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冬之殇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2次浏览 0个评论

  一
  
  现在的我,常常有这样的感觉:无尽的年华正悄悄地从我的指尖溜走了,青春渐行渐远,躲在黑暗处的命运之神,用看不见的思想,指挥着我的一切,与其说我是一个活着的人类,不如说我是被命运操纵的傀儡。在被命运操纵的日子里,我的一切努力仿佛都是徒劳。不知道什么时候,命运会将属于我的一切全部带走,包括我这身沾染了太多尘世肮脏的皮囊。但是我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而且是不可抗拒的带走。但我相信,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不会有丝毫的迟疑,虽然在我的心里,我会有太多的遗憾,但我依旧会离开,就像冬天到来的时候,叶子会很快滴落下一般。
  
  这段时间,一直听着薛晓枫的《最后一次》,这是一首从网友的空间偶尔发现的音乐。“你说要陪着我一起走到最后,……我问你有一天我们都将老去,谁来做留下来的那一个,你傻傻的说要让我先离去,因为走开的人会少些回忆的心碎”每当这熟悉的歌词在耳边响起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泪流满面。在我看来,薛晓枫的这首歌未必仅仅与爱情有关,歌中所诠释的是对人生,对社会大彻大悟之后,依旧恋恋不舍的那种痛苦。
  
  在我们的一生中,总是不断的离开,不断地重逢,所有的人生都是一步步地完成的。我们总在慢慢地靠近那最终的归途,我们会一步步老去,一步步死去,一步步化为这世间最后的一抹云烟,而后消失在这空气中。终有一天,我们所存在过得一切痕迹都将被岁月抹去,包括亲人对我们的记忆,也包括我们曾经有过的起落沉浮,都将化为乌有。
  
  时间已经走到了秋天的尾巴上,忙碌的我却一直没有发现,因为那些繁琐的事物,重重地压在我的肩上,让我忽略了太多东西。整天在这个没有多少真实的世界里面讨生活,就连我的神经也麻木了许多。昨天,当我完成手头的工作,抬起头看向窗外的时候,才发现窗外那前几天依旧苍翠的叶子早已变得枯黄,剩下的不多的几痕绿意,在雨滴的压迫下瑟缩发抖。推开窗户,一股冷风挤了进来,我才发现,一直被我所赞美的秋天竟在不经意间离我而去,那些金黄的意象,早在不经意间变成了我曾经的回忆,浮现在我眼前的是另一个瑟缩的寒冬。
  
  一个季节在我的的不经意间,就这样去了,我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它,思索它,赞美它,而我却丝毫没有发现。在我们两万多天的人生旅途中,我们曾经错过了多少,恐怕没有人能说得清楚,而那些曾经清楚的回忆,也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渐地被我遗忘,也许,很多年后,当我们搜索我们记忆盒子的时候,我们会发现,那里面事实上是空空如己的,就像我们曾经走过的人生,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
  
  二
  
  在我的记忆中的所有的冬天,我都是快乐的。当冬天在我不经意间来到我的身边的时候,我总会产生无数没有来由的快乐,因为老师曾经告诉过我们:“雪化了就是春天”,“冬天来了,春天就很近了”。在单纯的希望的包裹下。我们怀着对春天的期待,也怀着少年小小的梦想,那种简单的快乐,哪怕就是现在的我,已经被生活变得平庸的我,也依旧会忍不住嘴角上扬。
  
  儿时的很多冬天,我们行走在懒洋洋的太阳下面,伸出双手,看阳光在手掌上跳动着欢快的舞蹈,我的心也随之跳动起来。远处的山峰,反射着光芒,竟然有了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在这种场景下,我的身体都会舒展到说不出的大,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那种感觉,其实叫做慵懒,不过,我已经很多年没有那种慵懒的感觉了。
  
