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不曾开过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2次浏览 0个评论

  (一)
  
  那日午后,静静地倚着窗,望着窗外属于我的这一片天空,洁白的云朵若棉絮一样,一片一片的用它柔和的光线边沿划着天空的忧蓝。蓝竟然不是那样的让人触目惊心,柔了,浅淡了。
  
  回想前几天,把自己醉入你的文字间,沉醉在你种的想念里。总是不断的想,若想念能发出绿芽,开出朵朵一种叫想念的花,该是多么美而又叫人欣喜若狂的事哦。心间怀抱着这种痴心的梦想,暂且给日渐颓废的心一种希翼,一份渴望。
  
  行走在喧闹的街道上,夏日的阳光像一个火辣热情的女孩儿,把内心所有的狂热都喷涌在马路上,柏油路都被烤出了油,人身上的水分都像是被它抽离了一样。在街口的梧桐树下,一车子的花草盆栽吸引了我,卖花的是一个老者,很慈祥的面容,车上有蝴蝶兰,有文竹,有吊兰……很多品种,我欣喜地看着,有种想买的欲望,也因心里有一份痴心的妄想。我不是一个心细之人,对种花养花根本没有一点耐心,可那种无语言状的悸动,促使着我还是挑选着花儿--我想把想念买回家。一株碎紫的小花吸引了我的眼球,我问老者;这是什么花?我竟不识得。老人笑说;这是矮化的牵牛花,你看上面有何多的花苞,花开很艳,花败了还会结籽,留着下年来春,可以种出。
  
  欣赏老人的花,信赖了老人的话,况且才区区几元钱,就能圆了我许久的痴心梦。我暗自窃笑:我这回是赚了开心,还能圆了心里的梦,美哉!老人从车上给我选了一款颜色清雅的花盆,小心翼翼地把花移至里面,还给浇了水,交待我:回家放在阳台上,每天给它点水就行了,花肥我已给足了,很好养。
  
  我更小心地把它放在车前面,像护着自己的小孩儿一样,缓慢地向家行驶,到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的想念放在阳台上,细细地看,小小的紫色花朵被绿叶衬着娇嫩,我会心地傻笑:我也有自己的想念了,而且还会结出籽,来年可以种更多的想念。想着,心里笑着。我知道,自己又做白日梦了。欣喜地告知你,我也有自己的想念,我听到你轻柔的笑声了。
  
  那夜,这盆叫着想念的花,一直缠绕着我的梦,色彩是粉的,紫的,一片瑰丽。醒来端了水就去浇花;天啊,全黄了枯萎了!当时呆的脑子一片空白,心情也沮丧到极致,痛惜地放在阳台的地上,对这一盆的枯萎,原是我的想念真的也是枯了?就这样败了?我流着泪,心情沉闷地发信息给你:我的想念枯萎了,败了,为什么?屏幕的另一方,你无语,也不知作何样的安慰给我。
  
  我收拾着一盆的萧条,心里还是有些不舍,心情像是黛玉葬花一样的悲情。想起多天前朋友给我说的一朵叫陌白的小白花,也像这株花一样,美丽了几天,就调零了。为什么这些小小的生灵像通了灵性一样给人希翼,却又这般的无情给泯灭?
  
  悄悄萌出的梦想就这样昙花一现,惊鸿一瞥,随时间走了。那一盆的萧瑟我也懒于扔掉,被遗弃在阳台的角落,渐忘……
  
  依旧拖着熟悉的落寞心情,一个人行走。日子又归于原先的平淡,寡然。或许这真的是一个人的宿命,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心里释然,纠结的心慢慢被慰平,展开。
  
  (二)
  
  出门很多时日,太多繁杂的事情,也渐渐忘了这盆花的存在,等我回到家时,已是掌灯时分。去阳台拿了取衣杆勾衣服,可是衣杆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住了一样,弯下腰,在暗黄的灯下,看到了两根纤细的,小小的,嫩嫩的绿藤蔓,我满心的阴郁,随着散开。只是一株无名的绿藤,没有花,把它延出的细藤顺在窗台上。
  
  我告诉了你,虽说那株花枯萎了,可是还给我这一个小小的绿藤蔓,给我灰色的心又一次燃起了希望,或许,这才是我要的想念。你嚷嚷着要来看这小东西。我还告诉你,它就在我书房的窗台上长出的枝条缠绕着栏杆往上爬,可就是不肯开花。
  
  我从你说过要来看它时,就期待着,期待着你的到来,期待着它的成长,期待着它能开花,想像着你看到我把这小东西养得这么好而灿烂的笑容,我会心地笑了,因为隐隐看到你的笑脸。
  
  这小东西陪了我许多的寂寞时光,你也始终未能来看这个小东西,我却依旧抱着希望,依旧细心地照顾好它,就是,一直未曾开花,你说;等它长出小小的花苞时,我就去了。我继续地等待着,期待着,我在这份上苍送给我的礼物上注入了太多的心血和精力,只是你还是没来看,我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着这小东西开花,等待着你来看。
  
  你依旧沉湎在你与生俱有的伤情中,我也是每日里细数着光影的细沙,那种源于这小东西的渴望在每日里日渐减弱,只是这小小的藤蔓接着阳光葱绿地缠绕,攀延。我和你的谈话中都小心的避开着这个小东西,还有你说过的来看它。
  
  直到那一天,你说:送给你一首歌做空间的背景音乐吧,我打开看,是金沙的《被风吹过的夏天》。我记得,你还说了,这首歌很纯情,很美,像是我们的歌,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无论怎样,我们都不会欺骗或隐瞒对方,我们要做最透明的知己。可是,你似乎已经骗了我,你依然没有看到这株小东西,它已经长出很高了,比你我还要高。我苦笑了一下,对!是一辈子的好朋友,无论对方做了什么,都要原谅。你在屏幕的另一方,满眼的坚定,却没有留意我眼底的哀伤。
  
  就在那天,我们毫无保留地谈天论地,从你家乡的魁星阁到长江边拉纤的汉子,从那片灿漫的野菊花到村口的那个高大的槐树,我给你讲家乡的清明上河园到有名的各种小吃,鼓楼场上吹糖人的老艺人到铁面无私的包青天……我们说着,笑着,笑得那样的清脆,没有一丝的悲伤,也来不及悲伤,就这样,随了岁月的脚步,向前奔去。
  
  我有些措手不及,我甚至忘了告诉你,那小东西已经长得很茂盛了,爬满了我整个窗台,它绕着栏杆,一圈一圈,一直到栏杆的尽头,攀延而上,只是,它依然没有开花,因为,它从来不会开花。
  
  我轻轻闭上眼,想起了那株葱绿的小东西,我甚至想到要把它扯离栏杆,捧了它去远方看你,让你看看它长的多么茂盛,像不像一颗相思蔓延的心?可是它太过依赖栏杆,我不能连栏杆一同带去。所以,任由它爬满栏杆,爬满我的窗台。它会依旧地落寞在这里,永远。我发现,我是多么地不自量力。音箱里传来熟悉的音乐“蓝色的思念,突然演变成了阳光的夏天,空气中的温暖不会更遥远,冬天已仿佛不再留恋……”
  
  只是,花,不曾开过。  

  赞                          (散文编辑:月然)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