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诗的王朝走到诗的晚霞。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22次浏览 0个评论

  ——送给我敬慕的海子先生
  
  第一次读到海子的诗,忍不住泪眼迷蒙,我想错缘了,怎么老想到张爱玲,一个卧轨,一个异国她乡客死寓所,都很年轻,都有一颗松籽一样的灵魂,飞出披靡的视野寻找彼岸的金冠凤婉,张爱玲用她轻描淡写的笔触犀利的深掘皇天后土里透露出的邪恶,海子先生用唯美的灵芝草渴望插遍中国的万水千山,他是一个从诗的王朝走到诗怡晚霞的人。
  带着对海子先生生命陨落的遗憾,我痛苦在每一个有星星的夜晚,常常编译他们是天帝赐予最辉煌的圣果。
  请允许我的采摘伸缩到他们的眼前,只是他们已化为影子消失遥远的远方,等我用纤细的双手一点点的拉回到我的心脏。
  只好忘记昔日,愿意记着明天他们在世界的攒动。
  那是灵魂的无比鼓动,感叹海子的一片海潮生夜未央的水乳交融之心写出那么诡异的句子来。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何等飘逸的意境,好似桅杆上仰望晴天的云彩,能撼动整座城池在云风中旌摇的飘清水灵。
  因为膜拜,我想,哪个节日定会带着我的礼物去朝拜晚霞的图腾。
  不想黑夜来临之前结束,不管怎么的煎熬,晚霞没有落幕时都会有我的幸福在远远的守候。
  
  诗歌的语言,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是不是像我的摸样挂在城楼上张扬出的花蕾?还是绯红妖娆的世界中巅峰的蜂群?
  许久,我从海子先生的诗歌中,获取一种炭火滚流的思绪,才促使他的诗歌走进美丽的晚霞,影印诗歌如一帘景风,幽梦怫然。
  海子为了诗歌的精粹去了。
  我是否也会为诗歌的精粹和纯洁守护而去呢?
  诗歌的确是文学中一朵鲜艳的罂粟花,它的魅力不是用语言所能形容的,就像一对相互倾慕的恋人,那种感觉来自内心传递的气流所产生的萌动,朦胧,乙醚似的打倒你的坚强,让你飘若天仙。
  诗歌的语言是羽化的,是醉醒的,是睡梦的,是鬼魅的,是迷离的,是变异的,是深谷幽冥的,能碎化你,也能融合你,用非常态的语言写常态的心,要你从诗中赢得菁菁子心,拳拳可爱。
  诗歌的思想是精英的,璀璨的,和谐的,高昂的,有音乐的酣畅,有舞蹈的灵动,有油画的美妙线条折射出的深邃意境,有小说的悬疑,有散文的古典唯美,有诗词的古风玉韵,有清秀山巅囊括的浑雄悲壮。
  爱上诗歌,一个走向梦境的跋涉。
  即使艰辛,却醉风清扬。
  
  一直觉得自己的影子是千风里鬼魅的隐藏,困倦的挣脱不了地窖囚牢的窒息,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容下自己的吸氧空间越来越小,不知道多少次梦里,昙花一现的流放又重回囚牢的深深孤独。
  几人可解情殇?
  几人可怜人老珠黄的苍汲涂炭?
  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舒婷《致橡树》也许因为沉浮的行为不能立于世人的眼线,才让我寻找一种接口喷涌出去,迎接对影的回流奔赴穷途末路上誓死不悔而写出诗的语言,语言的另类诗人,还能理解吗?
  不管怎么写诗,逃不过“渴望”的接续。
  我们那么的渴望理解,理解是靠近温暖的力量。
  海子先生在纠葛一生的循迹渴望中逝去。
  谁听到灵魂背后的哭声中早已划破我的面颊和心尖。
  他在我的心灵上滚落,我又能在谁的灵魂上滚落?
  
  你是否看过屋檐下栖息的对鸟?自由而又双影。
  我常常的看得发呆,为什么我的脊背上久久携带那种沉郁的空气,令我没有自由?一个人说爱我,在他的世界里我找不到自己的光感,一个人说爱我,我却找不到厚实的依靠,在今后的日子中,我将怎样旌摇后半生的喧哗与平淡?
  无法挣脱的情债和无法逃离的厌恶折磨的我没了人的形象。
  海子先生,你要留下一个什么样的措辞给我?
  一个无法阐明的答案,纠集我的泪痕不消。
  请给我一份自由的流动,我还能睁开眼,不去写下几多隐晦的诗歌,诗里的每个字都印证着我深深的伤。
  你可知道我敬慕的海子先生,你是我站在城楼上呼唤的炫音。
  你如果等我,我就会抬起我勇敢的脚步,奔向你的热土。
  从此无言。
  
  诗被很多人滥用和误解。
  我相信我诗的灵感和诗的性情,在阅读很多诗文的时候瞬间感觉颓废的层面,是不是诗歌跌落的不可救药了?
  看到诗的语言被糟蹋的面目全非,一种蛰伏的疼痛,最直接的解救就是我躲开那些不是诗歌的诗歌,它会摧毁我的狂傲,要我撅弃对诗歌的放纵向往。
  我写诗,不滥写,因为我热爱诗的语言,容不得亵渎。
  所以我珍惜诗的每一个用字,它代表我思想的真迹。
  诗,为我生,我将为之所赴死。
  对于诗,不是诗练就了我,而是我魔化了诗,诗是生活的气场而不是生活的阶梯,没有理由说诗就是我的高度,在诗的面前,我像海子先生一样虔诚的献出精灵的感悟,忧伤的桑葚,吃一嘴的紫红,沸腾一个季节的酸甜。
  并不是不想要世人看清我的容颜,是我身上的紫芸推卸不掉内在的蜕化。
  是我无法给你呈现一个完美的红枫紫蝶,由此我躲在一幕竹帘的背后静静的阅读月夜人生,人生月夜。
  所以我用一个美丽的化身来装点我的诗文,装点内心的孤殇。
  
  诗歌,集显于灵魂深处,而不是尘烟之上,请理解诗化的语言不再被沙化,也许才是我们彼此靠近的理由。
  
  ——草于公司办公室——
  ——2012-02-0817:18:43——
  ——定稿于北京白领居易。博客园——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