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歌离离之四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5次浏览 0个评论

  一
  一夜呼啸,一场飞雪,地上就已落满了冻的干梆梆的叶子。树上,绿衣渐去,红衣剥离,黄裳飘散,素颜旧面;虬枝端乍着身子,满脸的凛然。让人无端的想起刘光祖的《长相思》里的唱词:玉尊凉,玉人凉,若听离歌须断肠。
  朋友接我去十三小,看望一个亲戚的孩子。这个清晨,冰冷冷的风冻的耳朵生疼,踩着干硬的地面,就走进了老一中。
  低矮的榆树修剪成各种形状,盘旋成条条小道,缓缓走近,一时间有些恍惚。几辆自行车稀稀落落的挤在一个角落里,缩着肩膀,瑟瑟发抖;三个相随而行的男人,抽着烟,拿着书本,谈笑风生;一对拎着蔬菜的老人,捂着厚厚的棉帽,并肩走着,安静的神态流露出暗长光阴里同枕共榻相互给予的恩情;几根白葱不安分的探出袋口来,惊奇的看着身旁的老树。
  校园整体搬迁了,在城市的西北角古色古香,时尚新颖,高唱着育人育才的歌曲。一些树们,默然的伫立在空旷的老校园里,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各具风情,风骨各异。在冬的天空下,共同擎起一片丰盛浓浅的墨绿。干枝交错,绿意凝重,一派深树重林;仿佛父亲宽厚温暖的手掌,不动声色的抚摩安慰着繁盛了一个多世纪的孤寂伤痛的灵魂。
  瘦弱的男校工,慢腾腾的用扫帚划拉着树叶,一圈一圈的圆弧样扫出,聚拢成一大堆。伸手在怀里掏出火柴,“刺啦”的一声,火光一闪,浓烟过后,就由着叶子在凛冽中欢快的舞蹈着。不远处,一女工在蓝色围栏边清扫,橘黄工作服的身影一起一伏,忽闪晃动,不经意间和薄雪绿树勾画成淡淡的水墨画。
  离歌阵阵,从心底涌起了脉脉温情。当曾经的喧闹渐行渐远,寂静活着淡淡的色彩,融化在清晨的寒雾中,如荆棘丛中的花枝,萦绕为美丽的花冠;也恰似篇篇文字,是记忆中一杯苦苦甜甜的怅惘。
  二
  一直以为,一座校园最具特色的风景不是朗朗书声的教学楼,崭新时尚的实验楼;也不是颇具风格的花园,规划统一的操场。而是那些安详沉默的大树,那些见证了百多年历史的古树,静穆地生长在地灵人杰的地方,使得满园凝重,满园古朴,古老而经典,稳健而传奇。
  高大的松柏就是凝重的长篇小说。庞大的树冠显示着昔日的繁茂,也守护者一贯的静谧。它们是学校的老人,经历过岁月嬗变,风雨雷电,是最能阐释传承和革新、包容和接纳、经历和守望的涵义。春天的时候,和煦的阳光洒过树荫,有风吹过,想来繁茂的叶子一定会发出豪爽的笑声:这座学校的开创者、建设着、引领者、实践者,还有你们的父辈们,都是我看着长大的……
  枝条散漫的老槐树就是经典的译本。秃光光的几根躯干相互缠绕,友爱又和谐,宽厚而朴实,气质也就显得更加蕴藉慈祥。冬风里,它是不是也在怀念着当年自己装点了校园,荫蔽了学子的美好;是不是在回想自己由幼苗成为栋梁,成就了校园独特魅力的那些点滴往事。
  杨树柳树就是平和温婉的散文。从春天到冬天,旋转着迤逦的裙裾,似吹过青春的风,拂动满枝的婆娑后慢慢地长大。
  丁香树和园中的花草应该是一首首隽永的诗歌。无论春夏,色彩娇艳,鸟语花香,烂漫异常。少男少女的身影曼妙,在淡淡的黄昏里织着淡淡的闲愁;一如懵懂青春里那场朦胧,在回忆中整理编辑,在尘世中打印成书,翻了一卷;为一些过往回眸,跌跌撞撞的趟过青春的河流。
  三
  缓缓的走过教学楼口,小学生们依依呀呀的唱着“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稚嫩的声音落在渐渐温和的阳光里,大珠小珠的乱溅。很多的教室空着,课桌们整齐的排列着,粉笔盒还在讲桌上躺着,莫非在聆听中地回忆当年那些属于自己的声音:
