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片梨花林(琴台文艺)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21次浏览 0个评论

  这是步家坝大集体时全生产队最大的那一片梨树林,就在大山脚下,铁路两旁。梨树林稀稀疏疏,高高矮矮,树下面是并不肥沃的沙粒地,于是种上了洋芋,豌豆,小麦等等。洋芋似乎比较适合在这样的土壤里生长,临近过年的时候,人们平整好土地,将洋芋种放进浅浅的土穴里,轻轻盖上一层薄薄的土。当然这还远远不是梨树开花的时候,那鹅黄鹅黄嫩绿嫩绿的小叶片更是不见半点儿痕迹,只有光秃秃的枝干干涩地站立着;没有谁愿意多看一眼,或者根本就没有人正眼看一下。此时正是早春时节,冻风时作,很多时候绝不亚于寒冬;但它们仍然倔强地挺立在寒风中,独傲风骨,守望着希望,毅然昂起不屈的生命——仰望梨花烂漫时,遥望青枝绿叶果飘香的景象,那一个个圆圆的、葫芦形的甜甜的果子,土黄土黄的,青嫩青嫩的;缀满了梨树,压弯了枝条。
  
  掐完最后一次豌豆尖,梨树林里匍匐在地面的豌豆苗也蓬勃生长了起来,仿佛一夜之间就窜出了长长的藤蔓。不多久,便开出了五彩斑斓的豌豆花,紫罗兰的,粉殷殷的,黑郁金香的,白扑扑的,花花绿绿的一大片,像无数只彩蝶停歇在翠绿的小小叶片之间,扑动着几片扇形的双翼,闪闪烁烁。麦苗也像不甘示弱,“刷刷刷”地抽出了青嫩的麦穗,点缀着细微的花儿,嫩黄中透着青色,嵌在青青的瘪瘪的麦粒和长长的麦芒之间,发散着一阵阵清香。其实,梨树开花大约也就在这前后。看吧,它们抖擞抖擞精神,脚踏实地,蹲蹲身子,卯足了劲儿,耸耸双肩,惹得枝条心里直痒痒,迫不及待地在枝丫上顶出了小小的花蕾。这不,连梨树叶片也不等了,竟然一溜烟似地先跑了出来。它们一个个顽皮地晃动着小脑袋,碰落晶莹的露珠,眨眨水汪水灵的小眼睛。阳光下,它们暖暖地摆出各种姿势,斜躺着,直立着,倚靠着;或相对而坐,双膝相平,或隔枝相望,眉目传情;月光下,它们沉醉于月色的朦胧或清洁,懒懒地睡着了,喃喃着梦呓,更纳天地之精神,吸日月之灵气。有时����,春雨入夜,润物无声,在雨露的滋润下它们或许梦想着明天清晨就会打开小小的蕾谷蕾苞,撑开一朵朵小伞,张着小小的芳唇,对着人们清芬地笑着呢。
  
  我最怀念梨花盛开的时节,走进那一片梨花林,一望无际,层层叠叠,仿佛徜徉起朵朵雪花,纷纷扬扬;又宛如一场梨花雨,飘飘洒洒;她们舔舔头顶、吻吻前额、摸摸眉毛、碰碰鼻尖、挠挠后背……这一场雪,这一场梨花雨哟,轻轻地包裹着我的整个身子,似乎要将我溶化在这纯美的花海中;看吧,她们从从容容,晃晃悠悠,又一瓣两三朵从我的身体悄然滑落,低声喘息着沉吟着。我恍惚置身于“千里冰封”的北疆风光,久久,久久,……我的思维被冻结了,思想被凝固了,我一句话也不说,一句话也不想说,一句话也说不出……静静地,默默地,伫立在梨花树下,屏住呼吸,哪怕是一丝丝细微的游丝般的气息。我呆看着,傻望着,凝视着这洁白的小小精灵,任凭她悄悄在我淡蓝色的心海绽开一点点,一串串微微的晶莹剔透的清涟;在梨花树林里,细细聆听梨花的心声,那是灵魂与花魂无声的对话与神交——心有灵犀,不需要一句话,一个字也多余;就这样默念着,不染一点尘埃污秽,清澈纯净,犹如一个个透明的水晶体,随着我的心儿飘零,缓缓着地,轻噬着我心灵的春泥,呢喃耳语。心里不由得流淌出下面的清流:站在树下/聆听梨花的心声/洁白的鸟儿纯净透明/在午夜的黄昏/清丽的梦境忽远忽近/溅落朵朵白帆/承载着生命的春天/天路的尽头/小小的星星划过一道弧线的亮光/陨落幻化为春晨清亮亮的露珠/采撷下凄婉而清美的花朵/故乡是那样的遥远/浸泡了我生命的魂灵/——蜿蜿蜒蜒/永恒地流走在山的那一边……
  
  抬头仰望,一树树梨花,尖尖的树顶,一簇簇,一堆堆,盛开着一座座清丽的花坟。我眼前恍然浮现了一幕景象:我倚靠着小小的花锄,翻挖着鲜鲜的泥土;手握青青的兰枝,拨弄着点点花瓣埋于香土之中,……此情此景,我掩面涕零,不禁长声太息:我今葬花独一人,我埋葬了幽幽的梨花,也埋葬了我的一片纯情,或许会连同我洁白的花魂羽化为白色的仙鹤点点,洒播于我二月的原野,在来年的春泥中孕育着更纯更美的花儿。
  
  故乡那圣洁的梨花,是我心灵中纯净的童年,永恒的故土!是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