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21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27次浏览 0个评论

  童年记忆21/那个人
  
  那个人在我的记忆中是如此的特别,似乎他是和我的生命有着某种神秘联系的。可是妈妈说,那个人是我的一个亲戚。我想:也许是亲戚的,可他绝对不是一般的亲戚,就是和我们家比他要亲近得多的亲戚,给我的感觉也不会如同他给我留下的印象那么特别的。那么,他会是怎样的亲戚呢?他竟然让我长时间地在幼小的心里刻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让我在故乡的山坡上,不管是天气晴好还是刮风下雨,我总是在心里不由自主地会想起他,而且在那小脑袋瓜里常常独自发问,陷入冥思。没有人能回答我心中的疑惑,或者我也从不曾对人说起过心中的不解和困惑。我在时间的流逝中享受阳光,慢慢长大,那个人却始终在我的脑海中时刻跟随着我,甚至梦里也不曾离开,像是怕我走丢了似的。显见得我和他像是一体的,可妈妈却说,他是我的一个亲戚!
  
  那个人每年都会来我家看我,顺便还带来好吃的红薯和地瓜,或者是其他的水果。记忆中,那个人仿佛不大和我说话的,每次来到我家,只和爸爸妈妈说些与农活相关的话题。甚至我没有过那个人抱过我的印象,大凡是亲戚来到我家,总是很喜欢我的,总要把我抱在怀里逗乐的。可是那个人从不抱我,从不抱我的那个人却又总是在我的心里跟随着我。每次,那个人总是来去匆匆,仿佛留在我家过夜的时候都很少,在我幼小的心里,我想:那个人一定是很忙的,不然怎么每次来到我家总是那么匆匆的离去了呢?就是普通的亲戚,也总会有那么一些时候会在我家过夜的。我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那个人每次来到我家是干什么呢?难道就是送上一些红薯、地瓜之类的土产吗?分明的我家一直富有,从来不缺这些吃食的。可是,如果不是的话,那个人来干什么呢?每次离开我家的时候,那个人还总是用那样一种异样的眼神看我,仿佛想要把我装进他的眼睛里去,甚至要把我融入他的肌肤里,融化在他的灵魂里。幼小的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人离开我家的时候,我的心里会有那么一两天,仿佛丢失了什么,一个人在家乡的某个角落里独自伤感,是的,幼小的我就会伤感—那是一种比流泪还要难受的感觉,仿佛阴云笼罩了天空,却不会有雨水的降临。就那么阴沉沉的天空,总在那个人离去后笼罩在我幼小的心里。
  
  有时,我会在放羊的某条路上遇见那个人。妈妈总是热情地和那个人打着招呼,要我喊那个人到家里去。可我好像从未喊过那个人去家里的。对于那个人,我的感受是极其特别的,他不像其他的亲戚,让我感到一种亲切的温暖,而是让我自心里生出了一种害羞的感觉来。每次见到那个人,我总是心儿加速的跳动,想要找个可以藏身的所在藏起来,可是,藏起来的我,又是那么急切地把眼睛投向那个人正在行走的路上。我不知道我的心跳为何加速,更不知道我何以会在那个人走过时本能地避开他,却又那么急切地想要见到他。在他走过去之后,我开始从藏身的处所走到阳光里来,看着我的羊群吃草,赶着我的羊群回家。对于旁人来说,像是从来不曾发生过什么,而我知道,在我的心里,仿佛是魂被那个人带走了似的—山野的阳光和微风会在好长一段时间里,在我的心里失去意义。
  
  印象中,当我已经不是孩子的时候,我和那个人曾在一个学校的小巷里相遇,小巷是那么的狭窄而幽深,当正低着头前行的我走到和那个人相距不到两米的时候,我才猛然抬头看见了眼前的那个人,于是本能地扭转身子就跑出了小巷,那个人没有叫住我。跑出小巷的我依然心跳不止,实在说来,那个时候的我,心里早就知道:那个人就是我的生身父亲。可我依然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在见到他的时候,那么没命地跑着避开他呢!就是现在,我已然长成了那个人当年的模样,甚至就连说话的语气和走路的姿态也都那么的神似那个人,可我依然没法弄清楚,我为什么要在见到自己的生身父亲时那么没命地避开他。
  
  生命中的许多东西就是如此奇怪,任凭你怎样思考,却似乎只是徒劳。你所知道的不过是你生命里的许多隐秘的还不曾找到答案的奇异特质,它就隐含在那样的时刻和那样的事件中。它驱使着你不断寻找、寻找着那些怪异的举动的起源,也寻找着生命本身的价值和意义。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