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记忆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37次浏览 0个评论

  今天,我们正在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点,着力构建和谐社会。那么,作为社会细胞的家庭,当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关键。
  讲到家庭的和谐,不由使我联想起20多年前,我在松木坪镇分管政法工作,亲历了一件因家庭纠纷引发的一期凶杀案,当时的惨景,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这期惨案发生在观音桥那边一个叫土桥冲的农家里,给人们留下的记忆却是疼痛的。
  那天上午,镇里召开党委会,是新调来的书记到镇里来工作的第一次党委会。会议大约进行到九点多钟,办公室小郑匆匆跑进会议室,报告说观音桥管理区那边出了事,有一家人全被杀死了。
  人命关天,绝非小事。新来的党委杜书记一脸漆黑,一边叫办公室马上向市公安局报告;另一边要我立即带派出所警察赶赴现场。
  当我们驱车赶到案发地,只见乡亲们把一家农户围得水泄不通,一股随风飘来的血腥味,给人一种压抑和窒息之感觉。
  躺在正堂屋地下血泊里是一个20多岁的姑娘,旁边寝室床上被砍死是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和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后边房屋里床上杀死的是一个16岁左右的小姑娘,此情此景真是惨不忍睹。
  这时,村里干部也早早到了现场,听他们介绍,才知道这户人家姓周,被害人是周的妻子和两个女儿,还有在他家来玩的外祖母、包括他大女儿腹中六个月的婴儿,共有五条生命。
  这时,市公安局刑侦人员全都到了案发现场,据案情分析,死者都是先被同样的钝器(扳斧)击伤,然后,用菜刀剧断颈勃子致死的。谁是杀人凶手呢?这时周家隔壁邻居提到一个人,周的上门女婿张大华,有作案嫌疑。此人既不在现场,又找不着人。公安人员分析,张大华是本案最大的嫌疑人,必须立即布控抓住他。
  正在这时,一个在周家大堰淘洗菜的中年妇女前来报告,发现塘边有斑斑血迹。于是公安人员当即吩咐拿鱼网来打捞。附近一村民立即回家取来鱼网,便朝淘洗石阶前抛去一网,拉起来,空的,什么也没有。再一网,同样落空。第三网撒下,网一收,水面上泛起鸡蛋大小水泡,用劲一拉,手感到沉沉的,当拉到纲绳尾部,“啊”岸上人们一齐惊叫起来,凶手张大华,被捞上岸来。
  随即,公安人员下水,在淘菜的地方,摸到了杀人凶器,扳斧和那把菜刀,使案情真相大白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周家全家人遭杀害呢?
  事情还要追溯到2002年的9月,张大华从部队回家探亲,因受战友之托,看望战友家老人,来到土桥冲村,当即受到战友家人和左邻右舍的欢迎。
  大华参军5年,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小伙子长得帅,加上一身军装,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在大华文雅的谈吐中,不自觉地透露了他还没谈朋友的个人秘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人群中有个腼腆的姑娘,红着脸,低着头,对举止端庄的大华顿生好感。当姑娘与大华目光相遇时,双方一股热流在各自胸膛内流淌着,这难道叫缘份吗?和大华一见钟情的那位,正是妙龄二十岁的大姑娘周丽。
  此后,在张大华探亲的日子里,俩人形影不离,相亲相爱,并订下了非你不嫁和非你不娶的山盟海誓。
  当大华结束探亲欲回部队时,他俩爱火正浓,难舍难分。于是大华对周丽讲:“你愿不愿意跟我到部队去玩一趟”,“只要不耽误华哥的工作,我是求之不得的”,周丽回答说。
  周家父母,对女儿到部队去玩也没阻拦,第二天,一对情人便匆匆踏上返途之路。
  周丽在部队玩了一月之久,按贯例该回家了,可是她舍不得离开她的大华哥!大华呢?更舍不得丽妹走。最后,大华下决心向部队领导提出了提前复员的申请,部队领导考虑到他役期将满,复员是迟早的事情,便同意了他的申请。
  当办完复员手续,在回家的路上,周丽把一直都憋在心里的话,坦诚地对大华讲了。她说:“大华,我是真心爱你的,不过,我们要结成百年之好,还有个难题,就是父亲说他养了两个女儿,没有儿子,要留她在家招女婿当儿子使,你做得到吗?”
