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重视的教育问题:孩子,你真的好可怕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2次浏览 0个评论

  在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沉重的。我原本以为孩子们都是纯真善良又可爱的,可这件事的发生却深深地刺伤我的的心灵,使我不得不重新思索当今孩子们的思想道德现状,不由得为他们担忧起来。要给大家清晰地讲述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看非得勾起记忆中那些千丝万缕的联系,就让我先从眼前遇上的这件尴尬事说起吧。
  在我的意识里这一天同样是一个充满阳光和愉快的一天。下了课,我照例回到办公室准备喝杯水润润嗓子,因为老师们上课时大嗓门讲课已是必备的条件,为的是让所有学生听得清你讲的是什么,因此,我也不例外。下课了,利用课间休息赶紧喝杯水,一是润润嗓子,准备再上再战,二是提提精神,稍作休息。当我正要举杯痛饮的时候,我的几个学生火急火燎地跑到我的跟前,亟不可待地说:“老师,不好了!”我的心咯噔一下就绷紧了,是谁发生意外了吗?我赶忙问:“发生什么事呢?”
  “我们刚才上厕所时,突然发现墙壁上有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我感到很惊奇,“是哪个不懂事的小鬼写的?
  “不知道,反正写得比较模糊。”
  “既然一时找不出是谁写的,先把它擦了,以免造成更大的影响。”我说得义不容辞。
  “不行,你去看看吧!或许能辨认出是谁写的……”
  在一群替我抱打不平的小鬼面前,我不得不屈服了,因为他们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老师,我不能凉了学生的热心。我吩咐一两个学生带上抹布和水,跟我一同去校外的厕所。
  我们校园小,一直没能修建一座供学生使用的厕所,只能去校外村委会旁边的公厕,如果不及时擦掉这可耻的字迹,将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呀,我一边走一边想,不禁加快了脚步。
  走进厕所,顺着学生指给我看的红砖墙墩,仔细端详后果然看出了墙上的字迹:***是猪。顿时,我的头一阵眩晕,简直像是被人打了一蒙棍。幸好有我的学生在,我强打精神,用话语自嘲道:“啥时把我的名字写到天安门城楼上去,他的本事才算大呢!”随即引来学生一阵好笑。
  本来我想这件事就这么不着边际地划过,我也不想提及此事,可当我回到教室后,我的一班学生不答应,他们个个群情激奋,摩拳擦掌,俨然一副不把此人揪出就不善罢甘休的架势。面对这种情形,我也不得不表表态:“同学们,我首先肯定,做这件事的人不是个好学生,希望他今后不要犯这样的错误了,大家也引以为戒,因为尊敬老师,这是学生最起码的道德要求。”话音刚落,几个学生便坐不住了,他们七嘴八舌地说,“这肯定不是咱们班学生写的,写字的另有其人……”“老师,你想想平时你批评过谁,谁会跟你过不去?”“这还能有谁?不就是马**吗?”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刹那间,我的心里涌起千层浪,一种不可名状的愤怒催逼着我,把我再次带回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报告?”
  “进来!”
  放学了我正批改着作业,一位我们班的女生神神秘秘地走了进来。“放学了,还没走,有事吗?”
