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梧桐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3次浏览 0个评论

  清寒的街道,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人群,他们各自忙碌着,衬得我反倒像是个大闲人。没错,我的脚步看起来的确闲散了些,谁叫我就是这么一个慢性子的人呢?自嘲的撇了撇了嘴角,换了只手提包,边走边环顾四周。
  
  深秋的梧桐树叶,已经红透了,艳到了骨子里,看得人平添了几分暖意。可惜再过些日子,它们就要飘落在泥土里做“护花使者”了。应该感到惋惜吗?若是换个角度思考,能够在最美丽耀眼的时刻死去,也不失为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我正想得出神,几个戴着红领巾的小孩子忽然从我身边跑了过去,风中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多么天真烂漫的笑脸啊!心头突然酸酸的,好生羡慕又好生怀念
  
  秋天的梧桐树,绯红的叶子,漫天飘舞着,如影随形。孩子们迎着红叶,撒了欢的跑啊,跳啊,戏耍在回家的路上,无忧无路的唱着一支明媚的儿歌。我轻轻眯起眼睛,稀缺的光线在眼前浑浊不清,金色的云雾将我笼罩,儿时的记忆随着淡淡的光晕一幕幕重演。
  
  儿时的我,梦想成为一名画家。有一次,在水粉画的课堂上,老师要求每个人画出心目中的家园。我不加思索,便拿起铅笔,迅速勾画起来。三角形(房顶)+长方形(房屋)+正方形(窗户)=一个可爱小房子。同学们你瞧瞧我的,我看看你的,纯粹的笑声占满整个教室。这房子大家倒是画的相差无几,可周边的景色就五花八门了。有天上飘着云,满坡青草的乡间,也有围着篱笆的独院,还有河边的小木屋。我呢?我画了些什么?当然是秋天的梧桐树,巴掌似的叶片,稀疏的挂在树上,其余大半则随风飘落至石屋两旁,密密麻麻的铺着。一条蜿蜒的小路沿着石屋一直通到画面尽头。图画上方的一角,则斜着画了个圆圆的太阳。轮廓有了,紧接着调色,我试着将橘红色,土黄色调在一起,看上去缺乏真实感,不够明艳生动,就点缀似地加了点嫣红,这下子“意境”来的刚刚好。我满意地颔首微笑,一笔一笔仔细的涂上去,脑海里想象着自己和玩伴在红叶飞舞的小屋前,跳皮筋,踢毽子,玩捉迷藏。。。我陶醉了,沉迷其中,幸福的感觉一波接着一波。多么单纯的愿望,多么温暖的感受。那年的秋天,不像现在这样寒冷,这般孤独,而是暖的出奇,快乐的不言而喻。谁让往事随风,且一去不回头。。。正如我劝母亲的话,你爱吃的红糖糕,买得到相仿的摸样,却无法重拾你喜爱的味道
  
  童年的记忆是永远会被人悄然珍藏起来的,它在期待一触即发时再次的怦然心动,然后酸楚的做一次不舍的告别。小时候,总盼望着快些长大,丢弃枯燥的书卷,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当你真正长大,懂得了责任,认清了现实,才发现过了贪玩的年纪并不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是该走出艰难而全新的一步了。于是,愁思又席卷而来,势不可挡。终于明白了,人的烦恼是无时无刻都在沉淀的副产物。人注定要经过每一个阶段的历练,渐渐成长起来。接着在猛然间的触景生情里,傻傻的思念过去,或是呆呆的抱着一张幼稚的老照片,惬意的笑着,怀念且失落的丝丝痛着。
  
  人那,不就是种没事找事的动物吗?莫名的感伤现实,甜甜怀念过去。不想长大又如何呢?人生就是如此,有时候勇攀高峰,与毅力无关,只因你没有任何退路。生与死,美与丑,善与恶,从来都是相生相克的。没有人能轻易放下,全身而退,坦然的说一句:“死就死去吧!我就如此活法了。”这绝对是违心的说法,不过是说给别人听得一句气话。莫要忘记,口是心非是人的专利。
  
  乌龟和兔子的距离,一个天生快,一个天生慢,即是本来的差距。但当兔子停下,乌龟勤奋的爬行,这就是后天的努力了。浅显易懂的道理,没有人会弃之不理,就算他本身是只兔子,他仍然会继续追逐先他一步的兔子。人们就在这样的追追逐逐中耗费掉大好青春,只为安享晚年。想笑,笑不出来。想哭,也无甚意义。
  
  回首望去,秋天的梧桐树叶,早已物是人非。我不再是天真的孩童,而是复杂社会中的一份子,铠甲不离身的士兵。曾经同我一起赏红叶的小伙伴们?大概也都无缘相聚了吧?我使劲搓搓手,离寒冷的冬天,似乎不远了。红叶最灿烂的时刻,逝去之前的美好青春。
  
  谨以此文,缅怀童年。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