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魂鸟魂总难留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24次浏览 0个评论

  儿时,总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十年寒窗,灯下苦读。我终于带着父亲的梦想,离开了养育我的那片土地,离开了宁静的小镇,离开了温馨的老屋,来到这富丽繁华、滋嚷喧嚣的都市。而今,我年已不惑,也有了自己温馨的小�,暖巢里有贤惠的爱妻和可爱的儿子。但每逢佳节,总有身在他乡,我自飘零,家在何方之感慨。
  每至春节临近,我更是心绪不宁,思乡情切。
  那年我早早带上妻儿,登上返乡的旅程,归心似箭,恨不得一步到家。汽车近了家乡那碧水如天的弯弯白水河,上了那布满瘢痕的石桥,我就会自然的想起宋之问的《渡汉江》中的“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又想起王维的“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是啊,奶奶的身体还硬朗吗?父母的白发多了吗?弟弟一家还好吗?老屋前的梅花开了吗?
  到了老屋前,推开那斑驳的院门,儿子便飞了进去,叫着“爹爹”“奶奶”。父母迎了出来,把一年最开心的笑容给了我们,忙接过我们的行李,问“路上还好吧?吃饭了吗?锅里还有,给你们留着……”看着日渐老去的父母,我笨的连“爹”“妈”都没喊出口。接着奶奶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快给大小子热饭……”我忙过去扶着奶奶,像小孩似的亲热起来,“奶奶,身体好吧。我给你带桂圆和蜂王浆了……”“回来就好,别花钱,”奶奶的脸像笑开的菊花,“我有你姥姥(姑姑)和老爷(叔叔)买……柜子里多着呢……”父亲说:“奶奶天天在家念叨你们,还到路口看。”我的心暖暖的,热泪含在眼里,“奶奶,以后不要这样。路口风大,别伤风了……”母亲打断道:“你们别光顾说话了,快吃饭吧。吃好了,到你弟弟家去,他们问过你们几次了---什么时候回来……”我们饭还没吃好,侄女就飞了进来,怯生生的喊了声:“大伯、大妈”,就和我的儿子一道疯去了。弟弟、弟媳也来了,“大哥、大嫂,回来了……我刚听前面的章能大婶说,你们回来了……”弟媳便拉着我的妻子,坐在那说着什么。
  吃完饭,父亲说:“去摘几朵梅花,泡茶喝吧,你最爱喝的。”我走到院中的梅花树下。一树淡黄的梅花,有的开了,有的含苞待放,有的还是花骨朵。那香味沁人心脾。“老二,这梅树是你栽的吧,好几年了,年年都开的这样好。”“是的,老爷搬进新楼,从他旧房的院中移来的,我还怕栽不活呢。”“它长的真好啊,有我两个人高了!”我赞叹道。我泡了一盏梅花茶,尽情的享受着这份浓浓的乡情,暖暖的爱意……
  除夕,一夜的大雪,纷纷扬扬。我打开老屋的小窗,让一树梅香飘进老屋,飘进我的肺腑,纯净我那颗俗世的凡心……我想明天的早晨,雪霁天晴,将是“一枝春雪冻梅花,满身香雾簇朝霞”。
  而今,奶奶早已离世,万万没想到的是,小我四岁的弟弟也身患绝症,离我而去。老屋拆迁,那株梅树也香消魄散。
  奶奶,在天国里,你和我的二弟还住在一起吗?那株梅树还种在你们的门前吗?天国有雪吗?梅花开的还旺吗?
  二弟,你可知父母念你,黑发变白发,老态龙钟,腰如古梅虬枝。我念你,不知几夜哭醒,睁眼到天明。
  啊,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