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本布衣

伤感美文 yaming 11个月前 (12-27) 37次浏览 0个评论

【导读】正月所生之龙,时值冬末,万虫蛰伏,生不逢辰,潜龙勿用,虽有大将之才,但无用武之地,所以只能一生劳碌,苦无结果!无稽之谈是吧,不能相信是吧,可偏偏不幸而被言中!

  打开电脑,码下这个标题,点着一支烟,痴呆于烟雾缭绕中。
  对我来说,这实在是个沉重的话题,是我轻易不愿触摸的痛。
  
  “臣本布衣”,语出诸葛亮前《出师表》。诸葛亮有此称,是指前身,后来不仅官拜宰相,而且备受刘备倚重,言听计从的程度简直就是实质的朝廷,可以全权料理朝臣文武大事。到刘禅手,更是贵为相父,刘禅再浑也得看他脸色决策朝政大事,除了背后捣鬼外绝不敢悖逆半分。所以,诸葛亮此语在很大程度上是对“将相本无种”、“英雄不问出处”的诠释。
  
  而我说的“臣本布衣”,却是货真价实:虽然在本地和较大范围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可是眼看老之将至了依然是职工一个,断无时来运转否极泰来的命运嬗变,更无运筹帷幄驱策三军(哪怕三人之军)的权利运作。故而“臣本布衣”成为我频频把视于人的一张名片,虽系调侃,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的自我解嘲,故作轻松的戏谑式遮羞。故而对于我来说,“将相何以能无种”?“英雄必须问出处”!
  
  这很重要吗?按说本也没有什么。混迹于芸芸众生的滚滚红尘,混一小官乃至出将入相,抑或压根就是草根百姓,平淡生活平常处世,都再正常不过。天下百姓海了去了,事实上也不可能人人都去做官为宦。再说了当官也不是人生的唯一,价值的唯一。更何况官场险恶尔虞我诈互相倾轧宠辱难料,远不如竹林之七贤、采菊的陶公潇洒自在飘逸快活。有道是“无官一身轻,有子万事足”,布衣不重担,退进由自身,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自在?可现实冷酷远远不是这般计较,往往在劫难逃地成为我的尴尬我的难堪我的窘境,于是是官不是官对我还真的不是不重要!
  
  怎么回事呢?盖因下述原因所致:每每遇到初识方交的人,总是于“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的一番恭维后,有一个如出一辙的问题令我汗颜:“你是你们单位的领导吧?”抑或是“老以为你就是你们的头,怎么会不是你呢?”是呀,怎么会不是我呢?命运之神的安排在究竟在什么地方出现了错误呢?这也正是我百思不得其解而要就教于人的一大困惑,怎么就非得让我捋拨清楚解释清楚呢?更难堪的是从提问者疑窦丛生的目光中可以明明白白读懂如此诘疑:“不会是因为你老兄性情怪异脾气乖张为人欠佳品行不端,上不能取悦于头头脑脑,下不能和睦于同僚兄弟所致吧?性格决定命运可是铁的定律!”更有甚者,上边的话是当面鼓对面锣撩出来的,轻的说咱不识时务不会来事,重的就直接怀疑到人品德行上来。每每面对人家眼睛里飘忽不定的疑惑抑或嘴角挑起的讥讽,总是令我如芒在背无地容身;每每听见那掷地有声如雷在耳的的责问声,更是令我冤似窦娥欲辩不能。于是尽管心里每每恶毒地咒骂着:“他NND的怎么都这样市侩这样人精,一下就准准的拿捏住我的软肋我的命门?”可又不得不装出十成的笑,笑弥勒一样耐住性子喋喋不休地去排解人家的心中困惑,什么论文凭咱是初中尚是文革动乱时期的,什么苦拼苦熬到三十五岁方以农民身份登上了县委楼,什么混到到四十多才熬了个职工身份,还有什么单学历、身份、年龄这三道坎,就决定了兄弟我只能是草民而断不可能混个干部身份进而做个哪怕屁大的芝麻小官,再加上门路短缺,身后没有一个人给撑着罩着,所以只能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还有让人婶可忍叔不可忍的:咱这点短处,竟成为小人嘲笑攻讦的把柄!有那么一个原也是捏笔杆却并没有写出什么响文章,每天屁颠屁颠跟在县领导屁股后边掂了几天包的小兄弟,在提了个乡镇级的小官之后,竟然在别人婚宴的大庭广众下借酒撒疯,公然对我羞辱:连个官都混球不上,不如找块豆腐去碰死,或者滚回老家卖红薯去!当时恨得我只差没有揍得他满地去找牙。
  
