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的梦,缘分天空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5次浏览 0个评论

  早些时候的一天,我走在江南水镇上的一条街上,蓦然顿觉有个熟悉的身影擦肩而过,那人似乎有所察觉,几乎同时转身,是她,确实是她,真是千年等一回啊,难道是梦境?几十年不曾一见,好苦啊。此时四目相对,沉默,空气似乎已经凝结,随即她说了一句:“你好吗?”就匆匆消失在街的尽头。我呆若目鸡,静静地凝望着她的背影好久好久,心中像大海一样激起千层浪汹涌澎湃,她就是我此生永难磨灭的初恋——阿玉,看她在我的双眸注视下逐渐离去,一股酸楚油然而升,勾起了我青春年少那情犊初开的甜蜜又让我伤心落泪的痛苦的回忆。
  
  那年,我因故离开了书声琅琅的求学之门,辍学后,在生产队务农了,同队姑娘阿玉出落的婷婷玉立,可谓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也,她比我小一岁,我俩经常在一起干活,挖地,她跟在我后面;收割稻子她总在我身边;捆麦子时,我打草结,她把麦子橹起来放在草结上,我捆好一起装手拉车,我在前面拉,她在后面推,拉热了,丢块小手帕给我擦汗。总之,我俩影影不离,配合默契,一切心照不宣,似血脉相连,久而久之,随暗香浮动,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双目含情,是盈盈天水间;脉脉不得语,心里早有是口不开呀。
  
  我是队上粮管员、植保员,生产队仓库离她家比较远,队上分的农产品我之后直接挑到她家里,她父母很喜欢我,默认我俩的举动,经常叫我去玩,我利用任职之便去她家作客。就这样队上传开了,都说我俩在谈恋爱,可我们相互一句心里话还没表白过哩,当然我父母也知道了,却极力反对我与阿玉的恋爱,因为她母亲得[肺结核],我祖父很传统很封建,百般阻扰,说她母亲的病遗传给阿玉,你们在一起将来这病要遗传给你的,我又是独子,父母说什么也不肯,我跪在父母面前,好言恳求成全我们,让我俩在一起,父亲狠下心说:“如果你执意要和她一起,那就断绝父子关系”我向来很孝顺,逆来顺受,很听父母话的,本来也正要向阿玉表明心迹了,现在被我父亲一吓,我更加不敢说了,当时毕竟太年轻,太幼稚了,没有主见,什么都听从父母的,自然也和阿玉暂时疏远了一些。
  
  这一闹,阿玉自然很伤心,很失望,她知道我喜欢她,非常爱她,我家人的反对让她的自尊心受到强烈的伤害,以后再也不和我一起干活了,没了笑容,话也少了,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独自暗然神伤。有天晚上,我跑到离她家不远的河边,依偎在一小石桥旁,痛哭不已,自知柔弱不能违背父母,也算是有缘无份吧,只能在心里默默祈愿,愿阿玉今生有个好的归宿,一生平安,一生幸福。
  
  次年春上,阿玉母亲病故。在山上,阿玉跪在母亲坟前哭得好伤心,哭的撕心裂肺,叫人揪肠,人们都下山了,就剩下我们俩,我跪在她身边,阿玉哭得我好难过,好内疚,我对不起她呀,我辜负了她呀。我陪她一起哭,哭得是天昏地暗,哭得是地动山摇哪,我俩默默对视,因没有走到一起而更加无助地流着双重痛苦的眼泪,最后我扶起阿玉,她伏在我肩膀上抽嘘着,许久,怀着极其悲伤无奈的心情相互搀扶着下了山。过没多久,我因镇上征用土地分配工厂名额而离开了自己的伤心地去了本地较远的乡镇企业工作了,从此与阿玉断了联系。那个年代贫穷的农村什么通讯也没有,偶然回来几次也没有碰到阿玉,也不知她过得好不好?可怜我俩连心里话也没说出一句,心里是早有了呀,可就口没开呀,被我父母棒打鸳鸯俩飞离,大路朝天各自飞。
  
  时光如梭,年华易逝,淡去我们多少回忆,却始终抹不去的魂牵梦绕,莺归燕去,春华秋来,在我心里永远保持着这份最纯洁的情感一直至今,我的初恋我的梦--缘分天空。 

  赞                          (散文编辑:月然)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