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再拥有,亦就无所谓失去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4次浏览 0个评论

  楼下车棚杨大妈养的小猫生崽了,各色各样,憨态可掬,煞是可爱。大妈见我喜欢,就问要不要领养一只回去,我连忙摆手。
  
  其实对于饲养小动物,我是有些怕的,而这怕并非是怕麻烦或者嫌它们脏什么的,而是怕分离。我知道但凡家养的动物都是有灵性的,养久了必会有感情,但常常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结局很难圆满。心肺在一次次的被撕扯过后,便心生恐惧出来。
  
  1
  
  小时候一家独居,既没有左邻也没有右舍,自然也不会有年纪相仿的玩伴一起玩耍嬉戏,家里饲养的那些小动物便自然而然的承担了玩伴,这一幼年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角色。
  
  最先带给我无比快乐与伤感的是一只带有棕色花纹的小羊崽,它是我家饲养的母羊所生。我是带着好奇几乎目睹了它出生的全过程,而当它落地后慢慢蹒跚着站起来的瞬间,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那别于其它小羊的棕色皮毛在阳光下奕奕闪亮,柔柔的细细的,使人产生一种伸手摸摸的冲动。那稚嫩的咩咩咩的叫声音乐般划过耳际,似撒娇的孩子寻求母亲疼爱和保护的絮语……欢喜倾刻弥漫心间。
  
  这是一只极具灵气的小羊,与我之间似乎有种与生俱来的默契,我跑跳翻跟头,它会跟着又蹦又跳,如果我找不到它,咩咩的唤几声,它听到了会立刻咩咩的回应着从某个角落里蹦出来。我唤它几声,它回应几声,我那时十分热衷于这种游戏,常喊常唤,乐此不疲。每每听它回唤,看它绕圈蹦跳,心中十分惬意。
  
  它一天天长大,快乐一天天持续,会吃草了,不再总是依偎母亲身边一刻也离不开了,我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喂它,我出去玩会带着它,我去拔猪草会带着它,它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玩伴、朋友。
  
  然而使那时小小我意想不到的是这种属于我的小小幸福和快乐有一天会嘎然而至。我不懂当时的家境绝对没有到把羊当宠物养的程度,也不懂生计的艰难,世事的不易,只知道那天不管我怎样的哭泣、恳求、哀嚎,父亲还是头也不回的把小羊牵到集市卖掉了。我小小的心伤到了极点,为此憎恨和厌恶了父亲很久。
  
  2
  
  老鼠猖獗,母亲从亲戚家抱回来了一只狸色小花猫。初来,喵喵叫着,声音细而微弱,四周环顾着这陌生的环境,眼神惊觉,充满怯意,看这情形,怜悯之情幽生,急切的伸手想去抱抱,给与它一丝温暖或安慰,它却极不领情,胆怯的一下子躲闪开来,一溜烟的奔到床底下,藏在角落里,千呼万唤,不肯出来。后来弄些猫食过来,放到床边,再唤,到底还是饿了,探出毛绒绒的小脑袋,试探信的闻闻,终于抵不住美食的诱惑,伸出舌头咂巴咂巴舔卷起来,样子煞是可爱。我的兴趣一下子被它吸引了过去。
  
  养猫之后发现,猫除了逮老鼠之外,平日里其实是一种特别调皮的小玩意。比如故意躲在墙角边沙发后,然后猛冲出来抱住你不经意间翘起来摇晃着的二郎腿,似乎你那晃动着的脚丫就是一只美味肥鼠,假装撕咬一番;比如你针线箩里的棉线球,它会用爪子拨弄来拨弄去,使一把强劲,将球快速的弹出去,而后一个箭步上去,又把它逮回;比如蹲坐着干洗脸半立着够�橼上晾晒的玉米;比如冬天的午夜揭开你的热被窝硬往里滚;比如窜上树去抓树上的小雀爬下地来佯攻地上的小鸡;比如那天恰巧兴致不错肚子不饿,逮着个老鼠后,一遍遍的放了再逮,逮了又放,直至猎物魂飞魄散;比如阳光灿烂的午后,懒懒的蹲在你膝上伏在你怀里,“呜呜呜�呜呜呜……”享受和回应着你给与它的温柔而怜惜的爱抚……
  