  下雪的日子,我们会更快乐,白天和同龄的孩子在雪地里疯个不停,凡是当时我们所能想到的,我们统统都玩过了。那时候我最爱的莫过于滚雪球,每次看到手中的雪球由小变大,我的心里总会生出无尽的满足感。傍晚时分,当父母千呼万唤叫我们回家的时候,我们却在商量第二天的玩法。当然回家以后,总会受到父母的一番责怪,可是到了第二天,我们又会顽皮依旧。
  
  在我的记忆里,那时候,因为物质的匮乏,再加之老家离集镇太远,我们并没有多少零食可吃,不像现在,只要兜里有钱,走到哪儿都可以买到五花八门的吃食。于是,我们就很期待冬天的来临,冬天来了,除了因为过年,父母会买很多好吃的以外,我们还可以找到自己的零食,那就是到处都有的冰锥,我们总会趁父母不注意的时候,掰下那些干净的冰锥嚼着吃,任由寒冷的感觉从嘴巴开始,一路行走到胃里面,到那些冰进入胃的时候,浑身的毛孔都开始收缩,身体的本身的温暖与冰块的寒冷进行着激烈的抗争,那种痛苦的快感,知道现在我都会偶尔想起来。几年前,再次看到冰锥的时候,我的童心不由得迸了出来,可是当我把手伸向那些冰锥的时候,彻骨的寒冷却让我退却了。
  
  儿时冬天的夜晚,是安静的,可也是温馨的。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我们都会一家围坐在火炉前,听父母讲他们过去的经历,借助跳跃的火苗,每个人的脸上都会显出一层圣洁的光辉。很多年过去了,如今兄弟姐妹天各一方,每年都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团聚,也就只有过年那短短几天,我们可以一家人坐在一起,可是因为浮躁了的缘故,我们再也没有了当初那种围炉倾听的宁静。
  
  相对现在的孩子来说,我们的童年是快乐的,也是自由的。现在的孩子,每一个都是家里的宝,父母的百般呵护,让他们缺少了太多亲近自然的机会,别说像我们那样在雪地里疯玩一天,就算偶尔碰一下雪,都会受到父母严厉呵斥,更别说把冰锥当做零食了。因为娱乐生活的多元与学业负担的沉重,现在孩子在夜晚来临的时候,要么在虚拟世界里征战杀伐,要么在网络中胡吹海侃,又有几个人会坐在父母身边凝视父母脸上那圣洁的光芒呢?
  
  三
  
  最近几年的冬天,我一直是快乐的。
  
  前年,我和妻走进了婚姻,我们从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经历了相识,相爱,这其中虽然有过无数的磕磕碰碰,但是,就像冥冥中早就注定的一样,我们有了自己的小家,也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我们结婚那天,没有豪华的婚礼,没有海枯石烂的承诺,有的只是双方亲人深深的祝福和灿烂的冬日暖阳,对于我们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每个周末,是属于我们的自己的日子,我们一起行走在我们小家所在城市的街道上,看到街上的人来人往,也看着商店里的琳琅满目。虽然我们的钱包空空如己,但是我们相握的手却能感受到彼此心脏的跳动,我知道,那种感觉就是我多少年来,一直期待的小小的幸福。每次看到妻开心的笑容,我的心里总会浮出无尽的满足,对我来说,有了妻的陪伴,我已经拥有了整个世界,干啥还期望别的呢?
  
  和我一样,妻也是一个偏爱文字的人,夜晚来临的时候,我和妻要么相拥坐在电脑前,浏览着网络上那些时下流行的文章,也发表着自己的见解,但是这时候,我们不再像平时那样,因为很多时候,我和妻对很多问题都有着自己的观点,而且更多的时候,我们的观点是不同的,甚至是截然相反的,激烈的争论就开始在我们间爆发,每次妻都很较真,可是每次看到我因为争不过她而郁闷的时候,她又会安慰我,说我的哪些观点是对的,哪些是错的。现在,我的这些琐碎的小文章能够跳出原先那种小家子气,就应该归功于妻。
  
