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倾城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23次浏览 0个评论

  梦走的时间,我听到风的味道,我闻到花的声音,我说出没人懂的血腥,我看到悠远繁茂的厮杀……
  
  一、{若、倾、城}
  
  【倾】-银白色的秀发凌乱的在风中飞舞,如玉雕般的面容带着玉与冰的美丽和冷漠,白色的长袍同银白色的秀发一样飘舞在风中,一尘不染,幽蓝色的瞳孔永远流露着坚毅的忧伤,在他手中,永远拿着郭小四打造的如同书卷一样的刃器–倾刃,他就这样同世外之人一样站立在灵雅的身边,他说:“爱,唯我所爱”
  
  【城】说【倾】的面容永远会是像水一样的女子般,【倾】总是望着遥远的远方笑而不答
  
  【若】是在一次下雪的季节认识了【倾】,当时寒冷的北风呼啸着吹起遍地的雪花,【若】的长发在雪花中飘着,银白色的头发似乎和雪交融在了一起,分不清哪种白色才是雪,很不起眼,但在紫色的眼泪下却显得那般悲凉,【若】看到雪中同自己一样站在寒风中的【倾】,紫色的眼泪在【倾】的脸颊滑落,【倾】像是在看着什么东西,很遥远的东西……
  
  【倾】路过【若】的时候,一阵微风吹落【若】头发上的雪,【若】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托住要掉落的雪花,像是要托住婴儿般温柔,又像是托着自己的头发般轻盈。【若】抬起头看到【倾】的面容,心脏微微间歇了一下,银白色的秀发同自己一样散落在风中,如同水做出来般的脸上还残留着紫色的眼泪,【若】微微笑了一下,走了过去,缓慢的……
  
  【倾】是第一次遇见除了【城】之外的这么完美的人,白若凝脂的皮肤,苍蓝的眼球,不可碰触的高傲气质,银白色的头发同自己一样飘散在雪中,他在微笑,他笑的时候饱含泪水的眼睛几乎都要掉落紫色的眼泪,他向自己走来,缓慢的……
  
  他的动作轻盈而又迅速,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悠长,却只眨眼的瞬间便到了自己的身旁,和正在飘落的雪花一样,他说,你好,我叫【若】,你叫什么?【倾】笑了
  
  他笑了,他笑的时候还是像个孩子,他笑着说,我叫【倾】,你和我哥很像,我哥叫【城】,你认识他么?
  
  我问他认不认识【城】,他微微呆愣了一下,说不认识,但听说过,他说,听说【城】很厉害呢,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他银白色的头发在雪中飘着,目光像是要看到某个地方,但我却找不到他目光锁定在了哪里,他瞳孔像是弥漫着比雪还要大的白色,隐藏着那颗幽蓝的眼球,没有人会知道他看向什么方向
  
  他说我很像他哥,他告诉我他哥叫【城】,我说我不认识【城】,他说我眼中布满了雾气,让人不知道我在看什么,我多么想要告诉他,【倾】你就是我弟,我在看的地方是很久以前,那时你和【城】在我的怀抱,我们在幽蓝的湖面上,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人杀害,【倾】,当时你还哭了呢,然后我亲手让你和【城】被敌人在我手中抢走了。【倾】,哥这次是来接回你们的记忆的,【倾】,你真的被灵雅洗脑了,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倾】我是小【若】哥呀,哥这次是要把你和【城】在灵雅身边带走的
  
  二{倾}
  
  血腥的古堡道路上布满杀机,【若】站在最高的古堡城墙上,瞳孔像是在下着雪,不知道看向什么地方,但站在灵雅身边的【倾】总感觉【若】是在看着自己,他银白色的秀发在风中飞舞。若的对面,是【城】布满杀机的眼神,【城】看不到【若】的眼神,紫色的泪水只要和【城】的泪水结合,一切真相就暴露出来了,【若】眼中流露出来的忧伤望着【城】,【城】却看不清【若】站在古堡上的身影……
  
