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风景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28次浏览 0个评论

  1
  因为天气阴沉的缘故,最近一段时间,心情也如同天气一般阴沉沉的,转瞬即逝的阳光所给予我们的温暖如同易碎的玻璃珠子一般,不经意间就从指间滑落了,所能握住的只有太多的失落,这些失落如梦魇一般牢牢地罩住了心灵。独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铺天盖地的黑,可是我却对它无可奈何。每次伸出窗外,想撕开这硕大的幕布的时候,所能触摸的只有无边无际的虚无,如果不是室内灯光的支撑,我的身躯也会被这夜色吞噬。借着电灯的光芒,我看到远方的树们,都那样静静地立着,一动不动地,好像有人给它们下了禁锢,于是,我的灵魂开始飘浮起来,在夜色中晃动着,旋转着,看得见脚下的土地,却始终踩不着。
  很多年来的很多个夜晚,我都一直这样生活着,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窗外的黑暗,心情总会颓废许多。日子是一天一天简单的重复,黑暗总在不经意间来临,这种重复就像早已安排好的剧本,日复一日地重演着。不知道什么时间,我对这种循环的重复竟然有了一丝依赖,但是我一直不明白,在这样让自己都恐惧的夜晚,我到底是在依赖着什么,是遥远的思念的感觉,还是这触手可及的孤独,我不得而知。
  不由想起了这些年来一个人走过的那些日子。面对着一个渐渐浮躁的世界,很多儿时的梦想都已远去,曾经拥有的那些快乐,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演变成痛苦。依稀记得童年时候的迷藏,我总爱把自己遮掩在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事实证明,更多的时候,我是成功的。当别人找不到我的时候,我的快感油然而生,年少的时候,不懂的孤独,可当往事一件件浮现的时候,我才感到,当所有的孩子都已经回家的时候,走在最后的我的被夕阳拉长的背影,到底有多少忧伤。
  
  2
  树林深处,一片狼藉。绽开的和没有绽开的,一个挨着一个,再也没有树上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距离。站在板栗刺旁边的我,看着自己的成果,一脸满足的笑容。
  有人说过,圆形是最具有安全感的形状,但是我始终不明白,上苍既然已经赋予了板栗圆球状的果实,可是为什么它们还要为自己披上带刺的铠甲。睡在一起的板栗刺球,都很安详,也很平静,没有风中的摇曳,没有雨中的声响。可是,这种表面的安详与平静,对我来说,确实莫大的挑战,因为我所需要,不是那些外形相似的球体,而是被那厚厚的铠甲所包裹的褐色的核。我无法用自己的肉体与那些尖利对抗,因为那些尖锐的刺会穿透我的肌肤,送给我一份锥心的痛。
  于是,我学会了使用工具,石头、棍子、铁锤,所有我能拿得起的器械我都一一尝试过了,在一次次的坠落运动中,原本坚硬的外壳粉身碎骨,原本尖利的刺一片片匍匐在地,在那些绿色尸体的中间,我找到了自己的战利品,失去了外壳保护的板栗,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般,被我轻易地送进嘴里,然后用来祭奠我少年时候缺少瓜果的肠胃。
  很多时候,这种事情,我都是一个人躲着干的,害怕父母的责骂,也害怕同龄孩子的哄抢。暮色降临,父母的呼喊响起,我审一下懒腰,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在一座无名的孤坟旁边,我自以为是的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秘密,竟然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监视着我。现在回家,再次经过那个儿时我的藏宝库的时候,我都会充满了歉意,因为我的缘故,那位在地下沉睡多年的魂灵,一次又一次地被我惊醒。
  
  一直不明白,板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刺,让彼此之间始终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很多年过去了,当我在现实中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我才猛然明白,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长满了长长的刺,我们之所以会受到这样那样的伤害,是因为我们自己身上的刺再扎伤别人,也被别人身上的刺所扎伤。
  就想板栗一样,在人与人之间,看似临近的距离,事实都很遥远。这种看不见的距离,源于我们内心对自我的保护,也源于我们内心对外界的抗拒,所以,我们也选择了各种各样的铠甲把自己包裹起来,有带刺的也有不带刺的——用衣服包裹着我们的躯体,用强颜欢笑包裹着我们的忧伤,用故作姿态冷漠的眼神拒人于千里之外,用温柔的红唇白齿吐出尖利的言语杀人于无形……
  
