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也只是我记得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9次浏览 0个评论

  我记得你初来时的样子。高高瘦瘦的,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留着和余文乐一样的发型,双手插在裤兜里,说说笑笑地讲话。
  我记得我们相遇时的情景。我说,你也在这个宿舍吗?你说,是呀。我说,刷牙的地方在哪里?你说,我带你去。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的谈话。我说,你今年多大?你说,虚岁19,周岁18。我说,你生日呢?你说,1986年8月18日。
  我记得我们很容易就成了朋友,心照不宣。因为彼此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天生的敏感派,喜欢幻想,对未来不抱希望,但也不绝望,往往固执己见,不愿流于世俗,对那些庸俗的东西常常表示出自己强烈的不齿。
  我记得那些周六的晚自习后出去散步的日子。你总是早已等在那个楼梯口,一脸温情的笑。而我总是高兴地跑出教室,拍拍你的肩。然后我们一起下楼。走出学校大门后,我们通常总会买一些小摊上的东西,边吃边聊一天当中大大小小的事情,然后一起哀伤或者快乐。
  我记得那个中秋节我们是怎样度过的。我买月饼你打水,我们两个就坐在教室后面的沙地上,香喷喷地吃起来。很多的人从我们身旁经过,窃窃私语或者偷偷笑,我们都全然不在乎。
  我记得那次我们的生日是和国庆节在同一天的。我告诉你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正一起站在教学楼的最高层呆呆俯视下面拥挤的人群。你叹了口气说,然而我们却在复读。然后我就看到你忧郁而无奈的眼神,我多想安慰你可还是张了张口什么都没说,我明白其实我们都还是内心柔软的孩子。
  我记得那次我们一起去“华清”洗澡,我问到你复读的感受。你说你以后再也不会来上高三了,你说当个农民其实也没所谓,你说自己想要的也只是快乐而已,你说丰厚的物质永远是次要的。
  我记得那天晚上你去宿舍找我要随身听,在即将走下楼梯的时候,你说自己没钱了两顿没有吃饭了肚子好饿。我立即就带你去了商店,买来两袋方便面并掏出二十元钱给你。那天晚上我很高兴,觉得自己终于有了知心的朋友。
  我记得我们出去住的那七个晚上。晚自习结束后,我们在学校门口的商店里买来方便面和小盆子,然后打来开水在只属于我们两人的房子里泡面吃。睡前用热水洗脚,听陈晓东的《比我幸福》,讲许许多多好玩的事情。然后在早晨醒来的时候,互相捶打着起床。
  我记得临近元旦的时候我送你的礼物,是一个带音乐的小饰品。那是头天下午我从你口中问出的你所喜欢的东西,那是我饿着肚子跑了好多地方才买到的东西。当我兴冲冲地把它送给你的时候,你也好兴奋。我知道那是友情的共鸣是默契是心照不宣。
  我记得我们在外面住的第七个晚上,最后一夜。你说今天是重阳节呢。可我心里却清楚地知道明天是个离开的日子。那天晚上我们沉默地相拥而睡。我记得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我说,我怕以后再也忘不了你了。我也记得你的回答,你说,忘不了就记着。
  我记得那些晚自习后一起走过的路。广场、三路、二路,再折回,仿佛我们曲折的生活。我们总是挽起手,漫不经心地往前走再往前走,仿若两个小疯子般地进行着一场无休无止的流浪。
  我记得那次争执。在即将毕业的日子里,我说要不哪天我们一起去拍照吧,你说行啊。可也只是在第二天,当我重新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却显得好厌烦。你说拍了照片又能怎么样。我说不怎么样这是你自己的事我也没有强迫你。你说那是,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满。
  我记得你给我写的留言。那天我怀着忐忑的心情上五楼去找你,你从教室后门走出来,看到我显得非常生分。我说你给我写留言吧。你笑说我不会写然后拿过我的留言册。两天后我看到了你的留言,写在一张信纸上,你说,我不配做你的朋友,还是让彼此忘却吧。
  我记得最初自己是怀着怎样美好的心情开始了我们的交往,我也记得最后的最后自己是怀着怎样失落的心情接受了我们的散场。
  可也只是我记得。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