  ——这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是官不是官是人家衡量人成功与否的一个标准,甚或是衡量人的才能和道德的标准!既然身在政界,混到了一官半职算你是个人物,混人混得正常;没有混到一官半职,不光说明你很无能很失败,而且就会判断你人品有问题,做人不咋样!咱可是俗人哪,是养家顾口食人间烟火要脸要皮的俗人,而不是饮露餐英云来雾去脚不沾尘的神仙,怎么可以不在意呢?
  
  单是以上这些也还罢了,还有让人晕晕乎难以理解愤愤然不能平的许多个事。
  
  一是“文凭与水平”之误。当年为人生为前程而打拼时,社会一个口号喊得震天响,叫做“既重文凭又重水平”。对此,咱很单纯很天真地相信了。于是作了如此盘算:自己作为一名乡镇雇佣人员的临时工,无论身份、时间还是经济能力,都不允许脱产去大专深造,故只能放弃获得高文凭的打算,走“自学成才”的路子从水平上去提高,去再造。中国古来的进身之路除了科考尚有“荐贤”的模式,大量非科考的高才贤达之人不就是通过这一门路而显身闻世的吗?不相信改革开放的年代了反不如封建社会开明!不相信由咱炮制的领导讲话、署名文章、总结汇报在领导嘴里铿锵作响天花乱坠,理论的、新闻的、文学的文稿高密集度见诸于报端刊物,能不成为证明咱能力的依据、水平的依据、人才的依据!于是尽管也进修了不被认可的大专文凭,但把主要精力放在业职上,那可真叫“聚精会神搞业务,目不斜视干工作”呀。岂知到了提拔晋级调资加薪等利益相关处,人家却就只认文凭丝毫也不顾及水平了,哪怕是从街头小贩那儿买的假文凭,官位工资等照样噌噌地往上蹿,咱这低文凭的只能呆在一边歇凉快,分享别人的喜悦。你提要求乃至提抗议,相关领导和办事人员均表示这是政策的硬杠杠,实在爱莫能助。此时才幡然醒悟:“水平”值几何,“文凭”方万岁!只是,明白归明白,可是正月十五贴门神,晚了整整半个月!
  
  二是“被想起和被忘记”之愤。文字材料遇到档次高分量重难度大一般人啃不动的,哪怕再不是咱业务范围的事,却总是会被惦记被想起被跨行指派。这时候会来事的领导就会满脸堆满了灿烂的笑容给灌米汤,什么大秀才,大笔杆,大才子,文章无论出手的速度还是高度、宽度、厚度都非人能比,所以能者多劳,非拜托你不能了。继而两盒好烟往你眼前一摆,很理解很爱惜地说烟是文章的灵感,好文章都是它熏出来的。恰好咱偏偏又是一个顺毛驴,被这么一拍一哄,就乖乖的撅起尾巴没明没黑去呕心沥血拧脑汁了。当然也有别扭的时候,就是布置任务领导的虽然跨着序列越着级,可仗着公鸡头上一块肉,大小是个官(冠),完全是板着面孔拿着官腔的强迫命令,却不知咱偏偏不光是顺毛驴,还是一头犟脖子驴,当下就硬梆梆给顶回去:请问,别人工作岗位的工作为什么要让我来干?我干了别人岗位的工作别人高兴不高兴?干不了吗,我干得了为什么不让我占那个位置拿那份工薪?对不起,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拿多少工资付多少劳动,这样做合情合理还合法,拜拜了您哪!然后抬屁股走人。当然了,人家想让你干还会变着法让你干了;当然了,人家干不了干不好的照样啪啪的晋级加薪提拔重用。对于咱,在提干调资这些事关切身利益的事上,却总是被想不起。所以多少年里,14年做临时工的工龄不被承认不被接续(恰恰这14年是咱发轫苦学、拼命工作打根基并成就笔杆子的时间),加上行业差别、单位性质差别、职工与干部的身份差别、非公务员与公务员的差别、贫困地区与富裕地区的收入差别,我现在每月工资加各种补助领足领够了,也就区区1200元!这不,目前单位要参照公务员工作标准调资,又因咱这职工身份的缘故被撇下,说待后再定,这可真是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吃屎也赶不上热的!
  