  诗歌的驿道上,采诗官已虔诚地敲响了木柽;浊浪翻滚的汨罗江畔,三闾大夫边走边吟,声调悲愤而苍凉;月正明,星已稀,曹孟德笔下的乌鹊正向南翩动着翅膀;盛唐之音中王摩诘的山鸟已被明月惊醒,杜工部的黄鹂正双双飞过西岭;檀板声声,该是柳三变的声音了;波涛滚滚,不是苏东坡的浪淘沙么?昏鸦哇哇,流水潺潺,马蹄得得,马致远的秋思点燃了多少人的乡愁……
  折回走到图书馆的面前,总是能够碰到一些熟悉的景象:荷马史诗中的英雄交战正酣;莎士比亚教罗密欧与朱丽叶谈情说爱;从没走出过故乡小镇的康德在主持一个讲座;黑格尔和叔本华为了一个什么问题争得面红耳赤;普鲁斯特在与求学者一起追忆似水年华;艾略特正忙于给荒原浇水施肥;一个书架上总是那么热闹,你瞧,爱因斯坦正在给学生们演奏小提琴……
  三
  “面对着镜子我偷偷地窥,岁月已上眉;不忍再看见镜中的我,过去已破碎。”崔健充满沧桑感的歌声在耳边回响。树是一批批的栽,人是一茬一茬的来。树生长着,人成长着,一些美好的画面,就被锁在缤纷的四季。
  四楼的一个教室,一束束阳光从格窗射进来,浮尘荡漾,熟悉的场景浮出:圆脸的女儿在这里度过了三年的高中时光,穿着校服的影子,硕大的书包,忘记练习册后送去的羞赧,满楼道的嬉笑,家长会的聆听。
  夏夜,晚自习过后很长时间没有回家,几家大人焦急地来到这里寻找。一会儿,四个眼神惊恐的女孩,怀里抱着书本,慌乱的跑过来,浑身是汗;叽叽喳喳地、满脸神秘地说她们专门跑去验证某个传说,结局是一个教室里“真的有鬼”。“鬼”似乎很讨厌几个窥探的娃娃,张牙舞爪的扑过来,她们尖叫着狂奔回来;气的我们哭笑不得,沉着脸领回家。第二天就笑着听她们考察后的絮絮叨叨,原来是月光下摇晃着的柳杨的影子。
  四
  时间的沙漏,轻轻滑落。树如人,人似树,或安静,或张扬,或优雅,或激烈,都以一种个性的姿态站着。每一棵树,都有一段离奇的故事,一段不同的记忆。记忆里既有植树人的故事、培育着的故事,当然还有树们自己成长的各种版本。
  秋雨绵绵的下午,细细的水珠打在人们严肃的脸上,长长的报名队伍里,朋友低着头,眼泪在眼眶里转。气愤的瞥一眼自己那个没有考上也不想补习的儿子。他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书包,倔强而羞愧的偏着脖子看树。一个假期的争争吵吵,家里都闹翻了天,当事人倒是有些无所谓。好容易托关系,走门路,拿着了高费条子。我们去银行取钱,运气不佳,只好取了二十元面额的一大堆,装了多半书包。他有些烫手似的抱在怀里,跟在队伍的后面。
  雨下大了,没有带伞,人们都在树下躲雨,冷的缩着身子,谁也不说话。他站在雨中,看看妈妈,看看我,忽然跑了过来,抱着朋友,眼泪汪汪的狠狠说:妈,走,咱们回家。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考上这个学校……一年后,他顺利的走进了这里。三年后,他选择了更宽广的空间。
  经历着风雨,感受着阳光。每一位学子,从第一天踏进学校开始,就浸润其中,谁又能在离开的时候,没有在身上烙下那些树的印迹?
  五
  人生的春天经过梦想的截流,倏尔就窥见别离的笙萧悄悄张开白羽,默默行来。多少莘莘学子,站在这儿,将自己站成一棵四季的树,记录过往的岁月,向南北,向东西,向着未知的领域延伸;多少脸庞,就把曾经的喜怒哀乐收入行囊,将母校的身影装在心间,上路。
  老校园的树,和端坐于大门口的两个石狮子一样,这座学校的岁月沧桑,繁华衰落、宠辱亏盛,它们都是最忠实的见证人。他们会永远伫立在小城人们的记忆里,高贵而稳健;坦然地接受着仰慕和尊重的目光,演绎着关于跳出寒门,走出农村,走出山城,关于改变,关于憧憬之类的话题。
  天气变了,纷纷飘散的雪花,如天堂里散落的银星,你来我往,飞窜在半空中。风,瑟瑟的舞动着,雪,悄悄的飘落。走出老校园,我们伫立,凝视,目光穿透光年的风声,挥着手说再见。
  唱首离歌给树听……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