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了一地的青春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2次浏览 0个评论

  1、
  离开学校半年了,这半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工作断断续续的人来说,是自由而又漫长的。整天整夜我都有用不完的时间,我从来没有发现时间会充足到这个地步,充足到我整天躺着,坐着,睡着都用不完的地步。当同学们都忙着上班,忙着吃饭的时候,我却是一特闲的人。那种闲让我感觉我就是一废人,我不知道我会废到什么时候。在时间的背后我总是抱着头,来回徘徊,来回找寻一点能填满空白的实事。主要是我觉得实事能让我在挣扎的边缘放下一些力气,有勇气寻找属于自己仅有的那么一点梦。可是我竟然发现我除了学会那些条条框框外,其它的真的很少,少的可怜,可怜到我自己都怀疑,怀疑学校,怀疑社会,但自身的毛病我却没有过多的去寻找。因为我开始麻木,我开始觉得不知如何是好,就连走路我都觉得没有精神可言。
  19岁的我总是把事情彻底化,把事情说到肯定的份上,从来不留一点一滴余地给以后的发展。死就是死,从来没有想过成功了就不会绝望的死。活着就是活着,也不会突然想到死,也许这就是极端吧。在这世上我有并不多的爱好和兴趣。只是我偶尔喜欢写点东西,刹白的纸张总能给我张扬的自信和活着的勇气,这是我能依托的地方,同时它也是拯救我的上帝。
  在没有工作的日子里,我不知道我应该把它当作我的一份工作,还是一种让自己释怀的解药,只是在心底里我一直都在徘徊,在左右,像是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一般,怎么走都走不出绝望的境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失业的煎熬让我彻底的忘记了它。我几乎没有瞬间想起它的存在和自己对它近乎残忍的承诺,偶然的记忆,让我拼命的悔恨,拼命的记载着那些遗忘感动
  我总是半夜醒来,想我的前途想我的未来,想到头痛想到转移了思路,可是我依旧是我,依旧没有收获。失眠的日子充满了整个星光璀璨的夜晚,我不知道我是怎样的醒来,又是怎样的睡去,其间又是怎样的苦思冥想,最后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这样的日子我开始不能承受,但大脑思维我似乎不能左右,任由它前俯后扬东张西望。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继续多久,还会给我带来多大愁思,这一切似乎是能改变的现状,但我却无从下手。一个正值年轻欢愉的时候,我却无比的熬煎,徘徊,左右,愁,想一刹那充满了我的人生,满满的压着我,使我不能动弹。
  我是个女孩,但所有的人都说我转错了,应该是个男孩。但现在我想我不是,我一样是个女孩子,常常听着音乐眼泪就汹涌而至,想歌词中的悲情,想现实中的残酷,想是一个停不了的机器,永远都拉着我往黑色的暗牢边缘靠近,把那种最真实而又残酷的现实丢给我,然后任由谁悄然退场,任由谁彷徨,无措。不现实的话,只要你拼命的扯它一样会很现实,这是我千千万万个午夜醒来后得出的结论。我扯了许多,都接着世界的轨迹走了。留着我在原地,傻傻的笑着。
  时间总是大片大片的流失着,流走了我光辉的曾经,也流走了我现在空白无字的年华。毫不客气的淌,毫不客气哗哗的响,我的眼泪也顺着时间的沟壑不停的流,流经大桥的边沿,淌过小河边的枯草丛。也蔓延着我内心苦躁的呼喊。在我无比挣扎的时候,我想我还是站在最初的小路上,给我一段时间来完成我对文字的喜爱,不管不闻不问这个世界,然后让我平静的活着还灵魂一个自由。
  顺着文字的航向,我渐渐的忘记了时间,忘记轮回在悲伤的眼泪,忘记了一些该忘记的东西,也忘记了一些不该忘记的美好。我想这也许是最好的安排,于是我划着浆,乘着风大步步的向前走,似乎那些惊涛骇浪都与我无关。我不想预想未来,但却不止一次的去想,可惜未来不是我能预想得到的。
  这种平静的心情给我带来莫大的生存空间,也许这是刚刚开始,没有什么漏洞。我对自己说,不要胡思乱想,我是个好孩子就形了。好孩子会幸运的。
  2、
  我和大部分人的人一样喜欢音乐,也和部分的人一样喜欢周杰伦的音乐。
  我是个不懂音乐的人,但我能听到那种现实的味道,总是如花香一般扑鼻而来,又如云烟一般散去,能让我随意的上天入地,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无边无际的享受。我总能顺着歌词的轨迹看到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场景,样样摆放,毫不混乱。熟悉的场景似乎是昨天才过,招唤着一个人去拾回,去保护。而那些陌生的画面好像将要来临,等待一个人来默默的承受。