  【城】的后面,【若】看到【倾】完美的脸庞,沉默的轮廓旁边便是杀死自己父母那人的女儿,【若】不共戴天的仇人,【倾】站在她旁边
  
  银铃般的笑声,没有人能够听得出来这样的声音里面掺杂了多少无奈,灵雅在风中晃着的裙摆,几乎都要露出诱人的春光,完全没人知道这样一个女人心中的想法,她说,呵呵,【若】,对不起,我真的不会想到会有今天呢,然后银铃般的笑声戛然而止
  
  灵雅转过身去拭去眼角的泪水大声喊道,【城】,我未来的祖,我最优秀的将领,现在,你放任的杀戮吧,你的任务就是将你手中三尖刃刺进这个人的心脏
  
  【倾】想要阻拦【城】接下来的行为,完全没有看到灵雅转身后满脸紫色的泪,但听到灵雅的声音:【倾】,要么你就协助【城】杀掉这个人,否则你就别动其它念头,【倾】想要劝阻灵雅,却找不到任何理由,因为古堡上站着的那个妖艳的男人,是来杀灵雅的人
  
  【倾】看着【城】冷冷的朝前方走去,古堡上【若】的身影散发着白色的光芒,耀眼的白光,【城】手中的三尖刃同样散发着白色耀眼的光芒,【倾】回头看了看灵雅的背影,倾刃隐隐的泛起了白色的光芒
  
  三、[灵雅]
  
  【若】,有一天我带着咒语离开了你,你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敢想象你冰冷的瞳孔带满悔意的样子,我不敢猜测你紫色的眼泪从你苍蓝的眼球中滑落时,你是多么的难过,我不想你那样生不如死,【若】,我希望有一天你会明白一切真相,但我知道,那必须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所以,【若】,我不想你带着载满悔恨的心存活在这个世界,我更想替你那样在这个世界上完成诅咒终结,你就是你,你就是那个六百二十八年前把我抱在怀里说要和我在一起的【若】,带着你身上高傲的气息紧紧抱着我,不让任何人靠近我。
  
  【若】,我六百二十八年没有在你的怀里了,六百二十八年没有闻到那种仅存在你身上的气味了,【若】,你知道么?这六百多年我是多么想念你,有时我想你会不会已经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你还活着么?当我昨晚看到那曾经熟悉的你时我是多么开心啊,我想要上去抱你,但我恨你为什么还活着
  
  【若】我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好高兴还会见到你,但我也好难过,六百二十八年,你一个人孤零零的事怎么过来的?你一个人满载着怀念和孤独是多么难熬到现在啊,六百多年,你承受了多少孤独和无助啊?【若】,但我好高兴你还活着,我好高兴还能见到你,我不想你死掉,但我不想你恨我,我不想你恨我,所以你必须要死掉
  
  【若】如果你再等两年出现多好啊,那时,一切就会真相大白了,那是,你的弟弟【城】也不会和你对立了,那时,我们就可以相爱到永远了,那时小【城】就会成为统治这个世界的人,那时你就可以抱着你的弟弟【倾】了,可是【若】,你为什么要出现,你为什么没死掉?你为什么没死掉而现在出现?
  
  六百二十八年前的事你还会知道么,【若】,你一定要输给小【城】,那样你才会死,那样你才不会恨我,【若】,昨晚你为什么胜呢?你不该胜,因为你胜了却舍不得杀掉【城】,【城】是你的弟弟,我知道,就算如果最后【倾】不出手你也不会杀掉【城】
  
