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里的小夜曲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4次浏览 0个评论

  午夜一点,风有凉意。白日里繁闹的街市已睡意沉沉,目所及处是下了中班匆匆赶路的人,尽管夜色充斥着宁静的平和、恬淡的舒适,但有谁能用心去感受。
  
  车行花坛,忽然,一阵悠扬的萨克斯风传来,乐曲竟是那么熟悉那么令人牵肠挂肚,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青少年烂熟于胸的日本民歌《北国之春》,此刻,萨克斯特有的旋律加重了乐曲淡淡的忧伤,在这宁静的夏夜,这加重了的忧伤传的更深、更远。一时间,我内心象被一把掏空了,感伤的情绪冲的双眼酸涩。
  
  二十年前,八个离家求学的女孩子聚在201寝室,忍受着对家乡、对亲人刻骨的思念,在教室、餐厅、标本间进行着艰苦的学业,晚上除非是疲惫已极,否则不敢入睡,因为201寝室下面即是存放人体标本的解剖间,恐惧对十八、九的女孩子来说是不言而喻的。年纪最大的玉玲姐对大睁着眼的学妹们说:“有一支歌,我想大家都会唱。”于是起头:亭亭白桦,悠悠碧空,微微南来风……一曲未了,一片唏嘘,于是,我们都唱,一遍一遍一遍,直到声音嘶哑。
  
  许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学姐、学妹们早已星流云散,音信全无,那首《北国之春》也成了过去时,因为人就在家乡,亲人就在身旁,繁忙的工作、家务也使人无暇去思念什么。有日上街,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就摇,摇的我头大,耳朵里充满既惊又喜的叫声:“是你?真的是你!?真的是你!这些年你们都跑哪儿去了?”一语未了,声已哽咽,我定神一看:“哎呀!林姐!”正是当年一同唱《北国之春》的学姐。
  
  此刻,在这宁静的午夜,是谁,是谁在感受着《北国之春》的思念和哀伤,我寻声望去,乐曲是从一辆出租车里传出的。车泊在路边,司机斜倚着车身,瘦高的身影,低垂的头,一支烟点燃了,却只是擎在手中,衬着夜的背景,象是一副孤独而深刻的剪影。
  
  我放慢车速,轻轻地、轻轻地从花坛另一边绕过了,不去惊动那“思想者”,渐行渐远,萨克斯风的《北国之春》依然行云流水般的飘过……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