  大华二话没讲,说道:“只要我俩好,我做什么都愿意”。但大华回家将此事对自己的父母摊开讲了,遭到家人和亲属的极力反对。大华父亲说:“上门做女婿,受人娘母子的气,我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但这最终没有动摇大华的决心。
  对此,周丽对大华的爱更加火热,他俩在充满美丽的幻想中偷吃了禁果。一晃半年过去了,周丽怀上大华的骨肉已四个多月了。
  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年轻人这样的开放,在农村“未婚先孕”是极不光彩的事,这事一下急坏了周家大人,只好匆匆地做结婚准备,并于2003年腊月二十在镇政府领了结婚证,在周家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大华从此正而名份的成了周家一员。
  他们结婚后一段日子里,夫妻相亲相爱,全家和睦相处,这里人都十分羡慕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然而,好景不长。大华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想出门打工去,又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时至春节,大华约周丽去他老家给父母亲拜年去,周丽说:“你自己回去,我没钱,也不去”。这事让大华感到没面子,十分恼火,为此,他们俩人发生了头次争吵。
  吵架和有些事情一样,有了第一次,就不愁没有第二次,第三次。以后他俩为花钱和一些家庭锁事,三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
  更令大华气愤的是有一天,周丽在母亲的唆使下,逼问她给大华买皮鞋的那100元钱的下落。大华以为自己的皮鞋大半成新,还可以将就穿。他在春节回家时,给父母买了点礼物,将100元钱用了。当大华从实招来时,不但没受到钱家人的理解,反而更加恼怒,大骂大华是吃里扒外,要他滚出钱家大门。
  以后,家庭矛盾更加激化,经济上的刻剥,精神上的折磨,生活上的勒索,这些都使大华对生活伤失了信心。特别是周丽与他分居后,同其母亲同床共枕,将大华抛在一边,让大华心灰意冷,一切都令大华失望了。
  2003年5月14日晚,周家摆上酒席,请来了乡村干部,亲朋好友,大华心里明白,这根本不是来调解家庭矛盾的,而是离婚的前兆。
  席间,岳父首先发落,说大华不理家务,贪身懒堕。接着是岳母在一旁添油加醋,一唱一合,只有周丽一言不发。这大华呢?坐在火炕旁,手拿火钳一个劲地往火中加柴,熊熊大火好像是从他内心迸发出来的。
  待乡村干部和亲戚们走后,大华痛苦得一夜没有合上一眼,心里一团糟。
  第二天清晨,周家要女儿和女婿到镇政府婚姻登记处办了协议离婚。
  办完离婚手续,周丽和大华各自怀着矛盾的心情,一前一后地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当大华走到自己老家时,心慌意乱,也不知是否该回家落个脚,向亲人吐露自己心中的苦水,但一想到走出家门父母反对的情景,一双腿,重如千斤,怎么也拖不动。迟疑片刻后,大华转头向周家走去。可怕的恶念在大华脑中形成了。
  大华高一步,低一步地窜回土桥冲。踏进钱家大门,他脸上强装着微笑,仿佛一切事情都没发生过,还对岳母娘说,今天在这住一晚,明天收拾东西就走人。
  当晚,农村晚饭较迟,周家八点钟饭才做好,坐在桌边共餐有周丽她们两姊妹和她的母亲以及来家做客的外祖母,包括大华共五人,都是一言不发地各自吃着自己的饭,大华端着碗饭,喉咙像什么东西堵着了,怎么都咽不下去,只好将饭倒在猫碗里,让猫吃了。
  晚饭后,大家都因昨晚离婚之事,都很疲劳,洗澡后各自先后睡去了。
  深夜两点的土桥冲,这里是死一般的寂静,仿佛能听到山村的呼吸声。这时,张大华轻手轻脚地开始实施着他的报复计划。
  下来便是开头那残忍的一幕。
  一个幸福的家庭,因为“孔方兄”惹的祸,开始为那100元钱的争吵,后来逐步升了级,最后导致了家破人亡。
  这件事当时不仅震惊了土桥冲村,而且震惊了整个松木坪镇。
  在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这个疼痛的记忆,它给社会留下的什么思考呢?相信每位读者会从中找到答案。

  赞                          (散文编辑:月然)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