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风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2次浏览 0个评论

  左右
  
  昨晚重读悦然的旧作《樱桃之远》,其中有句话印象格外深刻,读来甚是喜欢:她坐在我的右边,坐在我的左边,坐在我的无处不在。于是下意识地拿起笔来抄,不想遍寻四周竟找不到一个可以书写的本子,过惯了长期懒散的大学生活,除却必备的教科书之外,几乎别无他物,沮丧之余,忽然眼前一亮,发现枕角放着一张某人的照片,干净整洁的侧面正好可以拿来用,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欣喜万分地在上面写下了那个句子。
  那张照片,是F离别之时留给我的唯一一张。这个我将埋在心底深爱一辈子的人,两周前背上行囊独自一人去了新加坡,至今音讯全无。几乎每个寂静难眠的午夜,我都会打开床头的台灯,燃起一支烟,就着淡淡的灯光一遍遍地翻看它,缅怀那再也无法回去的旧日光景。
  如此珍贵的照片竟被自己不小心留下了划痕,事后我自责不已。翻出弃置已久的橡皮试图擦除它,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不得法,墨迹虽然不见了,但清晰的脉络却完好无损地保留了下来。一气之下我将那支黑色签字笔死命地折断了丢在地上,看着罪魁祸首那一分为二的残骸,我笑了,然后眼泪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
  不知哪间宿舍传出刘若英温情款款的歌声,她唱:你来过一下子,我想念一辈子,这样不理智,是怎么回事?
  
  初相识
  如果用一个四字成语来简洁地表达我那天的惨痛遭遇的话,那便是“雪上加霜”,如果用一句话来冗长地表达我那天的惨痛遭遇的话,那便是“喝凉水都塞牙,穿道袍也撞鬼”,如果取其中间,用半句既不简洁也不冗长的话来表达我那天的惨痛遭遇的话,那便是“屋破偏逢连绵雨”。
  话说高二上学期某个晴朗的周日下午,正当我窝在宿舍的小床上挥舞着自己的小爪子流着哈喇子全身心地沉浸于一大堆零食里乐不可支的当儿,霎时间心里禁不住一阵悸痛,多年的老胃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地爆发了,这厮此次卷土重来,其势头之猛烈杀伤力之惨重不可遏止地创造了历史最新高。为了保住自己这条小命,我立即咬紧牙关视死如归地一猛子跳下了床(您没看错,我他妈住上铺),风风火火地朝自己装有胃药的小壁橱杀将而去。满心欢喜迫不及待地打开它的那一刻,我顿时两眼一黑,当场险些摔死在地板上——那药不知何时已被吃完,空空如也的塑料瓶子有气无力地瘫倒在橱底!什么叫做“穷途末路”,今儿个我他妈算彻底弄明白了。整个一冷冷清清的大周末,宿舍里的哥儿们一个个不是回家的回家,便是浓情蜜意地揽着女朋友遛弯去了,唯独我孤零零一个,在外辛辛苦苦地替人补课补了大半天,为了犒劳自己,刚刚打超级市场买完东西回来!没有善良的人民公仆救死扶伤,无奈之余,我只得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冒着痛死街头的危险撒丫子冲出宿舍朝校医务室狂奔而去,整个一血气方刚视死如归的刘胡兰!什么狼狈不狼狈整洁不整洁绅士不绅士的,挣扎在严峻的生死第一线,都他妈给老子靠边儿站!
  所谓“怕什么来什么”,所谓“生活永远比你想象得复杂”,就在我一面呲牙咧嘴地捂着肚子,一面加大油门马不停蹄地振臂挥舞着冲锋陷阵的时候,谁料半路经过校体育场,一不留神突然被只远远飞来的足球恶狠狠地撞到了,我顿时痛苦地闭起眼睛惨叫着倒在了地上,那么一瞬间,心下禁不住长长叹了口气,哀莫大于心死地对自己说:他妈的,这下撒手人寰的时刻可是铁板钉钉地到来了。
  按照国产煽情电视剧的经典路数,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我连忙艰难地挥舞着小爪子淌眼抹泪地在地上划拉起了自己的遗书。
  这就是我和F相遇时的场景,彼时他是校足球队的主力,后来我们成了两肋插刀同甘共苦的铁哥们,真是应了那句老掉牙的大俗话:不打不相识啊。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