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你看,苹果的脸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9次浏览 0个评论

  下课铃声响了,关闭了电子白板,收拾好U盘,布置了作业,在学生抢着收拾书包和兴奋的叫嚷声中走出了教室。他们故意大呼小叫的喊着“老师再见”,调皮的眨着眼睛,圆圆的脸庞苹果般的鲜嫩,你推我搡的扑出门去,青春就如影随形的相跟着脚步,匆匆的一路跑了。
  榆杨的叶子,落了厚厚的一层,校园的台阶上到处都是,冬天到了,风有些寒冷的味道。那个女学生追了上来,给我一封信。红红的脸蛋,圆圆的下巴,几颗雀斑在鼻尖上跳动着,真像一个乖巧的红富士;她没有说什么,羞涩而郑重的看了我一眼,顺着花园墙边走了。硕大的书包垮在背上,枯干的头发被黑旧的皮筋低低的扎着;校服有些大,装着单薄的孩子,被风裹着,越发瘦小的身影,走的飞快,越走越远。
  注意她很久了。每天上课,别的学生无论怎样“备受打击”,毕竟是孩子,灿烂的笑容总会在眉间停驻;尽管他们也会被成长的火苗灼伤,为分数焦灼,也会做着无病呻吟的感伤,但掩饰不住内心的阳光和希冀,健康快乐的挥霍着青春的日子。她,坐在角落里,稚嫩、红白的小脸上满是忧郁和落寞。像一枚小小的土豆,卑微而安静地蜷缩在教室的一个角落里,向隅哀叹,远远的打量着别人的欢闹和幸福,有着不合年龄的孤僻和冷漠。
  回家打开一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软软的坐在沙发上,颤抖着双手,又看了一遍。电视剧一样的情节,在我眼前闪烁不定,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家里跌宕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步步惊心。
  在这封信里,她很平静的讲述着关于自己家庭的故事。语气哀伤也沉稳,酸楚而平静,有历练已久的坚强和大气。
  四个大小不一的姐妹,一个几年吸毒史且参与贩毒的父亲,打死也不离婚、终日以泪洗面的母亲,没有钱来维持生存和读书的困境,将要嫁人的处境,对生活的无奈和对生命的无所谓:
  前些年,父亲开大车跑长途,生意红火,家里的光阴蒸蒸日上。母亲在家里务农,总是把家里拾掇的干干净净,利利索索。这个精明能干、好强智慧的回族女人,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们重复祖祖辈辈们贫穷、无知、愚昧的一生,梦想着让自己的四个孩子都上学,最起码都要读完高中;也祈盼中间的一两个能够考上大学。她们姐妹几个,努力上进、健康快乐,睡梦里也听得见幸福在水缸里冒着泡泡的声音。
  渐渐地,跑大车的爸爸回来的次数少了,拿给家里的钱也越来越少。村口人们议论讥笑的话语传进耳里的时候,她和妈妈还不相信爸爸会去吸毒。接着流言就被证实,卖车的人上门要转户手续,父母争吵升级为大战,家无宁日。一家人全被卷了进去,包括所有的钱财以及对生活的信心。
  当她眼睁睁看着“四桥”车被别人开走,母亲给车上绑的红布条子被撕扯下来,踏在争吵的人们脚下的时候,传来父亲被抓的消息,母亲晕了过去。醒过来,就出去借钱赎父亲回家。他回来了,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给老婆女儿们诉说自己被骗的过程:跑大车很累,朋友给了一支烟提神,又解困又解乏,感觉很神奇。然后,给这个朋友带了几次货,回报丰厚,让人心痒痒。钱来的太容易,渐渐就不跑车了,想走轻松赚钱的道。借了几万元的高利贷,自己单独跑了一趟,很幸运,赚了很大的一笔钱。胆子越来越大,就借更多的钱卖货;货太多,销路不畅,自己也吃上了。货完了,钱也完了,于是血本无归,债台高高。当着父母妻子儿女的面,父亲跪倒在地,发誓赌咒的说自己会戒掉的。亲人们很快就相信了他,作为儿子丈夫父亲,人们有理由相信他会用理智和良知战胜毒瘾。