  3
  脚边的猪又开始哼哼起来,听到这过度疲乏之后,因为舒适所发出的满足的声音,我的怨恨油然而生,父亲上街未归,母亲在别人家帮工,我做完作业之后才发现猪圈大开,于是,我与猪的追逐就那样开始了,这一路摔了多少跤,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知道,现在猪是因为累了的缘故,才向我示好,摇头摆尾地来到我的面前。
  夜色苍茫,伸出手来的时候,我看不见自己的指头,只有皮肤传来的些许凉意让我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原处的山村,星星点点的灯光,就如同天际的星子,我虽然能感受到它们的存在,可是却永远无法触摸到它们温热的肌肤。
  耳边传来风的呼啸,就算白天,我也看不见风的身影,只有发丝在额头的浮动,让我知道风要去的方向。相对我来说,风是幸福的,就算没有光的指引,它们也可以找到回家的路,就算是沟沟坎坎、腾腾蔓蔓,也不能让它们有丝毫的迟疑,它们的思索也许只有那么万分之一秒,它们就可以重新选择自己将要走的路。而我,却只能静静地呆在那里,对于光明的依赖,让我无法在黑暗中找到回家的路。
  就那样站着,鼻孔里面充满了干枯的茅草所发出的淡淡的清新味道,我摸索着这下了一根,喂到嘴里,使劲地嚼着,打发着这百无聊赖的时间。可是当我向远方望去的时候,才发现群山比平常高大的多,甚至还在不停地生长着,而且,就像事先约好的一样,一起朝着我压过来,让我无法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我先听到了父亲的声音,接着有一束光离我越来越近,回家的路逐渐在我眼前清晰了起来。
  
  二十几年过去了,我不知道又一个人走过了多少这样的黑夜,每次都让我感到无所适从。与那一次不同的是,每次,我都以为父亲会打着火把来接我回家,可是更多的时候,我所等到的只有依旧漫无边际的漆黑。
  也许,儿时所经历的那一个一个人的夜晚,是对我以后人生的预告,或者警示。那个夜晚所带给我的心灵的折磨,只是上苍对我所进行的适应性考验罢。在一片漆黑的夜色中,我看不见前行的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只能感觉的有形无形的压抑,而且,随着年岁的增长,这种压抑的力量总是在不断地增强。我就想蜷缩在空气压缩机里面的气体,用自己的躯体,承受着外界的无尽的力,任岁月从耳边呼啸而过。
  
  4
  一切都没有预兆,当我独自来到那片山野的时候,花全都开了。上蹿下跳的蜜蜂,为了整个家族的生计,从一朵花到另外一朵花,忙得连停下来陪我喝个小酒的时间都没有;翩翩起舞的蝶儿,在姹紫嫣红的香气面前,如迷失了自我一般,扇动着柔软的翅,想用自己动态的舞姿,抢去花们的风头。
  在一片万紫千红当中,我才发现自己的是如此的丑陋:引以为傲的像女孩一般的红红的脸蛋,是那样的单调;我用来包裹自己的丝织铠甲,是土得掉渣的样式;我的身躯在骨头的支撑下,显得那么的僵硬;更为要命的是,从我身上散发出来的汗味,竟然有了一些污染空气破坏环境的感觉。
  摘下一朵花,恨恨地捏碎它,那种力量源自我内心深处邪恶的成分,那是对美的嫉妒。从那些被我破坏的瓣的里面,竟然有着颜色渐变的汁液,我伸出舌头,舔食着手上那些生命曾经存在过得痕迹,在淡淡的香甜之外,我竟然能够感觉到来自大地深处的泥土气息。很多年后,我才明白,之所以没有办法像一朵开放的花那样美丽,就是因为我把自己的跟扎在了一片并不存在的虚无当中。那些斑驳而低贱的生命,用自己的方式,让我明白了自己的浅薄,这无疑是一种震撼。
  把脸凑近一朵花的时候,我才发现在在花的里面,竟然藏着一张人的脸,那些蕊啊什么的,就是花的五官。于是,我就一朵一朵第看过去,经过仔细辨别,原来那些脸跟人一样,各不相同,有的面带笑容,有的凶神恶煞,还有的笑里藏刀……
  