  【倾】是去阻止【城】的,【若】,可是你太强大了,【倾】怕你会伤到【城】才会转变最初的想法,【倾】才会自然反应般保护【城】,【若】,这些你应该知道吧
  
  四、{六百二十八年前}……
  
  幽蓝色的冰面上竖立着宏伟的冰堡,【若】站在冰面上看着远方,大雪像是无穷尽的覆盖着视线,【若】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母亲不知何时站在自己的身后,当【若】回过头时,母亲笑了笑,双鬓以经沾满了大雪,“母后,你怎么不用灵力遮挡雪呢?”【若】并不奇怪的问道,母亲依旧笑着,每次【若】这么问自己的时候母后总是笑着说,因为我喜欢我的孩子,因为我的孩子喜欢不去遮挡雪,所以我也喜欢不去遮挡雪。
  
  【倾】和【城】躲在冰堆的后面,望着这个从不用灵力遮挡雪花的哥哥,望着自己最爱的母亲。
  
  【若】母亲知道你想要去对面的陆地,你父亲已经和陆地上的主宰于你定下婚姻,叫做灵雅,【若】,你会喜欢她的,因为她很喜欢你的父亲和你的母亲,当雪花变得更洁白时她将成为我们的王后,你将娶她为妻,只要故事不是想象的那样……
  
  “母亲。为什么故事只有在与想象不同的情况下才可以让灵雅同我结婚呢?”
  
  “【若】这是几千年前的诅咒,没有人会打破,只有肯放弃自己,只有愿意承受的人才可以同陆地那边的人们一样,自由的生活,你愿意承受么?”
  
  “我愿意,只要能让【倾】和【城】的未来能够幸福,我愿意”
  
  紫色的眼泪在母亲的脸上滑落,【若】从来没有见过母亲这般伤心,她说“我的孩子,你父亲是第五千任的祖,所以【若】你必须要承受你的以后,因为这个诅咒是注定在第五千零一任的祖身上发生,所以【若】你要坚强,你要忘记仇恨,你要爱灵雅,知道吗?我的孩子”
  
  五{灵雅、倾城}
  
  千年难遇的陆地上的人,把灵雅送到冰面上便消失了。【若】站在冰面上看着这个妖艳的女子,她也在看着他,冰一样的脸庞,无法形容的完美,【若】走过去,抱住了灵雅,天空飘着洁白的雪花,灵雅娇柔的躺在【若】的怀里,【倾】看着自己的哥哥,说不出来的高兴与幸福,【城】跑了过去,“哥,我很喜欢灵雅,我希望你们会幸福……
  
  冰堡的上方有一个不大的洞穴,【若】总是牵着灵雅,抱着【倾】去洞穴里坐着,灵雅抱着【城】,【若】和灵雅坐在冰洞的里面,看着【倾】和【城】在洞口游戏,【城】总是笑着说,哥,你看【倾】像不像灵雅刚来的时候啊,娇艳的像个女孩,灵雅和【若】互拥着,笑着看两个弟弟打闹,灵雅说:【城】,你以后别总这么说【倾】,他也是你哥哥啊
  
  【城】说,我们同时出生的,只不过他比我早几个时辰啦,我的愿望就是有一天,【倾】会叫我哥哥,呵呵
  
  【倾】总是笑着,看着哥哥和灵雅,看着弟弟吵闹着
  
  灵雅依偎在哥哥的身体里,像是绝世的女子,哥哥瞳孔里反射出灵雅娇艳的脸庞,【城】拿着冰柱指着【若】和灵雅,说:灵雅,我哥爱你,你也像我哥爱你一样爱我哥么,【倾】作证,灵雅像你哥爱我一样爱你哥,灵雅笑着,甜蜜的脸上娇艳的额绽放
  
  六{咒}
  
  灵雅的父亲,陆地的主宰,望着冰堡上【若】的父亲,眼睛里说不出的悲戚,【若】的父亲把灵雅安顿在冰堡里,若站在远方的冰堆上,抱着自己的弟弟【倾】和【城】
  
  灵雅的父亲走进冰堡,出来的时候,牵着灵雅,灵雅眼睛里流着清澈的眼泪望着【若】,听到自己的父亲说,诅咒的日期来了,【若】的父亲,我尊敬的祖,现在,我们开始吧?
  