  顺理成章的,一年之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们都希望有个女儿,幸好,老天眷顾,把紫嫣赐给了我们。妻刚从手术台下来的时候,就忙着要看女儿,我永远不会忘记,当妻第一眼看到女儿的时候,脸上的开心。孩子刚出生的那段时间,我整天都忙得脚不沾地的,但是,那时候每天,我的脸上都充满了笑,因为,有了女儿之后,我们的小家才是一个真正完整的家。
  
  遗憾的是,因为工作的缘故,我没办法经常陪在妻和女儿的身边,只有周末的时候,才能跟她们娘俩呆在一起,每次回家的时候,看到女儿的时候,我平时在工作中遇到的所有不快都会一扫而光。女儿一天天大了,慢慢的会笑了,会叫爸爸妈妈了,会坐在学步车里自己玩了,每次听到妻告诉我女儿的这些进步的时候,我的心里都会乐开了花。
  
  可是,每次听到妻告诉我关于女儿的消息的时候,我除了为女儿开心之外,心里总会有一些心痛,女儿都快十一个月了,可是我真正跟她呆在一起的时间,还不足两个月,正如我在以前的很多文章中所写的那样,父亲这个词语对于我的女儿来说,是完全陌生的。为了我所谓的工作,我把女儿,把家庭都完全抛给了妻一个人,把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妻的肩膀上,事实上,我也明白,妻比我小两岁,她也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女人,可是对她们娘俩,我有做过什么呢?
  
  四
  
  冬天是肃杀的,在这个冬天,冬的肃杀却到了极致,因为人心的冷漠比冬的肃杀更加寒冷。许是因为生活压力的缘故吧,现在当我们行走在大街上的时候,从每个人的脸上,都看不到丝毫的笑容,我能理解人与人之间的这种距离,毕竟人心险恶,言多必失,冷漠的表情也算是自己所设立的一道防线。
  
  最近因为学校工作忙的缘故,虽然每天都有大量的时间坐在电脑的前面,可是整天都在与各种表格相纠缠,连QQ都很少登,更别说上网看新闻了。直到昨天晚上,我才从一个朋友发来的信息里,知道了小悦悦的消息。当时,我就放下了手上的工作,看完了整个事件的经过,与许多人不同的是,我没有愤怒,在我的心里,我只有悲哀,是那种痛到骨子里的悲哀。也许,我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去责怪与整个事件相关的人,我只是恨我自己,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从我们的世界里消失了,我却什么都不能做。
  
  我不知道,这些年来,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是同情?还是仁爱?还是其它的什么?正如网上的一则留言所说的:“虽然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变化,GDP跃升世界第二位,但我们的社会价值观已经退步了,我们放弃了太多….”这些年来,我们学会了漠视,我们对生命漠视,对别人的痛苦漠视,那,如果遭受痛苦的是我们自己,受到伤害的是我们自己的生命,那,又将怎样呢?
  
  不由得想起了鲁迅,他在《藤野先生》中曾经写道,冷漠的国人,更多的是无聊的看客,那些看到国人被砍头时候喝彩的群像是不是又将在我们的眼前重演,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可爱的小悦悦的离去必将在我们每个人的心头砸下重重的一锤,让我们再一次反思我们的灵魂,也许我们会找回那些我们曾经失去,也留住那些我们即将失去的吧。
  
  天空一直下着雨,纷飞的雨丝落在皮肤上面,总会让人觉得丝丝的寒意。空气中弥漫的是比我年少时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哀怨沉重千倍万倍的凄苦,站在雨中,看着远方,耳边仿佛又传来些许的呜咽,雨水落进我的眼角,又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我的心情开始异常沉重起来。
  
  彻骨的寒意把我惊醒,然后,我做了我唯一能做的,双手合十,默念着:“小悦悦,请一路走好,但愿,天堂没有车来车往……“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