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我何用,用我何荒?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33次浏览 0个评论

【导读】于生死之间,生亦不得,死又难舍。一念,竟是逃不掉的万般折磨。真羡慕那兽禽鸟类,江河鱼虫,没有思想,是如何怎样的潇洒和超脱。

  时光荏然,傍晚的夜幕渐渐张开它硕大的羽翼,披降而来,想要遮掩这世间的万物。繁华尽落,惆怅一曲,街角零散的人群,奇异的眼光,如那七月的流火,穿透了肌肤,直戳心脏,消抵着不知所向的魂魄。原来,黑夜也无法容忍它的存在,无处可去,是无处可逃。就像那重影相叠的梦境,它在逃,逃到断壁残垣,逃到荒芜坟冢,逃到那水边断桥,都无法逃离,无法从命运的手掌逃脱。
  
  多想悄悄的走入那梦境,告诉它不要再去逃了,它逃不掉,可是隔着时空如何又能和自己对话?于是,思想空空,头脑昏昏,既出梦境又入境梦。
  
  逃不掉生死,逃不掉离别,逃不掉那陌路相逢的邂逅,也逃不掉于生无奈的悲戚,逃不掉,又承担不起。就在边缘地带游移,一边是悬崖,一边是陡壁,一边是绝望,一边则是红尘欲罢不能的留恋。于此,禁不住的感叹--人,确实是大自然完美的一件工艺品,包揽了各种艺术的特征,又混杂着各种说不清楚的内涵。此生为人,幸哉,悲哉?
  
  生死只是一念,或幻化成那火光中的一缕青烟,随风四散,逐云邀月,或裹缠于棺,藏埋到那黄土粒下。手段如何,如何局结,都逃不掉一个活活生生,死死硬硬的“死”字。扼腕世事之无常,叹息心情心境的那份抑郁,执笔问天,生我何用,用我何荒?
  
  于生死之间,生亦不得,死又难舍。一念,竟是逃不掉的万般折磨。真羡慕那兽禽鸟类,江河鱼虫,没有思想,是如何怎样的潇洒和超脱。
  
  时间恍惚,黑夜慢慢占据整个世界。于一室之内,凝眸窗案,想起趴在窗户上的那只苍蝇,前途一片光明,却没有出路。而与自己的世界相比,苍蝇应该感到庆幸,还有人连光明的前途都没有。已是困井之徒,穷途末路之辈,此刻连苍蝇都可以来欺侮凌辱。人生至此,何等的悲哀。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