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树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25次浏览 0个评论

  每一棵树都是一本书,足够让我们一辈子翻阅。
  
  书记载着人类历史上古往今来知识的传承,而树,则是另一种文化的负载。在似水流年的里程中,有多少英雄豪杰,帝王将相都已化作一�黄土,只有书籍能够一代代流传下来,秦始皇焚书坑儒,让无数有形的书籍化作一缕青烟,随风飘散,而心灵的书却永远不会断绝。自从人类出现在地球上开始,我们用各种各样的借口,对参天的大树们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屠戮,然而,我们斩断了树的肉体,可是因为某种亘古的精神的存在,每年春天到来的时候,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依旧是满目的郁郁葱葱。
  
  精神的富裕与物质的贫瘠,灵魂的高傲与肉体的卑微,让我一直有一种故作姿态的坚强,在我逐渐远去的青春岁月里面,为了掩饰内心的迷茫,借助一脸的冷然,扮演着一个所谓清高的角色,让我的一身弱骨,隐隐有了一点傲骨的味道。但是,内心的自卑却如梦魇一般始终笼罩着我的生活,再加之见识的浅薄,外形的丑陋,总让我一种逃离人群的渴望。在逝去的岁月,为了避免无话可说的尴尬,也为了躲避周围的冷嘲热讽,于是,除了在文字所能带给我的快乐,远离人群的山林成了我唯一可去得地方。
  
  那些沧桑的树,是我充满忧伤的青春唯一的依靠。
  
  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承诺都被现实所吞噬,一直以为会做一辈子兄弟的朋友,因为生活,渐渐的拉开了距离,那些儿时的豪言壮语,在很多年后看来,依旧令人感动,可在感动之外,更多的是深深的失落。熟悉的面孔逐渐变得陌生,在现实的生活中,我的脸上也开始充满了我自己所厌恶的虚伪的笑,很多东西都已经改变,只有那些曾经被我倚靠过得树还依旧和当初一样,静静地立在那里,好像很多年都不曾变过一般。
  
  成长的历程充满了无尽的伤痛,因为家境贫寒所招致的嘲讽,因为人生低谷所受到的践踏,还有那些没有理由的中伤,劈头盖脸而来的时候,我对一切充满了绝望,那几年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每次回想起那种心情的时候,我的心里总会浮出撕裂般的疼痛。除了亲人,我一无所有,而亲人们对我的事根本无能为力,于是,我把自己封闭了起来,让自己的肉体与灵魂都裹上了厚厚的铠甲。逃避着亲人的关心,也逃避着红尘的纷扰,更多的时间,我都会躲在林中的阴暗角落,在冰冷的石头上席地而坐。待到暮色降临,眼前的一切都变成朦胧一片的时候,我才会拍拍屁股上的泥土,慢慢地走回去。
  
  那些比我高大得多树们,总给我一种洗尽铅华的沧桑,每次面对它们的时候,我都会不自觉地把腰板伸直,因为我能感觉到它们正在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对我进行洗脑。现在,经历了更多的人生的风雨,我慢慢懂得了它们所说的那些话语,它们一定是这样说的:风雨再大,也别趴下,只要我们还活着,一切都有可能;我们这么多年一直站在这里,什么严寒酷暑没有经历,什么风吹日晒没有承受,怎么着,我还不是继续在活着?
  
  也许,它们什么都没说,和我一样,对于外界的一切,它们是沉默的,可是就因为那些与树相伴的日子,也以为它们的风雨不动,傲然挺立,我竟然走出了自己的心魔,拥有了一份平和的心态。
  
  很多年过去了,那段痛苦的日子早已在记忆中渐渐泛黄,如今的我也已经为人夫,为人父了,曾经的桀骜不驯不过是慢慢淡去的回忆,于是,我对这人生,少了几分责难,多了几许宽容。红尘俗世的那些看得见,看不见有意无意的伤害,我都一概视而不见,正如那些年树们所告诉我的,无论我怎么做,对于别人我都无法改变,我所能做的,只是让自己在风雨中努力地活着而已。
  
  读书的时候,我们需要一页页地翻过,年轮,就是树的页码。如果说,书的页码记载着人类的沧桑,那树的年轮则书写着自然的变迁。在那一圈圈的循环中,丰年歉年雨季旱季,,都化作了永恒的记忆。每一棵树,都是最好的史官,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记录着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可是,作为万物之灵的我们,用这样那样的理由,强迫自己忘记很多东西,在亲人面前说过的理想,在爱人面前做过的承诺,很多年后,无论是否实现,又有多少人能够记起呢?
  