  耳中的音乐不断的来回振荡着,像是怨妇在诉说着自己的困苦,一整个下下午,一整个下午都说不完,然后一直继续着,直到某个天荒地老,而我总是习惯的去听,不发表任何言论,不笑,不哭,不闹,一直安静的听。我总是习惯的把音量调的很大,很大,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有时我想或许我想告诉自己一个什么道理,但是我自己却怎么都说不出来,只有从音乐中让自己慢慢的知觉。
  有时候我会问自己我是喜欢周杰伦的音乐,还是喜欢周杰伦那个人。他的音乐总是带着我在暗无天日的绝望中逃跑,逃过内心的脆弱,逃过流年伤心,逃过无数个难以入睡的黑夜,逃过梦在边缘争扎的矛盾,翻过了黑暗的山崖总是给我活着的勇气和那些走下去的理由。我想我是再也离不开这些音乐了,这些能抚平我内心伤口给我安慰的音乐。而周杰伦总是像一把锋利的刀子,无时无刻不在我的内心让我疼痛,我始终在血泊中醒来以疼痛的方式告诉自己,我还是个有梦的孩子。我期盼着能有那么一天,让我不在麻木。周杰伦已经站上了舞台,我的梦想也正以快乐的速度不断的前进,找寻一个可以安抚它的家。我想只有他,只有周杰伦才能让我一直知道我是个有梦的孩子,并且我可以快乐的出发。
  2010年的秋天周杰伦在西安开演唱会,我想去看看,我想看看能给我鼓励的周杰伦,我想看看那种让我生存在无边无际最想接触的东西它来时的方向,我想感受一下来的及和来不及的眼泪在什么样的氛围中迟迟不归。我不知道那是奢望,还是我想给活在三十二度高温下的自己降降温。于是我拨通了订票的电话,票价是从二千几开始往下排的。我知道这种消费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于是我说最低的是多少。对方说,三百。我说,那是不是看不到周杰伦。对方说,对不起你说的话没有任何显示。我接着又说,那是不是用望远镜才能看得到。然后那边说,对不起你说的话没有任何显示。然后我就听见嘟嘟的声音,那声音一直蔓延到几十秒后我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我心里那么明显那么亲近的东西,一下子却离我很遥远,很遥远,遥远的让我有些害怕,有些不知所措。我甚至觉得自己放在心底的一切是一种过分的行为。
  然后我一个人一直笑,一直笑,我突然发现我像个儿童,听了一个笑话然后没完没了没心没肺的笑。但这种笑似乎不适合我,笑着笑着就哭了。
  演唱会那天体育场外的人特别多,我一下子觉得好像是学校要开表彰大会一样,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喇叭声,叫卖声,嘻笑声,警报声各种各样的声音一下子混合在一起同时又一起散落开来,重重的朝地面砸来,同时也砸到了我的身上。然后发出一波接一波的哀嚎声。我分辨不出来那是伤心还是绝望,只是那种声音让我打颤,让我一下子平静的有些出乎意料。
  我静静的站在人潮汹涌的大门口,用尽所有的力气睁大了眼睛往里面看,企图能看到一点可以让我安心的画面,可是看到头的永远是看不清的门和看不清的楼。惟独我自己好像是一个庞大的怪物,永远那么明显。
  人潮一波接一波的往进涌,我清楚的看见那么多的人手里拿着那张我想要的票,可是那些真的是别人的,跟我没有一点关系。其实我早就知道我兜里的钱不足看这场演唱会,可是我依旧固执的上了车,固执的下了车。我只是想看看,只要看看我想心里就没有那么多的后悔,然后我就可以带着我喜欢的音乐上路,去做我想做的事。
  人潮已经没了,太阳渐渐的落下去了,我低着头悄悄的看那些行色匆匆的过路人,然后跟着他们走。很久之后我才发现我迷路了,于是我回头站在原地,等面容和蔼的老爷爷经过的时候,我会悄悄的跟在他身后,希望他能带我回去。
  回来的路上,我重新回放着周杰伦的音乐,那些我永远听不够的音乐再一次以寂寞的形式出现。那些曾经我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回放的歌曲,静静的跃动着,挥洒着突如其来的力气好像在抱怨些什么,又好像在等待一个奇迹。外面的灯火辉煌乘虚而入在黑夜中刹那肆起,这个城市正以前所未有的自信来和整个暗淡了的宇宙做较量。我慢慢的哼着歌曲看这个城市的勇敢和执着。
  3、
  1、世上有个最高的珠穆朗玛峰,历史上确实有个杨玉环,新时代也肯定会有我的一席之地的。
  2、如果有地狱,我决不去十八层,因为太没挑战性了,也太看不起人了吧。好歹也去25层转转。
  3、梦不是白日梦,是心中的净土,是挥洒汗水的地方。
