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喜亦悲叹秋日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1次浏览 0个评论

【导读】眺望飞燕,无限感慨,想我生活的地方,往日已作奉献,今日木已枯竭。时代发展,人滞上世;工资不长,物资翻番;身边亲友,无奈南迁。

  雨后的午间,屋后的电线上(平行四根线路),挤满了燕子。两个线杆之间,怎么说也有四、五十米远的距离,也不知道为什么选在这里聚会,似乎全镇的燕子没有缺席的,唧唧咋咋叫个不停,也不在乎过往行人的打搅,直到下午三点多才陆续离开“会场”。会议的内容我是不知道,听我的邻居说,这时候燕子聚会,可能是商讨南迁的事宜。究竟何为,会议是保密的,至今,没有发言人向外宣称会议的内容。
  
  巧得很,在窗外枝叶茂密的水曲柳树上,一只不知名的小鸟也在那里起劲的叫着,赞颂这美好的一天。真是奇怪,这么个小东西,竟然叫得如此响亮,好像是模仿一支庄严的小号曲,看样子是谁家看电视没关窗户,它从电视里学来的。悠扬的叫声,打破了秋的寂静,也吹出了秋收的序曲。
  
  虽然,离晚秋还有些时日,树却渐渐泛黄,地上已经飘落了几片枯叶,蛙声已遁,寒蝉凄鸣。中秋已过,自然感召,燕雀就要迁徙,这是自然规律。可我的心还是有些沉寂,霜染鬓发已暮年,少年焉知枯叶黄。想我参加工作三十余年,平平谈谈,无所建树。也喜也凄,喜则平平淡淡,凄则平平庸庸,也无迁升,也无壮举。在这远离喧嚣的小镇,终老一生。
  
  秋毕竟是秋,早穿棉衣午穿纱,晚间围着炕头转。小兴安岭的九月下旬,霜天敲开万花筒,深秋闯进五花山。候鸟渐渐稀少起来,刚刚还在开会的燕子,这会也不见了踪影,猜想是收拾行装去了。唯余几只贪玩的燕子,在小镇上空盘旋,是在欣赏五花山的美,还是不舍离别情?是在默记故乡的路,还是故土难离?燕雀恋家,挥泪南行。
  
  眺望飞燕,无限感慨,想我生活的地方,往日已作奉献,今日木已枯竭。时代发展,人滞上世;工资不长,物资翻番;身边亲友,无奈南迁。数九寒冬,煤炭逾千,高寒补贴,依旧百元。学子不归,精英入关;秋燕恋家,人却望乡。岁直壮年,也不在此,为米折腰。秋将过去,冬日已近,这个冬季,还是问号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政企不分,体制不变,高度自治,放眼环球,唯余此地。有幸工作在这里,也算不枉此生,享受着政企不分的种种好处!龚自珍若在世,生活在这体制依旧的地方,一定会写出比此诗句更恰当的经典。天降大任于斯人也,我没看到。家乡山水养肥了外来客,苦短了我的家乡人。人才如空降兵,地方似金粉浴缸,出出进进,政企依然不分,体制依然不动。心也累,情也断,在企盼。

  赞                          (散文编辑:月然)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