  正如哲人所说的那样,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自然也就没有相同的两棵树了,在硕大的自然界,每一棵树都以自己的风格活着。即便是同一属种,无论是山峰的傲然挺立,还是峡谷的直奔蓝天,无论是旷野上的连片成群,还是园林里的彼此相邻,无论是玩着凉凉的云的莽莽丛林,还是披一身烟尘的三三两两,都始终是形态各异、姿势不一。与树的数目相比,我们人类要少很多,我们本应该都有自己活着的风格,我承认,从外貌上看,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大的差异,可以说世界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可是更多的时候,为了很多说得出口说不出口的理由,我们强迫着自己改变,去迎合别人的需要,渐渐的的,在灵魂深处,我们已经变成了跟自己所迎合的人一样了。
  
  在树的世界里面,无论是高大的还是矮小的,它们都那么直直的立着,就算是因为认为的力量改变了它们生长角度,它们也会再一次挺直腰杆,向着天空进发。无论遭受怎样的挫折,它们都是那样庄重自敬,从容不迫。也许为了争取阳光的缘故,有的树会生出很多的枝丫,但是他们的主干,始终是向上的,就算是偶尔有斜生的,我相信,那也只是为了给自己争取一片挺直腰杆的空间,而不是为了迎合别人的需要。
  
  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就对这个地方烂熟于心。因为长期停留在树下的缘故,向老朋友一样互相倾诉,它们的每一点变化,我都能够清楚第感觉得到。跟我们人一样,在树的生活里面,承载了太多的东西。在我看来,书,是一棵扁平的树,而树,则是一本垂直生长的书,在他们的里面,都有很多的内容值得我们用心去读。至于我们人,从某个角度看来,既是一棵扁平的树,也是一本垂直生长的书。相对于书和数而言,我么人生要复杂的多,借助工具书,我们可以读懂每一本书,借助科学仪器,我们可以读懂每一棵树,可是,无论借助什么,我们都无法读懂身边的人。
  
  大多数人,尤其是有了一点名气的人,总是用各种方式来昭示着自己的存在,唯恐别人把他漠视,把他忽略,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那也只是生物的本性罢了,原无可厚非。虽然很多时候,我们所展现出来的,是我们的浅薄无知,我们所大声说的深刻道理,不过是妇孺皆知的通识而已,如果是因为生存的需要,那也是一个正当的理由。对于这样的喧嚣,我们可以一笑置之,听之任之,但更多的时候,我们所听到的却是与生存无关的话题,在我们的生活中,有那样一些人,要么对别人的困境予以嘲笑,对别人的富贵给予讽刺,要么就是无中生有地制造者东家西家的流言,于是就有了人与人之间的龌龊。
  
  而树木,则在更多的时候选择了沉默,如果从外表来看,每一棵树都是呆呆的,傻傻的,很多时候我们还在感叹他们的无知,可是当我们把他们连根锯掉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他们的内涵确实如此地丰富。在树的一生中,他们所作的只是努力生长而已,尽量让自己距离天空更近一些,在树的世界里面,是不会有流言的,有风吹过的时候,树们也会发出����的交谈,我相信他们所说的,仅仅只是自己的人生感悟罢了,绝对不会有哪一棵树,会因为闲着无聊,来恶意中伤别人。
  
  相对于我们人类的多变,树们却闲的安静许多,在正常的自然的情况下,每一棵树的一生,都会固定在一个地方,简单的生长,对于生活,他们没有什么苛求,因为只有这样,它们的跟才会扎得很深,才会让自己离天空更近。而我们,因为有了太多的欲望,于是我们复杂了,只要经历一点风雨,我们就会很轻易地倒下。
  
  历史总是向前走,我们的人生亦复如是,那些不快乐,与其让它们时刻压在我们的心头,不如就像树一样,把他留在自己的年轮里面。因为明年,又将是一个风调雨顺的好年景。
  
  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一棵简单的树,简单地生活着。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