  “老师,你心里要有准备……”给我又是一个紧张。
  “说吧,我还挺得住”我诙谐地一笑。
  “我刚才听见马**骂你了……”我不由得警惕起来,因为事关马**学生的事情,我不敢轻视怠慢,一提起这个学生的名字我就会情不自禁地绷紧神经。不是说我怕这个学生,是因为此生特别棘手,我已经多次领教过此生的手段。不容置疑,这位学生将马**和谁在那里,说的我什么坏话都一五一十说得清清楚楚,这还用得上分辨事实的真伪吗?我再也坐不住了,心乱如麻,我很想不通马**,她曾经是我带过的上一届的班长,我一直待她不薄,一直捧她在手心,一直很信任她,直至发生一件出乎我意外的事到他们升级,我都任用她做我们的班长,现在倒好,我却成了我用的班长的攻击对象,这不是恩将仇报吗,这如何让人接受得了,忍受得住呢!如果不是发生那次意外,让她的丑行曝光于众,她或许不会记恨我,我们或许还会相处得融洽一些吧。
  那是我刚调入本校接管的一个班级,起初对班级的学生不了解,就顺便起用了原来的班干部,包括班长马**。但在以后的半学期里,我越来越觉得她好像不是我的班长,而是她们原先班主任的班长,原先的班主任就是现在给他们带数学的老师,与我同姓,也姓吴。原本五百年前是一家,我们又同带一个班,理应团结协作,齐心努力,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她跟我之间常常为了班级的管理而意见相左,甚至连学生也感觉到了我们的分歧和矛盾。在这种前有阻挠,后有压力的困难中我艰难地进行着班级的管理和建设。我也试着企图通过搞好我们二人的关系来减少我工作的压力,但我的盛情却遭到更为冷酷的打击。她居然张口向我要回她的班级,要她做回原来的班主任,我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严词拒绝了她的狂妄要求。我想,你不是太目中无人了吗,你能当,我为什么就不能?你既然做得好,为什么被我替代了呢?你看看把这个班的学生都教唆挑拨成什么样子了!难道你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从此,我们貌合心离,我不愿,更觉得她不配做我的搭班。
  显然,大人的举动逃不过机灵的孩子的双眼,当他们确信他们原来的班主任与我分道扬镳以后,便更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更可气的是现在还做我们班长的马**,她对班级的事务也不那么精心了,听着是个班长,却一点给我这个做班主任的当不了好助手。也许是我不够狠心吧,我就是下不了她当班长的官,因为,据我所知,她自一年级到五年级一直是班长,舍此取谁?我的顾虑可能多了些,人家这么一个好班长,我怎么说卸就卸呢?仁慈,往往给我埋下了不堪设想的祸患。
  步履艰难的一年总算过去了,我终于跟自己班的学生熟悉了,学生们也渐渐开始比较信任我起来。还不错,我所带的语文成绩平均分达到了93.6分,优秀率为97.8%,我正满怀信心地准备跟班升级时,我的愿望因为人的飞短流长和危言耸听而泡汤了。可惜,这个班又要换班主任了,但却不是他们原先的吴老师,在新学期开始,她已不知去向,我也没打听过,因为,彼此忘了对方最好。
  我是个伤不起的人,曾经的伤痛我不想再提。
  现在我已经带上了新的班级,我很乐意做孩子们的大朋友、大哥哥,继续做好他们的父母亲,照管好他们。这个班的学生们也很讨我喜欢,我觉得没有比现在更叫我舒心惬意的了。然而,令我不痛快,搅扰我心情的人物还时不时闪现在我的身边,使我不能开心颜,我真是苦呀。说起马**,那好像一直是我揪扯不断的痛。我们的过节,其实不是我的错,是起由于一次意外的发现。一个学生在打扫卫生的时候,无意中展开一个揉皱了的小纸条看了看,如果把这个纸条当做垃圾倒掉的话,我和马**也不会有太大的误会。但偏偏那个好事的学生竟然公开读起了纸条上的字——吴**,我恨死你了,我要揍扁你!漫画是一个怪脸。当着全班学生的面,我能不失自尊吗!