  牧师说,是上帝创造了世界上所有的美丽;尼采说,上帝早就死了。我知道,上帝没有办法辩驳尼采的话语,因为他们不在同一个维度存在。正像那片山野的花,虽然我曾经走近过它们,可是对它们来说,我是没有存在过的。对我的一切,它们也不会有任何评价,就像我,虽然也曾经被它们的美丽所击中,但这与我的生活却没有丝毫关系。
  一朵花应该怎样开过,这是一个值得我们去探讨的问题,没有一个人可以读懂花的内心,,尽管从表面上看,每一朵花都是如此灿烂,可是在它们的鲜艳后面的一切,又有谁能知道呢?生活在这个匆忙的世界,很多时候,我们连一朵花都不如,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好好开过!
  
  5
  黄昏时分,下着雨,天微凉,人行道上人来人往,一个小女孩穿着漂亮的花裙子在路上奔跑,也许是因为不小心,摔了一跤,花裙子变得更花了……我看到了她眼中的泪光,就像空中飘舞的雨丝,晶莹透亮。随着我的呼吸,水汽让玻璃变得没有当初那么明亮,窗外的一切又开始模糊起来。
  诺大的公交车上,只坐着我一个人。手扶方向盘的司机,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生怕一个不小心,伤害别人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尽管现在的街道上没有几个人,我为他的敬业精神感动,因为这是对生命的尊重。我想跟他搭话,可是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话题,只好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用手擦干玻璃窗上的雾气,曾经模糊的外面再一次清晰起来。一排生长整齐的法国梧桐进入了我的视线,暗灰色的树干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突起,就像骨节一般。宽大的树叶之间,一点灯光一闪而过,就像树上所生长的果实,在树叶的掩映下,我没有办法看清它的真实面目。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让我禁不住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揣摩,在那点灯光的背后,坐着一个长发飘飘柔情万千的女子,这时候的她,正双手托腮,凝视着窗外,因为这场雨,阻断了爱人回来的行程。
  坑坑洼洼的路面,用自己的身体的凹处盛装着各种事物的影子。车辆驶过的时候,无数的幻境被无情地碾碎,幸运的是,那些可以流动的物质,又会很快地聚集在一起,装进新的幻想。
  
  很多时候,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我都是在车上度过的,借用一句曾经流行的话语来说,我是一直在路上,因为生性内敛的缘故,我不愿意跟陌生人多说什么,于是,无论车上有多么热闹,我多始终是一个静静地凝视着窗外,看着窗外的景在我面前飞快地驶过,也感受着身边时间的飞快流逝。
  几天前,在一次坐在车上,静静凝视着窗外的时候,猛然间发现有一个孩子,也用与我一样的眼神凝视着车内,我如梦中惊醒一般恍然大悟:一直以来,我把窗外的一切当做自己的风景,可是我自己,何尝不是窗外的人眼中的风景呢?
  
  6
  一个人走过了无数的岁月,看过了无数的风景,可是当我要把这一切诉诸文字的时候,却只感觉到自己的思想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夜已深,再也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响着的只有音箱里面忧伤的音乐、我的手指在键盘上奔跑的节奏,还有的就是我均匀地呼吸,原来,在这个夜晚这个时刻,醒着的依旧只有我一个。打开窗,才发现,窗外依旧下着雨,偶尔拂过的风,轻轻地吹动着夜晚。连绵的雨丝敲击在树叶上的沙沙声,清晰且清脆,这单一的节奏,让这个夜晚渐渐陷入了沉睡。
  闭上眼睛,触摸夜晚的微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身后的灯光竟然如太阳一般光彩夺目。

  赞                          (散文编辑:月然)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