那里没有太多的忧愁,只有纯粹的触觉,纯粹的情愫。
  
  毕业了,家里并没有很热衷张罗我的婚事。不过,他们开始把重心转移到这上面来。每每谈到这些,我都装作若无其事,默默走开。母亲知道我的倔脾气,所以,往往是提一下就不说了。
  
  渴望爱情的时代正在谢幕,可我还没有遇见。有时候,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我浪费了太多的时机,错过了太多的人,所以,当我开始渴望可以有人依偎着看日出的时候,我却只剩下了一个人。
  
  今年有很多同学都结婚,从此,他们开始了一段完整的人生。我倒不羡慕他们。对我而言,如果,没有倾心,结婚就只剩下过日子。这不是我想要的。
  
  没有房子。没有车子,你愿意嫁给我吗?如果你爱我,如果你愿意把你的一生一世交给我,那么,我将会倾尽我的所有,给你一个未来。
  
  回来的时候,路过车站旁边的报刊亭,习惯性地看了一会儿报纸,然后跟老板和其他人谈论国事。多少年过去了,大概有八年多了,我在这里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从北非到加勒比海岸,从CBA到NBA,从温网到F1,从《无极》到锋芝恋,从《环球时报》到《体育世界》。
  
  多少年过去了,汽车站没有变,报刊亭没有变,雪糕开始变贵了,去大同的车票涨到了26块,那个喜欢看《少男少女》老板的女儿上大学了,那个曾经穿着麦迪球衣的我也开始衣冠楚楚地上班。物事依旧,人却早已不再当初。
  
  人都要变得现实,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变得现实,一直都是我在极力逃避的。拒绝长大,拒绝成熟。我常常在想,如果我与文字毫无关系,或许,我就不会如此脆弱;如果我不是一个中文系出生的学生,或许,我就不会如此伤春悲秋。我们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被抛到这个世界上,无奈地遵守着这个世界早已定好的法则,按照别人的要求去做出改变,无论主动或者是被动,其结果都一样,那就是渐渐失去自我。
  
  23岁开始苍老,因为改变。
  
  23岁开始苍老,因为成长。
  
  有人说,23岁,就应该被肆意地书写,默默地做梦,一觉醒来,阳光挂作窗帘,又是一段最美的时光。只要一块糖,就可以甜一辈子。因为,我们才刚刚开始。
  
  23岁,又是一个轮回。
  
  感谢那些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我无比热诚无比衷心地希望你们幸福。在如今艰难的世道,我们能够一直走下去。即使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还有明天。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