  漫天的冰刃呼啸在灵雅的父亲和【若】的父亲头顶,【当】若想要去阻拦的时候听到母亲沙哑的呐喊“【若】,你愿意承受”……
  
  然后便是冰刃刺穿母亲的胸膛直接指向父亲的瞳孔,【倾】吓的哭了起来,【城】看着【若】坚韧的面容和【倾】紫色的眼泪也哭了起来,【若】紧紧抱着【倾】和【城】看着冰刃刺穿母亲的胸膛和父亲的瞳孔
  
  漫天的冰刃静了下来,灵雅被父亲牵着,清澈的眼泪是【若】看到灵雅最后的表情,灵雅的父亲走到【若】的身边,挥了挥手,【倾】和【城】便在一瞬间进入了灵雅的怀抱,【倾】哭着喊哥,【城】哭着问灵雅,你不是说要像我哥爱你一样爱我哥么?你骗人,【若】看着灵雅抱着【倾】和【城】消失在漫天的冰刃里
  
  七{六百二十八年后}
  
  灵雅跪拜在自己的父亲灵位前,清澈的眼泪像是透明的琥珀,每一滴泪里面都是【若】冷傲的面容:父王,我开始害怕了,我害怕【若】的实力太过强大,而我们最优秀的将领却是【城】和【倾】,但在【若】面前却好像玩具一样,还是像六百多年前,在【若】的眼里他们两个只是个孩子,虽然在在这个世界所有人眼中【倾】和【城】是最伟大的守护者与战斗者,但在【若】的面前,他们使得每一招都只像个孩子撒娇一样
  
  父王,我害怕有一天【若】没有带着微笑离开,父王,你和祖是伟大的,若的父王宁愿死在你的手下,只为了那个六百二十八年前的咒语,你们都是伟大的,可是我爱【若】我不想他也那么伟大而又悲戚的又孤独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他要死,父王,你说过,到了若如果再出现的时候,就是我自己开始选择的时候了,父王,原谅我自私的只想让【若】快乐,原谅我
  
  父王,【若】曾经无数次说过,只要【倾】和【城】能够自由,他的人生将无遗憾,他的愿望我快要完成了,六百二十八年前的咒语也要结束了,我讨厌那个[只要冰祖死在大陆王的手里就会改变历史]的诅咒,我讨厌那个[只要冰祖的儿子同王的女儿结婚就会使冰族自由快乐]的咒语,我更加讨厌那个{要带走祖的儿子,使得其颠倒大小}的咒语,我很想笑,笑【倾】竟然每次叫【城】哥的时候我会那般心痛
  
  父王,我更加讨厌那个{只要有鲜血再次出现就会挽回所有人的记忆}的诅咒
  
  我知道,【倾】和【城】在【若】死后会明白一切的真相,我知道他们不会恨我却会很感激我,我想他们懂的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让【若】幸福的离开,而不让他悲戚的存活,我知道那时候冰族所有人都会得到自由,而不再被禁锢在那座宏伟的冰堡里,我们共同代替【若】来完成这个愿望
  
  父王我好累……
  
  八,{亡灵}
  
  阴森的人间古道,【若】站在道路的尽头,望着杀死自己父母让自己的两个弟弟分不清谁大谁小的仇人,自己最小的弟弟【城】站在自己对面,而比【城】大的【倾】却叫【城】哥,灵雅坐在【倾】【城】后面雍容的望着自己的爱人,望着这个为自由付出如此代价的人,今天,是人间元旦后的第12天,【若】深情的望着眼前两个弟弟,【城】手中的三尖刃泛着耀眼的白光,【倾】的倾刃也隐隐泛起光芒,【若】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灵雅,他叫灵雅的时候,声音沙哑,紫色的眼泪也顺着声音的方向漂流而去,他说,灵雅,为什么会这样?
  
