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咨夔的《促织》二首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6次浏览 0个评论

  洪咨夔,字舜俞,自号平斋。为官正直,勇于指斥时政,其诗常常表现出对官吏的讽刺和对百姓的同情。
  《促织》二首:
  一点光分草际萤,缫车未了纬车鸣。催科知要先期办,风露饥肠织到明。
  水碧衫裙透骨鲜,飘摇机杼夜凉边。隔林恐有人闻得,报县来拘土产钱。
  促织,蟋蟀。萤,萤火虫。缫车,抽丝的车。纬车,织布机。催科,催缴赋税。先期办,事先准备好。飘摇机杼,指促织飞动。报县,报告县官。拘,收刮。
  诗题为“促织”,实际并不是一首咏物诗,而是借题发挥,从促织的彻夜鸣叫,联想到纺织女的辛苦。
  “一点光分草际萤,缫车未了纬车鸣。”紧扣诗题直接写促织。夜里没有灯烛照明,促织只能从草间萤火虫那里分得一点儿微光;它们一夜叫个不停,犹如那缫车还未停下,织机又响起来一样。这里以缫车、纬车之声比促织的叫声,既是形象的比喻,又为后两句写纺织女暗作过渡。这两句,就促织而言,是主体;就整个诗意来看,它是起兴之笔。
  
  “催科知要先期办,风露饥肠织到明。”笔锋一转,由促织而联想到纺织女。写她们为了要在官吏催缴赋税之前做好准备,不得不挨冻受饿,连夜地赶织。又是“催科”,又是“先期办”,可见官府对纺织女盘剥之苛刻;又是“风露饥肠”,又是“织到明”,可见纺织女生活之苦,劳动之累。
  诗人由促织而联想到纺织女,由纺织女而想到催科,诗的主题步步深化,对纺织女的同情和对官府的揭露也从诗中表现出来。
  诗作把促织与纺织女互比,既贴切又富于讽意。仿佛句句都在写促织,也仿佛句句都在写纺织女。构思新巧,主题鲜明,足可称道。
  第二首同样采用拟人化的手法。“水碧衫裙透骨鲜,飘摇机杼夜凉边。”促织穿着碧绿透明的衫裙,在夜里带着织机飞向凉爽之处纺织。上句是写促织的形象,鲜明生动。下句写促织的鸣叫,情趣横生。从这两句可以看出,促织不辞辛苦,想方设法也不停下自己的织机—在夜里鸣叫不停。这是它生存的需要,也是自然的本能。
  “隔林恐有人闻得,报县来拘土产钱。”这是写促织的担心。担心什么呢?是怕官府知道后来勒索“土产钱”啊。一个“恐”字,把促织此时内心的想法和盘托出。“报县来拘土产钱”七字,更是将官府敲诈盘剥成性的面目刻画得入木三分。
  显然,诗作里的促织,正是封建社会中广大劳动人民的形象。诗人采用拟人化的手法,使人更容易由促织的境遇而联想到老百姓的遭遇,并由此看到人间的黑暗。诗人没有直接写官吏对老百姓的盘剥,但官吏的吸血本性已清晰可见。诗人没有直接写老百姓的遭遇,但其遭遇从促织身上可以想见。诗意含蓄,讽刺有力。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