  日子似乎还可以敷衍着过,平静而艰辛,紧凑而稳定。两年后,家人借债翻修房子,让父亲去卖材料。等家人发现时,他已经被一吸毒的亲戚拉拢,在贩卖毒品的路上勇往直前了。第一次去成都,货没有到手就被全部没收,人进了拘留所;第二次去云南,接货的地方都没有到,同伴就进了监狱,他侥幸逃脱,一路惊吓中回到了家。
  鸡犬不宁的日子就是可怕的梦魇。对于吸毒贩毒的父亲来说,一切都是无所谓,他提出离婚。母亲知道离婚就是不归路,怎么也不同意。父亲大打出手,眼睛红着,提着刀,把院子里的苹果树砍得白木横飞。整洁漂亮的院子被债主收走了,家没有了,眼泪都流干了。母亲无奈的带着四个孩子在城里打工,唯一的希望就是孩子们有书读;可是赚钱太不容易了,生活难以维系;奶奶给她找了个婆家,说好礼钱是8万……
  我站起来,拿着满是泪渍的信纸,无言地在地上转来转去。风声渐渐大了起来。窗外,轻飘飘的碎屑、杂物在风中飞来飞去;一只麻雀瑟缩着翅膀紧紧抓住树枝,被风卷着摇摇摆摆,站不稳身子。
  她说:老师,每次听同学说爸爸这个词,我都不想听。爸爸这个人没有救了,他让人又可怜,又憎恨。我好恨这个世界,恨所有的一切。感觉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意思。或许双眼一闭会更轻松些吧……
  老师,从小到大,人们都说我长得像个红苹果。我多么想做一只红红的苹果啊,安静骄傲的挂在树上。我妈妈常常说,你们好好念书,不要和我一样,一辈子土豆命,土里刨食吃。现在看来,我和我妈妈一样,就只能是个土豆,被埋在深深浅浅的黄土里……
  老师,我的生活无法保障还不要紧,最重要的是精神没有支撑。这样下去,妈妈最终会离婚,爸爸最终会坐牢或者抽大烟抽死。我知道我的学业随时就会停止,所以对自己的学习生涯不报任何希望和幻想。但我能够认识您,做回您的学生,我真的很庆幸。
  老师,如果我嫁人的彩礼钱,能够解决家里的现状,能够让妈妈稍微高兴一点,能够让我妹妹们完成学业,老师,我就嫁了。我奶奶一直看不起妈妈,说她生的全是女子,没有儿子顶住事情。我是老大,就做个能顶事的土豆吧。我认命了!
  ……
  寒流来了,大风呼啸,一个红色的塑料袋子被抛上抛下,挂在树枝上,吹得呜呜地,大声嚎叫。屋里静悄悄地,鱼缸里的金鱼看了我一眼,依旧摆动着尾巴,懒懒的游着,它的世界永远是安闲无忧的;“哗啦”一声,水被吓了一跳,身子就摇摇晃晃的,娇嗔的瞪了鱼一眼。
  回了封信。我不知道怎么说,只是些劝慰性的语言,“自爱自强”“正视现实”这些词在纸上趴着,干巴巴的,就像失去水分的苹果。
  几天后,我们学习《荆轲刺秦王》。讲到“易水送别”,不知为什么,我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她抬起头,定定的盯着我,笑了一下,有些凄然。我拿着粉笔的手,扬了几次,颤颤巍巍,狠狠的写着板书。就听见下面的学生笑着说:老师,写错了,写错了。
  晚自习后,我叫她到办公室里。她怯怯的喊了声“报告”,进来了。我说:xx,你坐下。她不坐,站在我身边,低着头,眼泪喷涌而出,滴在水泥地上,一滴一滴,濡成一大片。
  我说:老师支助你读完高中,好吗?
  她不说话,哽咽着,慢慢靠近,伸手抱住了我,紧紧地,紧紧地。我顺手擦着她的眼泪,手指触过,皮肤苹果般的光滑。
  第二天,她的座位上就空了。满当当的教室里,那个空出来的座位,黑洞一样的张着,晃着我的眼,我的心。
  听班主任说:xx的妈妈打电话来说她女儿不想念书了。
  两周后,课代表来抱作业,神秘地说:老师,我今天在街上看见XX了,她带着白帽子,和一个男人手拉手,说是买结婚的衣服呢。她跑了很远,就买了一个苹果,让我捎给你……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大大的红苹果,放在办公桌上。笑着说:你看,你看,苹果的笑脸。正宗的红富士,红里带白,甜嫩的让人想起一切关于美好的字眼。
  寒流过去了,阳光照旧暖暖的洒进窗棂,一片明媚,这个冬天并不冷。我拿起苹果,慢慢的咬了一口,泪眼朦胧……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