  灵雅心脏微微间歇了一下,熟悉的声音陌生的叫法,灵雅几乎都要窒息,她多么想要告诉他那个咒语,但灵雅还是以一种微笑的神态,轻轻转了个身,两腿搭在了座椅的侧面,诱人的春光尽览无疑,但没有人敢看着她,只有【若】目不转睛的透过【倾】和【城】盯着灵雅,灵雅躲开【若】的眼神说,因为,我必须得要你死
  
  【若】毫不犹豫唤醒了所有的水因素,围绕着【倾】和【城】,自己却瞬间到了灵雅的身边,所有人都慌乱的不知所措,【倾】和【城】竟然无力击败一个小小的幻术,就那样被【若】的冰围绕着动弹不得,若捏住灵雅的喉咙,复杂的眼神望着灵雅,紫色的眼泪换换低落到灵雅的脸上,
  
  你真的那么想要我死么》【若】冷冷的问道。灵雅望着自己等待几百年的人,狠狠的说:我只是不想让你活着
  
  【若】的手指换换的加大了力度……
  
  九{唤起所有回忆}
  
  【倾】望着还在反抗的【城】,【城】的动作也慢慢的停了下来,天空上刮来刺耳的风声,紧接着是震破耳膜的雷声,闪电交加雷雨,【城】呆呆的望着【倾】,嘴角抽搐了一下,紫色的眼泪夹杂着雨水流淌向大地,【城】对着【倾】说:哥
  
  灵雅眼睛慢慢合拢,但还是努力想要说什么,轻声呼唤着【若】,【若】似乎有千万只蚂蚁在头颅里活动一般,剧烈的疼痛,剥丝抽茧,所有记忆不管脑海装不装得下全部都疯狂的画面闪现,在灵雅即将倒下的那一刻,【若】狠狠的抱住了灵雅
  
  眼泪似乎是很脆弱的东西,紫色的眼泪滴落到灵雅的胸口,灵雅笑得有些惨淡,【若】知道,她是要说什么,若的左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倾】和【城】几乎同时喊出:哥,不要……
  
  灵雅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若】已经在她喉咙输入了冰咒,即便是如【城】这样的在大陆顶尖高手也无法动弹,但偏偏灵雅握住了【若】的左手,喉咙里还努力地发出了声音,紫色的眼泪顺着灵雅的胸口在盔甲里流出蔓延到灵雅的私密处,雨渐渐小了,周围几千万战士慌张的逃窜,【倾】和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灵雅哽咽的说:若,还是这种结果,你要记住,你对母亲说过,为了冰族,为了【倾、城】,你会承受。然后灵雅缓缓合上眼睛
  
  一道闪电,灵雅的亡灵还能在这里待半个时辰,【若】望着灵雅,灵雅微笑的望着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若】笑了,灵雅也笑了,紫色的眼泪渐渐变得惨白,灵雅清澈的泪水和雨水在一起从脸颊滴向地面,又仿佛是穿透灵雅的脸颊滴落下去
  
  【若】我爱你,灵雅笑着把这句深藏六百二十八年的话说了出来,她说:【若】,对不起,我能没让你死
  
  雅,谢谢你这么多年照顾【倾】和【城】,谢谢你满足【城】想做哥哥的愿望,谢谢你帮他们洗脑,谢谢你在六百二十八年前的咒语里走出去了。【若】想要抱住灵雅,但灵雅如同空气般透明
  
