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离殇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0次浏览 0个评论

  夜半,一阵犬吠,从梦里醒来。
  起身,拉开窗帘,静卧在窗前,望向窗外。
  月,似玉盘,皎洁明亮,高挂夜空。那润润的色,柔柔的,如雪,如水,洒满床前。月,在群星相伴下,又似不停地眨眼,眼神清澈温婉,像是温柔的姑娘。
  是满月?痴痴傻傻、浑浑噩噩的日子,竟让自己分不清时日。那一刻,些许的感动和孤独伴着泪水,倏然而至。
  桂树,在皓月里,显出青黑色的剪影。想起故乡,想起小时候。倚在妈妈怀里,悠闲的仰着头,数星星,赏月亮,听妈妈讲嫦娥奔月的故事。那时,我遐思连连,问题不断。
  月亮上砍桂树的吴刚,何时才能歇息?广寒宫的嫦娥,是否因想念她的后弈孤独而忧伤?
  如此幽静的夜晚,嫦娥该是携一管洞箫,洋洋洒洒,凄凄切切,吹那曲春江花月夜。如那渔舟唱晚,如那潇湘的水云,沿着一管长箫的方向,渡着无数个无眠的夜晚。
  听窗外悦耳的虫鸣声,似一曲曲小调,此起彼伏,虽杂乱无章,给静谧的夜增添了无限遐想!在那沧桑古朴的月宫,美丽的嫦娥仙子是否也有零乱的头发滑过脸庞?是否也在夜色迷离中寻找着心灵的故乡?是否也在孤寂无助中寻找生命里的地老天荒?
  或许,今夜,她,亦如落寞的我。
  想起周国平的《白兔和月亮》。在众多兔姐妹中,有一只白兔,独具慧眼,冰清玉洁。她无忧无虑的嬉戏,心旷神怡的赏月。她的眼里,月的阴晴圆缺各具风格。她终成为一个赏月专家。有一天,天神召唤,向她宣布:因为她的赏月之才举世无双,从此,月亮只属于她。白兔还是夜夜去赏月,可是从此以后,月亮再也没有了往昔的温柔和美丽。她的脑海中总有一种念头:月亮是我的!她总是牢牢的盯着月亮,如影随形。乌云遮月,她紧张不安;月满亏损,她心痛如割。她的眼里,月的阴晴圆缺不再各具风韵。反倒是成为她无穷的得失之忧患。她终于去拜见诸神之王,请求他撤销了那个慷慨的决定。
  兔,只在那瞬间,望见美好。兔,目光清澈,慧眼独具。兔,不曾在奢望里执迷到底。兔,在自己圈的圈子里彻悟。
  和兔一样,厌倦了纷扰的尘世,奢望无拘无束,自由不羁。
  总想在心灵的画板上,画一幅千年也不褪色的的水墨画;
  总是双手紧握着前生历经千百次的回眸才换回的的情爱;
  总想那载满相思的红豆长长久久,轰轰烈烈的开花结果;
  可是,当我们努力,把身体和心力掼于一处,当盈盈相握着,想数清楚幸福的阶数时,却总陷入无法预知的迷蒙,总会被套上了桎梏的牢笼。
  夜凉如水,残灯只影。又一个盈盈的圆满走过。剩下的,将是二十几个上弦和下弦的夜晚相随相伴。浩淼的海,川流不息的风,似乎在梦境中显得更加真切。十之八九日的不如意,何必总在期待月圆中怅然所失。
  一阵夜风拂过,温情被旧梦渐渐吹远,古典的忧郁在心间骤然点亮。思绪如潮的梦醒时分,渐渐地学会,对诸事都不再追求圆满,不奢望地久天长。如那兔的彻悟。如沙漏。手,捏得越紧,沙,漏的越快。当放开手,会逍遥自在,美梦花香,萦绕一生。
  荣华若烟,名利若尘,情爱亦是如此。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