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境迁【琴台文艺】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1次浏览 0个评论

  身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转瞬之间就又快过年了。2012来的如此的迅速和无知。在百忙之中才体会到光阴似箭岂非谎言?怪不得曹孟德也要如此感慨:.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人生苦短,二十年间仿佛梦幻一般,却又如此比梦境来的更加残酷和现实。
  
  长大逃深室,藏头羞见人。垂泪适他乡,忽如雨绝云。低头和颜色,素齿结朱唇。长大了,心也变得野了,雄心志四海,万里望风尘。人倒也随之变得孤独了,越长大,越孤单。现在年轻的时候,漂泊在外,一个人,像是沧海的一叶扁舟,流浪的时间久了,自然想找一处可以依靠的港湾,让沉浮的心能够就此有一个归宿————家。虽然还未成家立业,但是还是很想念老家,有亲人,有心灵的牵挂。寒冷的时候从记忆的背包里取出来,翻开一页一页的温馨的画卷,此时好像是眼前有一团篝火,在眼前燃起,一股暖流如血液那般融入身心;孤独的时候,打开尘封已久的相册,看着曾经熟悉的面孔,他们一个个像是花儿一样地在对自己微笑,发觉原来亲人还在自己的身边,没有走远;当苦的时候,想一想为了我们苦了一辈子的他们,心里仿佛有一股蜂蜜从心涧滑过。
  
  白驹过隙日光荏苒。时间的钟表转的真快,二十年,谈笑风生之间就悄然而过,没有留下任何还可以挽留的痕迹和余地,它们很斤斤计较,甚至吝啬。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古今中外曾几何时有多少文人诗词都曾感叹过光阴似箭?可又有谁能够挽留一寸光阴?大都是空留恨罢了,只有李白如此乐观“人生苦短,及时享乐”。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未?一个人在外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归家了。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孩子,你放心的走吧,家里你不用担心、、、常回家看看、、、、、、”母别子,子别母,白日无光哭声苦。家里是锁不住年轻一代人的心,时间久了,好想家,想父母,他们老了,五六十岁的老人了,等不了多长时间了。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上一次回家还是一年前,家乡的地儿倒是还没有改变,依旧是如此,而人儿倒是变了很多。老了,死了;长大了,离家了;怀孕了,生了、、、眼前又浮起了昔日的情景:刚一下车,外面冷飕飕的风可着劲儿的呼啸,而母亲、父亲互相搀扶着,穿着灰旧的棉袄,双手插在胳膊袖子里叠放着、、、眼睛眯成一条缝儿,哈着热气,白发苍苍应和着白茫茫的大雪,在村头苦苦地呆望着,心都要破碎了。老了,真的老了。
  
  一日无二晨,时间不重临。岁月不饶人,不忍心再看下去,越看,仿佛心里面越是有一把刀子在割心,他们一辈子的操劳都写在了脸上,岁月的痕迹也都印在了身上,不经意之间,抬头是天空,低头是大地,前行是梦想。还真有点不敢相信这就是岁月?把活生生的人给剥皮,像是剥竹笋一样,直到最后的一层躯壳儿——入土为安。此刻才觉得多想留住他们,让时间成为永恒,让生命不老,不死;老而不死,死而不朽,朽而不灭,灭而再生、、、、、、如此像是四季更替一样地反复着,把光阴与岁月都定格在此时此刻,今生今世,可能吗?现实始终是残酷的,不争的事实,它是一把刀子,把幻想的泡沫给割成碎片。
  
  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膝下有黄金。是的,但是当你面对眼前一个长方形的家,你还会如此吗?曾经不愿意落的泪,此刻都会禁不住地流淌下来;曾经不曾弯下的膝盖,此刻都会弯曲。那一汪眼泪,是对他们一生的感激;那一次下跪,是对他们一生的尊重。人儿老了,家就变得清淡和冷漠了,心也随之变得思念了、、、、、、“万川归之,不知何时止而不盈;尾闾泄之,不知何时已而不虚”周而复始,四季轮回,这就是人生?千门万户雪花浮,点点无声落瓦沟。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罗万朵云。
  
  冬姑娘早已经临近,透过窗户望着落叶飘零,心不知所向。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只盼家一切安好,待到归家日,重报父母恩。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