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时光可以倒流

伤感美文 yaming 6个月前 (12-27) 14次浏览 0个评论

  两小时
  
  今天我在考场里呆坐了两小时,专业课现代语言学,除去姓名和准考证号一个字没有写,我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交白卷的痛苦。并且校方规定不足两个小时不准离开考场,于是我就像一个白痴一样两眼直愣愣盯着那考卷,一个答案也填不出。发下的草稿纸又不允许随意涂鸦,试卷更是摧残不得,什么叫做枯燥,我算是彻底整明白了。咳,还不如直接逃掉去街上转悠呢。
  这就是我两个多月来碌碌无为的结果,扮小资装忧伤假诗意他妈的终于尝到了后果。我不仅在浪费自己的大好青春,更是在浪费父母辛辛苦苦挣得的血汗钱,毕业肯定因此而推迟了,补考费肯定出定了,我就等着午夜撕心裂肺地去内疚吧,去把肠子给悔青吧。我这个挨千刀的畜生!
  骂上两句真他妈痛快,我早该这样自己骂骂自己了。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了,日子过成了一坨屎,原本井然有序的生活变成了臭气熏天的烂摊子,没有目标,更无所谓计划,终日如同一只惹人厌的无头苍蝇横冲直撞。正式的写作已经停止了大概四个月,这四个月里我没有给杂志写过一个字,充其量只是在日志里发发牢骚。不仅如此,学习也松懈了许多,今天考试竟然有许多英文单词都不认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混的,连他妈最擅长的英语都变成了这般凄惨的地步。我究竟把那些时间都花在了哪里?
  花在了单相思上,花在了幻想中单枪匹马的爱情里,花在了假意忧伤的小资情结里,花在了追星的狂热中,花在了花样繁复而一文不名的琐事里。我发现自己又变回了从前那个分不清轻重主次的小孩了,那个只凭自己兴趣而无丝毫自制力的人,那个懒惰而执拗的蠢蛋。我是怎么了,23周岁的生日都已经过去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在这儿堕落颓废?!
  改变是必须的,是势在必行的。光阴不等人,白发苍苍的那一刻再想开始就没有机会了。趁着如今依旧不算太晚,趁着自己仍有那么一些青春的激情和活力,甚至是才气,为自己加油,重新开启一方天地吧,明天依旧是美丽的。
  我最爱的小F还在南京那座烟雨迷蒙的小镇等着我,等着我考上南大中文系的研究生赶去看他,我是如此期待着!
  
  童年趣事
  闲暇时间,偶然想起童年时期做过的那些趣事。好笑之余,又感觉如此怀念
  那年我不过五六岁吧,是在一个夏日燥热的傍晚,伙伴们都在树下摸蝉,我也兴致盎然地跟了去,约莫两个小时过去,爸妈的叫喊声不绝于耳,于是只得作罢提着自己的战利品归了家。可就在我将那些蝉自小瓶中倒出来时,发现其中的一只正处于辛苦的蜕变中,那情形,让人不忍蹙睹,于是我即刻善心大发,三下五除二不由分说地将其外衣剥了去,做完这些后,兴致大好地回去美美地睡了一觉。然而,第二天醒来,眼前的一幕顿时令我大吃一惊。那只蝉
  竟不会飞了,只是孱弱地缩在地上,徒然地扑棱着受伤的翅膀
  还有一年的春日午后,和伙伴们一起去村头果园里摘果子,本以为调准了最佳的时机,正乐得自在,谁料看园人正呆在一间被果树遮蔽的小房子里,虎视眈眈凶神恶煞地望着我们,我们唯恐避之不及,只得丢下生涩的果实落荒而逃。其情其景至今仍历历在目。自然,这种事情毕竟算不得好,但那份探险般的刺激,多年后仍是那般难忘,想起来就不由得觉得快乐,甚或偷偷笑出声来。
  还记得冬日捕鸟的乐趣。待鹅毛大雪落满一整个院子,天气放晴的闲暇时刻里扫出一片空地来,拿出一条结实的绳子和坚固的小棍子,再偷偷自屋内翻出父母收粮食用的筛子,用力在地上挖出一个洞,就那么架上筛子,在下面撒些鸟类爱吃的谷物或馒头屑,待自己喜欢的鸟雀自空中飞下来,落套的那一刻眼疾手快地拉上一把,它们也就属于你了。大多不过是些随处可见的麻雀,特幸运的话你会捕到斑鸠或是喜鹊。不过,那快乐可是无可替代的。
  时光如梭,和我一起长大的伙伴们都已长大了,有些甚至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一番事业。童年是永无回去之日了,那些美好却在心底永远地保存了下来,每一次的回忆都是那般醇厚芬芳,令人难忘。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