  【倾】拉着【城】走过来,看了一眼【若】,流着眼泪说:哥
  
  然后灵雅的亡灵渐渐消散在漫天的雷鸣电闪中……
  
  九{揭晓}
  
  哥,我们走吧,【城】拉着【倾】说要安顿大陆的士兵和子民,【若】站在原地没有动
  
  空气开始扭转,在三个人中间形成巨大的屏障,
  
  郭小四,六百二十八年前最强悍的祖,在空气中出来,望了一眼【倾】我武器‘倾刃’说:恭喜你们已经打破咒语,【若】,我没有想到竟然是你,在六百二十八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埋伏了这个咒语,没有人知道时间,我没有打破,我以为以我的实力是可以将咒语提前六百二十八年,可是我错了,咒语终究是咒语,时间不吻合,没有人能够打破,于是我造就了‘倾刃’这件武器,我知道,很多年后,我的子孙会完成这个任务,于是我撒了个谎言,对所有冰族的子孙们,我说六百二十八年后,冰族将取得自由,,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你没有任何武器,‘倾刃’在【倾】的手中,你却颠覆了我的预算打破了咒语,【若】,你要承受,为了自由,为了你对【倾城】的爱
  
  灵雅在空气中渐渐浮现出来,依旧如灵魂般,惨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血丝:【若】我一直都以为你死了,我不知道你将承受多大的痛苦活到现在,【若】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我们在冰族的时间是我今生最大的快乐,知道那天父王告诉我,他说,为了冰族的自由,他会不顾一切,他告诉我在大陆上的传说,传说只有冰族有人愿意承受那份生不如死的生活,那个多年不变的咒语才会被抹杀,父王找到你父亲的时候说出这件事,你对母亲说,你愿意承受,只要【倾城】能够得到自由,只要冰族能得到自由,从那天起,这个咒语就已经开始酝酿了,所以我要带走【倾城】我不能给他们什么,但,这些年,他们两个很乖,没有让我生气,我祈祷,你会死掉,因为咒语的最后是要付之血的代价才能唤起所有的谜底,谜底就是这样,你要承受,你还要帮助【倾城】来完成这个已经打破咒语,【倾】是大陆的主宰,【城】将成为冰族的主宰,【若】你要帮助他们两个来完成两族合一的任务,我多么想你能够死掉,你就不会因为揭晓谜底后而想念我,你就不会因为亲手杀掉我而自责,你就不会在想要随我而去的时候还需要留下照顾【倾城】,我们这一切竟然是郭小四这位千年敬仰的祖的一个谎言,他只是随口说出六百二十八年,【若】,别妒恨,我没杀了你,【倾】和【城】在自己哥哥认真的时候是没有任何拔出武器的余地,这是你们家族血统的遗传,【若】,别想念我,你要承受,为了自由,为了你对【倾城】的爱
  
  空气开始撕裂,扭转,灵雅和刚刚历史上最伟大的祖一样消失了,一切又恢复平静,【倾】和【城】望着【若】,若无力的瘫坐到地上,大陆的地上带着泥土的味道,眼泪滴落到地面不久便会散开,地面都被染成紫色和惨白色
  
  末
  
  多年以后,谁家儿童问起一句话,自由和爱意味着什么?然后,所有人一种诧异的眼光望着他,母亲匆匆从屋里跑出来把孩子抱回家,然后斥骂着孩子:告诉你多少遍了,自由和爱是【若倾城】恨和情也是【若倾城】孤独和颓废也是【若倾城】生不如死还是【若倾城】死不能死呢?孩子嘴角诡异的笑了,说【若倾城】母亲抱着孩子边走边告诉孩子,别人问你什么的时候,你只要回答【若倾城】谁也不会笑话你……
  
  诉:一直想写一个这样的人物,但构思总是不给力,半夜想好了,早上就忘记了,以前想的故事,现在却写不出来了,所以还是现编造现写吧,写的不是很理想,到了后来几乎就是凑个字数,但我还是坚持写完了,很多那种生不如死死不能死的地方写不出来,所以作罢,在结尾的时候都感觉没怎么写出来,或许是一直找机会写进去一些东西,但最后却成了没有主次的故事了,每个人都是主角了,再接再厉吧,以后努力写好自己的字,如果有机会,我会真正改写完成这篇构思的……
  
  若倾城,努力,为文字里体现出来的东西,努力!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