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一个人

伤感美文 yaming 11个月前 (12-27) 48次浏览 0个评论

【导读】闭上眼睛就是他的样子,173的身高,体重不足50,弯月亮一般的浓眉毛,不咸不淡的谈吐,安静到近乎冷漠的表情。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压根儿不曾喜欢过,甚至不曾把我当成朋友,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一开始就知道的。

  是有过这么一个人的。
  
  我们相识近一年来,他没有正眼看过我一次,我们讲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永远是飘在远方的。仅有的三次碰面,我们从未并肩走过一段路,他永远是义无反顾地走在最前头,我一个人屁颠儿屁颠儿地相跟着。在芙蓉街吃过一次饭,在沃尔玛买过两瓶水,短暂又短暂的时光,我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回忆,每一次的感觉都是新的,是莫名美好的。一起去泉城路新华书店买到的那本《张爱玲精选集》,发票一直被我小心翼翼地压在抽屉的最底层,因为上面有购书日期——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装书的那只白色塑料袋,迄今依然放在我书包的外兜里,每天背着它上课下课,在寂静的晚自习上偶尔翻出来细细观摩,因为我清晰地记得,在泉城广场地下的公厕门口,这只袋子他是帮我提过的。唯一一次和他去洛口买来的那只耳机,外形丑陋不堪,时常接触不良,用了不足一个月就翘了辫子,我依然把它放在自己枕边,睡前巴巴地看上两眼,似乎随时它都有要讲起话来的冲动。手机里保存着他发来的为数不多的每条短消息,寥寥数语,简单问候或轻微不满,有时是“只睡了四五个小时,我被你短信吵醒了”,有时是淡淡的两个字“谢谢”。永远记得2008年10月8日凌晨,轻抚他右侧眉毛时内心的悸动。永远记得2009年6月22日晚,他在Q上问我借钱时无以言表的快乐,连发表文字都无可比拟的快乐。数月前空间曾加过密码,答案是他的名字,访客记录里的足迹表明他早已参破,我永远记得那晚他发消息故意问我答案时内心强烈的震动,是喜悦么?是悲哀么?我不知道。2009年7月12日上午,我发消息问他什么时候结婚有打算么,他一时兴起回的那句玩笑话“跟你结啊?”如同一枚耀眼的奖章,成为多日来激发自己快乐的源泉,一个人难过的时候,我总会下意识地翻出那条消息看一看,我不记得有多少个晚上自己盯着它盯着它,就笑出了眼泪。
  闭上眼睛就是他的样子,173的身高,体重不足50,弯月亮一般的浓眉毛,不咸不淡的谈吐,安静到近乎冷漠的表情。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压根儿不曾喜欢过,甚至不曾把我当成朋友,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一开始就知道的。不是没有想过放弃的,不是没有恨过的,可是再长久的决心也未曾超过24小时,无数次删除手机号码再无数次加上,这种机械性的无用功我做够了,够了。
  不知道以后的日子会变怎样,也许如同所有的男生一样,我会娶妻生子的吧?我会孝敬父母假意快乐地去生活的吧?但不管怎样我都知道,终其一生自己也逃不出他的影子。是的,我喜欢他,不,我爱他,这辈子他吃定了我。

  赞                          (散文编辑:月然)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