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时 我们不懂爱情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3次浏览 0个评论

  你若是江南采莲的女子,我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一朵。你若是那个逃学的顽童,我必是从你袋中凋落的那颗崭新的弹珠,在路旁草丛里,目送你毫不知情的远去。你若是面壁的高僧,我必是殿前的那一炷香,焚烧着,陪过你一段静谧的时光。
  —席慕容
  上个轮回你我是相识的。我该是你错过的那朵莲,我该是你遗落的那颗弹珠,抑或前生你定是欠我什么,今生这样百般呵护、迁就、纵容我。
  入夜。小巷幽幽,苔藓青青。斜风牵着细雨,飘洒在落地窗上。
  托腮,屏住呼吸,轻轻,听那青石板上传来的脚步声。脚步声或远或近,若有若无,恍若昨夜梦里的响过的马蹄声。小巷里,游子那流浪的歌声疲惫的传来,和着奶茶的香气,袅袅的萦绕在暖暖的路灯下。暖暖的路灯下,正归家的少年,与身旁的女子讲述着关于时间无奈的故事。身旁的女子在少年故事的扉页中,忧伤微微泛起,心事如莲般轻轻盛开。
  就在那个午后,还是那条小路。我丢了颈上的玉观音项链。那是你在千年的银杏树下求来的白玉,那上面留着你握着它时手心的温柔,那上面刻着你凝视它时深邃的眼眸,那是你打开我心门锁链的钥匙。那洁白温润纯正的白玉,传递着你的信念,传递着爱。
  可我却不知道何时,它从我的颈上,带着我肌肤的温度,在我的世界消失了不见。我疯狂的寻找,寻遍曾走过的每一个角落,哭得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几乎心神失散在那年,终究还是与它失之交臂。
  转身。离散。玉,倾尽一世,修了千年的缘,却失散在我的颈间。
  回眸。遇见。你,眼神充满灼灼深情,在回眸的刹那,相遇又擦肩。
  今世。注定,遗落,错过。今世。注定,情深,缘浅。
  轻轻的风,夹杂着淡淡的香,在夜色里轻散。青石板上的马蹄声渐远,小巷里的故事在现实上演。我的指尖碰到了颈上的玉佛,指尖上的温度氤氲着希冀又很快消散。我仿佛听到你低语的呢喃,仿佛看到玉壶里你的一片冰心。此时触到的玉,不再是那年的那串。温文婉转的心却还在那时的那个地方流连。
  那是我因病休学第一次返校。陌生的人群,陌生的环境,我六神无主、黯然神伤。
  一阵朗朗的笑声从门外传入,蓦地心头一颤。那笑声,穿越时空,醉了我的芬芳。那笑容,直映入心底,将阴霾和冷漠掩埋。不由自主抬起头,凝视。一个阳光、帅气、俊朗的大男孩走过,春光四溢,眼神凌空。辗转着视线,忧伤在视线里洒落,希望在笑声里蔓延。
  聪明如你,阳光如你。你游弋在课堂,教室、办公室、操场之间。棋室,篮球场,乒乓球台边,总有你明朗矫健的身影。对任何人,你总带着满腔的热情,那热情与执着来自骨子里。对任何事,你都希望做到最好,却没有太多功利的成分在心里。你是校园里的明星,你是大家眼中羡慕的潮人。
  那时,我家离学校十里远。严寒酷暑,风雨无阻,我骑自行车上学。早上去的早,中午,无处可藏,便在校内草草的吃些,算是午餐。那时,你总偷偷地放零食在我的抽屉。巧克力,面包,鸡蛋。那时,你总塞些节省下来的零钱在我手心,要我买吃的东西。那时,北方的冬,零下三十几度。我总是脸上带着霜走进教室,你会快速把我几乎冻僵的手紧紧握在,暖热了才肯松开。那时,我们相约同去爬山,山上的石头滚落下来,我的额头现在还留着那时的旧痕;那时,我们去松树林踏春野营,却是无意偷了小松树树苗,被看林者扣住了不能回家;那时……
  那些日子,乒乓球岸边有了身手不凡的女子,校园棋盘上有了一个叱咤风云的女孩,那女子是我。我不再一个人忧郁,不再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发呆。多愁善感的脸清朗了起来,丑小鸭的眼里有了白天鹅的光彩。许多人都说我变了,说我发呆时脸上浅笑依依,说我扬着飘带的衬衫很美。我真想自豪的告诉他们,如果丑小鸭的脸上有了什么变化,那是因为心里有了一个你。
  热心,阳光,英俊,十足的优越感,总让你在人群里分外显眼。你的身边总闪现着出色、漂亮的女孩。你置身其中,浑然不觉。而我,还是你身边的那个丑小鸭。多少次,我努力欣欣然、快乐、幸福的靠近你,想接受你近乎完满的关爱;多少次,在梦里,如白天鹅般随在你的身边。可是,无论我怎样努力,无论我怎样的笑靥满面,无论我几百度的想和你的心脏共跳,可是,无法驱散的,还是我心底那深深的自卑。这自卑折磨着我,也深深地伤害了你。
  无法靠近,无法释然。于是,我逃避,我离开。
  远行那天,你送我。车站,临别,你无语,你泪流满面。我笑,说好的离别的时候不哭,我笑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像是心里早有准备,狠下心不让你看到我哭泣的眼。车启动了,我倚窗而坐。窗外,车后的你流着泪,奔跑追逐。那一刻的你,不再是操场上飒爽英姿的模样,而是染上不堪,惹满相思的大男孩。车后,你追了很远。回头的刹那,我哭了,伤心欲绝。我知道,这样的选择很傻;我知道,我不能做到无欲无求的将灵魂皈依;我知道,向日葵离开太阳,不再会风光无限。可,我无可选择。我不能再自卑中轮回。
  时光流转,不过是在弹指之间。大学毕业,我选择远离家乡,远离你。只是怕,怕靠你太近,会陷进你的漩涡。怕曾经的回忆再次苏醒,怕自己在往事中沉沦。就这样把祝福别在襟上,含着泪放手。就这样远隔了天涯,成就了我,拒绝了你。
  万物低眉,云淡风轻的日子。一个男子送我玉佛。他说“王”字加一点为“玉”,白玉为“皇”,皇者方能拥有白玉。你是我心中的女皇,所以送你白玉。他说:“玉”和“家”合字为宝,家中有玉才是宝,你是家中的宝,所以送你白玉。那白玉观音带在了我的颈上。那男子成了我现在的夫君。
  也许,当抽出我的手,转身离开的那一瞬,温柔早已在心底生根。也许本该离去,亦如我失去的观音玉,滑落的那一瞬间,早已注定今生相遇,此生,却真的无缘。
  那曾经的年代,那纯真的笑靥,那流着泪的夏天,都已随风而逝。都说,当青春不再慌乱,当提及往昔不再忧伤,你便知道,那段永远只有朝霞颜色的岁月,已在不知不觉中远散。
  曾经的一切,在我的指尖,你的唇边,一一尘封。再也不曾提及,再也不曾唤起。偶尔的电话,淡淡的网聊,久久一次的聚会。不曾失散,便是最大的安慰。
  你说,不管经历多少世的轮回,一个人爱的始终同是一个人。茫茫红尘,总能找到那个回眸间熟稔的人。
  梧桐树的叶子,已在深秋的时候离开了枝头。温存袭人的花香伴着晚凉,温暖了寒夜,偷取了痴情。湛蓝纯洁的情,阴霾忧伤的恋,只在年少的时候。
  年少时,花开四季。初恋时,我不懂爱情。在人生最美的瞬间,我望见美好。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