  三是“信命不信命”之惑。中国人习惯以属相论命,本人乃属龙之人,而且正月落地,年满岁足。按说,在中国十二属相里,唯独龙为挟雷裹电叱咤风云的神物,该有富贵之命,也常在心里偷着乐。可偶尔于游戏风尘中让人算算卦或者自己翻翻命书,几乎别无二致地言讲道,属龙之人聪明机警,雷厉风行,有超强的交际能力和事业能力,而且还是完美主义者,一般都事业有成,命运较好。可是再看所生月份,却大为不妙:正月所生之龙,时值冬末,万虫蛰伏,生不逢辰,潜龙勿用,虽有大将之才,但无用武之地,所以只能一生劳碌,苦无结果!无稽之谈是吧,不能相信是吧,可偏偏不幸而被言中!就此信了,咱又是个铁杆的唯物论者,世界观呀方法论呀不说倒背如流,却也还算根深蒂固。于是恍惚复明白,明白还恍惚,恍惚来恍惚去,几乎连立身处世的根本都要被恍惚掉了!
  
  话到这里,好心的朋友一定会发自真心予以规劝了:世界本来不公平,命运差异属自然,所以要宽心量,多释怀,一切顺其自然,否则气出病来还是自己领受。了解我的人更会说,尽管命运对你是不公了一些,可毕竟还有人对你有知遇之恩,让你由农村进了机关,由农民成了职工;毕竟还数次评你为县劳模而且成为市“五一”劳模,并记一等功一次,认可了你的工作、才能与成绩;毕竟好心的领导还是识才爱才惜才的,为了你的事想过许多办法,也帮忙办了一些切身利益的事。对此,我绝对予以承认并感激涕零,同时咱虽不是宰相将军,却也肚里能撑船胳膊上可跑马,对自己的际遇完全能想得通撂得开,否则有10个辛贵强也早气死了。但是于此同时我还是想说,大家说的还在“家常理”的层面,而不属于“桌面理”。作为一个专业写手,是以党和国家的政策法律以及社会规范、道德规范为标尺看待事物评价事理的,是以引导社会潮流推动社会进步为责任的,说事论理就不能光停留于“家常理”的层面——我们的国家有属于立国之本社会主义分配原则,基本精神是按劳分配、同工同酬、奖罚分明,改革开放以来则更强调“机会均等”、“分配均等”、“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精神,尤其新生效不久的《劳动法》,更将“按劳分配、同工同酬”作为劳动分配的法律依据。我的遭遇,显然于其上格格不入。再者说了,这种情况岂止是我一个人的?政界圈里分公务员、干部、以工代干、聘干、职工、合同制临时工、单位自行雇用工,社会各行业劳动用工均分三六九等高低贵贱,有劳不能所酬,同工不能同酬,机会不能均等,奖罚不能分明,甚至干得多干得好的不如干不好不干了的,直接影响着这些不公平待遇者的劳动积极性,直接影响着社会、国家机器的运转速度与质量!
  
  这是一种现象,我归结为“辛贵强现象”。这一现象,早已多时存在,但不知还要存在到多时?我也自知,尽管我杜鹃泣血,声声凄厉,可令苍天垂泪,山河动容,但未必能解决问题。同时我也明白,好长时间来为建设和谐社会而大规模全覆盖开展的科学发展观教育,其提纲挈领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解决改革开放以来突出暴露的各种问题,社会分配不公作为事关民心冷暖社会稳定的大事,不能不作为其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所以我所反映的就绝不是我个人的一点破事,而是关乎诸多不公平待遇者得以公平对待,关乎整个社会文明进步与和谐的大事!
  
  以上是一吐块垒的话,知道暂时只能一吐为快,故胡诌一诗作罢:
  
  今朝我唱布衣歌,块垒横江叹奈何。
  我劝天公还抖擞,莫教良士任蹉跎。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