蛾语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3次浏览 0个评论

  <一>
  
  她奋力的抖动着双翅,茫然的向前飞着。满目里看到的仍是无尽的黑暗。虽然翅根有些酸了,口也有些渴了,但他不敢贸然的停在哪一处。她知道一只蝙蝠抑或一只壁虎,甚至一只蚂蚁,都可以结束他的生命。如果有一些光线就好了,哪怕只一下,只照一下让我看看周围那里可以歇歇脚就行。她这样想着。她太累了,一边飞着的时候,她就一直这样想着。以致最后双翅麻木的同时,头脑竟也有些模糊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扇动着翅膀,不知道是在空中还是趴在了一片树叶上。这样很危险!她提醒着自己:这样很容易掉在地上,成为那些卑鄙的小小蚂蚁们的腹中餐。她抖了抖精神,还好,耳边有呼呼的风声吹过,是在空中。
  
  忽然,远处有一团昏黄的光线。该不是眼睛也花了吧?她用两只带着毛刷子的手很快地擦了一下眼睛,不错,是一团光。她的精神也为之一振。太好了!她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加快了速度,向着那团光冲去。
  
  <二>
  
  自打去年冬天起,她就一直躲在自己呕心沥血吐丝编成的屋子里。虽然外边不时有呼呼的风刮过树枝的声音,也有雪簌簌从树枝落下的声音,但她一直对来年的春天充满着无限憧憬。她想象着自己在温暖的阳光下从茧子里钻出来,抖动着小巧的翅膀飞舞在林间草地。虽然比不上蝴蝶那么漂亮,但她还是会满足的,因为她想象中的世界是那么绚烂!
  
  在她这样耐心的等待和充满美妙幻想的时候,春天终于到了。她也终于如愿以崭新的面貌来到了这五彩缤纷的世界。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世界同时给她开了新的一课:往往在她忘情地舞动在花丛间想去追逐蝴蝶姐妹们的时候,总是有一双尖嘴忽然就从天上伸了下来。而在她慌里慌张勉强躲闪开去还惊魂未定时,蝴蝶们竟然投来一片嘲笑的目光“看那只蛾真滑稽!”蝴蝶们讥笑着。这令她很是伤心,为什么要叫她蛾呢?同样是一个家族的,难道只因为自己的翅膀小了些就该被用如此难听的名字来称呼吗?何况这样污蔑她的还是自己心目中一直崇拜的同宗姐妹。就连那些笨手笨脚攀爬在花枝间偷食花蜜的蚂蚁们,也阴森森的盯着她丰腴的身子。它们不时的交头接耳,悄悄商议着什么,即使听不见它们说什么,从它们猥琐的眼神中也能看出它们不安好心。这原来是一个无情和险恶的世界啊!
  
  从此她吓得白天不敢出门了。那灿烂的阳光不属于她,她只能在惨淡的月光下抖抖翅膀;那清香的花蜜不属于她,她只能吸食夜间的露水解渴;那些羡慕的眼光也不属于她,她只能躲在别人看不到的阴暗角落里。那些曾经令她生畏的黑夜,如今反让她感到更自由更安全了。
  
  <三>
  
  现在看到前面这团光,她竟浑身充满了生力,情不自禁的兴奋起来。她于是知道,对于光的向往,原来一直还埋藏在自己的心底深处。
  
  近了,那光线也变得有些刺眼起来,似乎有一股温暖的血液从那团光线中直射进自己体内,使她不能自持。她奋力冲了进去。电光火石间,她只看见那光的最中心有一处黑暗,一根顶端发红的柱子蟒蛇一般地立在黑暗的中间。还来不及细看,也来不及细想,就听见“扑哧”一声轻响,她随之闻到了一股什么东西烧焦的刺鼻气味,同时,她由那团刺眼的光圈,向着下边无尽的黑暗坠去。
  
  <四>
  
  待她醒过神来,自己已跌在冰冷的地面了。她仰起头审视着那根发红的蛇头,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只蜡烛。她扑了扑翅膀,没有飞起来,她又用尽了所有的气力,身体还是只在原地打了个旋儿。她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后背,完了,一切都完了!那曾经令她无比感激无限自豪的翅膀,顷刻间竟被烧得只剩下一小片了,还不如干树枝上在风中抖动的一片残缺的枯叶。
  
  她不愿相信自己的生命就这样到了尽头。她想象着自己被一群蚂蚁架着拖进它们地狱下窝里享用的痛苦,浑身不由得打了个惊。为什么会这样啊?她不明白命运为什么在赐给她这双得意的翅膀之后,又迅速让她陷入到失去的痛苦之中。翅膀,蚂蚁,天空,地狱······她的脑子剧烈地疼痛起来。不能是这样的结果!不管怎样死去,也不能丧在了那些卑鄙的家伙口中。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她感到头脑清醒了许多,仿佛浑身又恢复了些许生机,于是她吃力地向着那团火光慢慢爬去。在喘完最后一口气时,她终于爬到蜡烛的顶端,滚烫的火焰烤得她吸不进一点儿氧气。她又刷了刷模糊的双眼,定了定神,用尽仅有的一丝力气,向着火光的中心,纵身跃去······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