  “谁写的?”我怒不可遏地问。没人回答,一个学生说:“你看笔体就知道是谁的了”,在关键时刻,总有聪明的学生替你醍醐灌顶。事情当然查清了,只要我想做的,我终究会弄个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原来是我一直看好,一直信任,一直支持的我的班长——马**。我快要崩溃了,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明摆着的事实。别人做这事我能理解,也能接受,可——就是我们的班长,竟然辱骂我,说恨死我了,我的天啦,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仰天长啸……
  我似乎一直在挑战自己容忍他人到何种程度的极限,这次,我同样的,选择了继续以宽己之心去宽人,“我想孩子们犯错,有时是出于无心的”,这是马**的妈妈事后向我道歉时说的原话。我还能怎样,继续忍耐,继续高风亮节,大人不计小人过,怎能跟孩子一般见识,我也想,他们毕竟还是孩子。为了不带给孩子心灵的创伤,我还心平气和地开导她不要想不开。
  我的仁慈并未换来好的回报,反而让那些心胸狭窄的更变本加厉、耀武扬威。这不,有人又告马**的黑账来了。我这次绝不轻易放过她,太猖狂了,胆敢欺负你们的老师!我出去把马**叫了进来,劈头盖脸地问:“你骂我没有?”不吭声。
  “你既然敢骂,就敢承认!”嘴唇紧闭,都快憋成一个青包了。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你要不停地骂我?”宁死不屈,奈我何如的一副样子。
  我正要继续追问,谁知她却转身逃走了,我追了出去。看她能跑到哪里去,简直都快成精了!我一直尾随其后,我打算去她家把这件事说清楚。但我还是担心,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呀,在人想不开的时候做出傻事,这样沉痛的教训还见得少吗?
  我的这次不受欢迎的家访并未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人家的妈妈坚决否认她的孩子有骂人的现象,还说孩子在家里是怎样怎样得乖,如何如何得听话,她在家里是一直教育孩子要尊重老师的。我还能说什么,我想做家长的怎能如此护短,包庇孩子,纵容孩子呢?我无言以对,愤然离去。
  事过不久,厕所墙壁上出现骂人的话了。还能有谁?不就是马**吗!我想这人怎么这么肮脏呢,骂人都不捡个干净的地方,岂不知自己的做法与臭不可闻、见不得人的厕所有何二般?
  我正被此事搅得毫无食欲,闷闷不乐时,手机铃声铃声突然响起,“喂,是吴老师吗?”
  “嗯,你是?”
  “你说要看学校的监控录像,看到是谁在墙壁上写字了吗?”
  “我还没看了,吃过饭就看。”
  我突然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好奇怪,我连忙问:“你是谁呀?”
  “我给你说,是杨*写的骂你的话”,我终于辨清是谁给我打电话了,不就是李*吗。
  下午,一个学生刚到校就跑来向我报告李*的事,“老师,李*向你承认错误了吗?”
  “李*说是杨*写了骂我的话呀?”我说。
  “老师,李*说过要向你承认错误的。”
  我恍然大悟:李*给我演了一出贼喊捉贼的戏呀。原本是想打电话承认错误的,但听说我还没查出真凶时,竟随机应变、将计就计改口成检举揭发了。可李*怎么也没想到有学生及时向我报告了她曾有过的真实想法。当我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自言自语地说:“现在的孩子真可怕呀!”我倒要看看她李*还怎样继续往下演这出戏?
  为什么我就这么肯定地说是李*干了这件事呢?在“壁骂”事件前,李*就单独对我说:“在这周的某一天杨*将要在墙壁写骂你的话了。”
  过去一周了,我问李*:“你说杨*要写骂我的话了,怎么不见写呢?我故意这样责问她,因为我知道她和杨*早就结怨过深,我也不想再听到她诋毁同学了,奉劝她还是收敛收敛自己的言行吧。她却执意地说:“杨*会写的,你等着瞧吧!”结果,李*终于迫不及待地替杨*完成了这个诺言。
  你看,自己做了坏事,还一定要嫁祸于人,还要接老师之手达到惩罚他人的目的,“借刀杀人”的伎俩还不够可怕吗?我想,小小年纪竟会想出如此计策,即使看过《三十六计》的成年人,也不见能得心应手地使出这般卑鄙无耻的手段!
  真可惜,我们小时候那种天真无邪、两小无猜的纯真善良,在今天的孩子身上已经很难看到了。(字数:4184)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