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笑的女子陈少美走了

伤感美文 yaming 5个月前 (12-27) 33次浏览 0个评论

  经我介绍刚刚加入散文在线的文友陈少美女士,本月23日下午在下班回家的途中,在一个路口不幸遭遇车祸,当即离开人世。这是我以前写她的文字,现贴在这里以表示对陈少美过早离世痛心、凭吊与怀念。
  
  那是去年的夏末,窗外的艳阳如火如荼,秋老虎正在肆意的发威。那些日子我正在床上规规矩矩的趴着,有点度日如年,有点苦不堪然,有点心慌意乱。由于截瘫,由于褥疮,我原本虚弱的身体又出现了故障。不是一般的故障,而是褥疮,是那该死的臭不可闻的褥疮,让我老老实实的趴在了床上。这样的日子让我心灰意冷,这样的日子让无无比沮丧,这样的日子让我英雄气短,这样的日子让我开始讨厌自己那千疮百孔的身体了。
  
  忽然就有那么一天的下午,、床头的电话叮玲玲的清脆的响了起来。抱病在床的我艰难的抓起话筒,打电话的是个年轻女子,她还未开口说话,就先发出了一串舒朗的动听的欢笑。原来是本市的女作者陈少美打来的,她说她在一家公司做营销工作,她说是朋友告诉了她我家的电话号码,她说你的褥疮好点了没有?……面对这欢笑中关切的问候,嗤牙咧嘴的我有点强作欢颜,因为此刻我身体某一隐密部位那牛眼睛般大的褥疮,正传来阵阵火烧火燎的疼痛呢!但我还是如实说明了病情,我尚未痊愈,我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呢!电话那端又传来一串舒朗的动人的笑声,她说她的宝贝儿子小时候的小屁屁也长过褥疮,涂上一种特效药很快就好了。她说明天到那家医院去看看,如果有就给你带来……电话挂断的那一刻,我有点昏眩,我有点找不到北,因为我还未从这阳光般灿烂的欢笑声中回过神来呢。
  
  第二天果真又接到了陈少美的电话。还是一串欢快的透明的笑声,这笑声让我感到疑惑:难道这女子生活中就没有烦恼和不如意的事情吗?难道这女子真的无忧无虑就是为那舒心爽朗的微笑而生的吗?这次电话是她的连连道歉声,她说她跑了那家医院,又跑了城关的大药店,她跑了一个中午,硬是没有买到这种特效药……我没有说我很感动,我没有说应该道歉的是我自己,我只是静静地倾听着这欢声笑语中的问候……放下话筒的那一刻,我方觉得原本那钻心般疼痛的褥疮,现在竟然不怎么痛了!我略微感到吃惊:难道那欢快的发自内心的微笑也可以治病吗?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一个年轻女子舒心的动听的笑声,可以像阳光一样明亮、温暖和灿烂。
  
  在那刚刚过去的火热的夏天里,我陆陆续续接到陈少美几十个挂来的电话,接到了她笑声中关切的问候与祝福。准确地说,正是这舒心的笑声深深的感染了我。你可能不知道,自褥疮加重以来,我已经有好长时间不会微笑了,我有些僵硬的面部表情,已经被痛苦、沮丧和无奈所充满。面对家人,面对前来造访的亲朋好友,我拉长着脸,传递给他们的不是生动的感激的微笑,而是唉声叹气,而是苦不堪言,而是焦虑、烦躁和不安……我开始怀疑:我真的是被生活给压垮了吗?我真是被病魔给击倒了吗?我真的是永远不会牵牵嘴唇微笑了吗?我这样想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抓起桌子上的一面镜子。说句老实话,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照镜子了,我讨厌镜子里面那张愁眉苦脸的老脸,我讨厌自己那张老气横秋的憔悴的脸。现在,我终于有勇气重新拿起镜子了,我努力的伸展自己的笑大肌,我想看到一张舒展的沐浴着阳光的笑脸,我想让自己的脸庞尽量生动一些。令我有些沮丧的是,我从镜子里看到那张脸竟然比哭还要难看!尽管如此,我也不会放弃我对微笑的渴望,我还是相信,只要我有信心,总有一天我会找到自己那张丢失许久的灿烂的笑脸。
  
  天气渐渐的转凉了,我身上的褥疮逐渐开始愈合,这让我如释重负,这让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后来,在电话里向我传递微笑和问候的陈少美到过我家,我好奇的问:你怎么那么爱笑啊?她的回答让我陷入了久久的深思,她说她天生就爱笑,她说她高兴时爱笑,不开心时更爱笑!这话像石头一样落在我的心湖,并溅起了层层激荡的波澜。我在想,笑不仅仅是一种表情,更是一种乐观豁达心绪的真实表达。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笑是一辈子,哭也是一辈子,那么我们有什么权力拒绝那阳光般明媚的微笑呢?一个人必须学会在忧患中从容的微笑,在指望中寻求快乐,并在快乐中编织自己美好的梦想。也许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卸下所有的重扼,我们才会跨越所有的羁畔,我们才会重整旗鼓,我们才会更有勇气的上路,我们才不会虚度此生……笑不仅仅是一种表情,笑更是一种信心与力量,而这样的力量是可以相互感染鼓舞人心的。1500字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