  全家人都十分喜爱的这只狸猫,可是老天却给了它极为悲惨的结局。
  
  或许是太专注于玩耍嬉戏,又或许是正在全力以赴的追逐逃窜着的猎物,否则一向矫健敏捷的它怎么会躲不过疾驰而过的摩托车?当我听到惨叫声飞奔过去的时候,看到的景象这辈子不可能忘记:它前腿以后的整个部分像张大饼样摊在马路上,哀嗥着,前爪匍匐在地,一次次的做着爬起来的姿势,但断了的脊梁残了的后腿显然不再承载它身体的重荷,这样的动作只是更为强烈的增加了惨烈的气氛。我的眼泪滚落而下。
  
  随后赶来的家人也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痛苦挣扎而束手无策。惨叫和哀嗥了一夜之后逐渐痛苦的死去。
  
  好多天,那惨叫声和哀嗥声一遍遍在耳边荡啊荡的,挥之不去。
  
  3
  
  舅妈家的表哥养了一窝兔子,有黑有白,蹦蹦跳跳,很像童话故事。我缠着也要养,母亲同意了。我兴奋的抱回了两只,亲自在院子里挖好洞,造好窝,将它们放养进去。
  
  割草,喂食,放风,成了我新的生活主题。每每看它们快意的进食,闲散的在地面蹦跑,感觉没有比这更惬意不过的事情了。而更让我惊喜的是抱养它们不久,窝里就是多出一群黑色的小不点出来,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它们生了一窝兔宝宝,仔细数数,哈哈,一共有十一只呢。每天点名数数观察它们的成长是这些小生命赋予我的生活的新内容。它们长得很快,几乎一天一模样,让人惊叹欣喜。
  
  那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揭开虚掩的窝盖,急切的弯腰探头寻找它们的小模样,而令我意外的是却不见那些小不点的踪影,一个也没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腾的从心中升起,但我还是说服自己不会有事,也许它们躲在小窝里睡懒觉呢。那两只大兔子当初不满我给它们做窝的布局,住进去后自行做了修善,在四周又掏了几个深浅不一的小洞,那些小洞就像它们的卧室,常爬进去休息,而我原来挖的大窝倒成了餐厅或者运动室,吃草或活动的时候会常在这儿出现。想它们或许在小洞里,准备去柴房找个东西捅捅看,“哇呜——”进柴房没几步,柴堆后面忽然传出猫的警戒叫声,那是猫正吃老鼠时如果有人靠近惯常发出的声音。家里现在没有养猫,是不是听错了?想弄个究竟,绕到堆后,一看不由得气血上涌,操起一把扫劈头盖脸的拍了下去。“喵呜——”一把只猫惨叫着逃了出去。那地上,整齐的摆放着一排毛绒绒老鼠般大小的东西,正是我那些可怜的小兔子。那只愚蠢的野猫,一定是把它们当成了老鼠逮到了这里。我悲戗的呆在那里,欲哭无泪。
  
  4
  
  后来上了学,注意力和兴趣慢慢转移,不再关注家里饲养的那些小动物。但曾经珍爱过的那些小东西,在一些闲暇的时刻,却会不经意的从脑海里一一蹦出来,鲜活鲜活的,快乐而感伤。
  
  消亡,是每一个生命的必然走向,然直面这种结果还是需要勇气。若不拥有,亦就无所谓失去。不如就此放弃拥有这些小生命的贪婪,听从缘分的安排,如果相遇,那么停留,欣赏,然后欣然离去。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