  这是我在西安上学时写下的文字,当我再次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它深深的刺痛了我。因为现在的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对自己自信,对社会自信的人了。复杂的社会,善良的孩子本来就不是很登对的,我这样对自己说。我不知道我的这种行为是对自己的消沉加了一层薄薄的霜,还是对未来有更长远的预谋,但我是多么的希望我有一个目标,即使是遥不可及的,我也心甘情愿,可是一下子我失去了所的方向,失去了原来的动力。当年的肯定,自信现在已经远远的走开了,那种走开却让我天翻地覆彻头彻尾的变了,我怀疑自已,我懦弱的经不起一点小波小折,我的眼泪总是悄悄的就会落下,一切都不如从前。我想如果上面这些文字在迟些出现,或许我真的不会相信是我自己写的,说不定我还会告诉自己看别人活的多自信,多高傲。
  那时的我总是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学校的每个角落,课堂上有我骄傲的抢答,演讲上有我经典搞笑的被人追捧的句子,……。曾经的我迫不及待的想看这个世界,想辟天盖地的干一番事业,然后轰轰烈烈的继续着我精彩的人生。而如今那么自豪那么自信的我突然就不见了,毫无来路毫无去路的消失了。那么多的辉煌却都是别人的,跟我没有一点瓜葛。我突然一下子就能感觉到被打入冷宫妃子们的心情。
  我和许多大学生范了同样的错误,在这里我要强调一点我不是大学生,所以多少觉得这错误范的还是可以理解的。理解归理解毕竟我真不是大学生,该反省的还是要好好的反省反省。我一直以为优秀的学生出了社会也一样是个优秀的人才,这样的想法让我一直轻松到离开学校。可是我却错的彻底,我不仅不是一个优秀的人才,就连最基本的合适自己的工作都是一桩很难完善的问题。我才明白人们一直讨论的就业难,这种难已经悄悄的转向了我。
  没有工作的压力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很严重的打击,一直活在骄傲中突然的平凡,期间不仅是一个适应的过程,也是对我内心的一种全面铲杀。这一切,只能说来的有些太快了,在我猝不及防中冲走了我准备好的自信和态度。重新的建立却是一个遥远的过程。
  我总是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我做错什么了。就因为我是一个中专生。可是我却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因为一所又一所的中专学校还是不断的成立着,扩张着。我不知道这是自身的问题,还是社会赋予我们的。
  1、我想听最高的声音,然后渐渐的远离这个世界。
  2、我总是听见有人穿着高跟鞋,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
  3、突然发现活的跟个龟孙子似的。
  4、社会就是让人如此的疲惫,只有周杰伦的音乐才能让我如此的依靠。
  这些文字是我离开学校后写下的,文字的前前后后已经把我生活的状态毫无保留的归纳到那种巅峰渐次低谷的行列,简单的说就好比王子变青蛙。
  朋友们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问我怎么了。我低下头问自己我是怎么了,看着四面刹白的房间我用大段大段的时间来思考,思考我为什么会写出这样的句子,思考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想起独自一人北上找工作遇到的那些官孙子们,我想起学校不止一次的逼我们去一个月只有三百的bpo,我想起别人看着我的简历指指点点,我想起我无数个失眠的午夜。太多太多,一下子让我变的这么绝望这么忧伤。我不知道哪里是开始所以不知如何跟他们说起。于是我告诉他们,我心里憋的慌随便扯扯,消磨时间。然后他们纷纷打来电话说,像我这么开朗的人写出那么绝望的句子,比白天撞鬼都扯。我在电话的另一头不断的笑,我何尝不想让自己活的跟从前一样,可惜不知不觉中我就回不去了。他们没有听出我笑声中的勉强我生活中难以下咽的无助。然后很安心的挂断了电话,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的,然后我一个人看落叶的悲凉,看柳树无奈
  曾经有人说我是他见过最能说最能笑的孩子,这句话让我瑟瑟的抖刹那的凉。而如今我丢了曾经的自己,遗忘了灿烂的笑容,泯灭了原始。我感觉很难过很难过,打心底里的难过。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