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悯的心

伤感美文 yaming 5个月前 (12-27) 15次浏览 0个评论

  农历二月二的那天晚上,弟来家里。闲谈中得知,市局正在布控警力,抓捕一名常常夜间尾随单身女子,实施恶性犯罪的重犯。说他是重犯是因为,他从02年开始犯案,一直到今天依旧逍遥法外。弟说:市局已经悬赏五万元向社会寻求线索,决心一定要抓住他。弟是在提醒我,让我夜间出入时,注意安全,因为倒班的缘故,我常常要一个人走夜路,所以弟的牵挂与嘱咐我还是听进去了
  
  事隔一天,仅仅是一天的时间,甚至还不到一天的时间,也就是二月二过后的二月三日下午,弟打来电话,告诉我说,那个罪犯已经落网。我正要问怎么抓到的,弟的声音再次传到了我的耳朵,自杀,不是抓到的,是有人发现了他的尸体报的案。在一个离城市不远的有些偏僻的地方,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不惑之年,正是一个男人,体力精力最旺盛的时候,正是一个人服务社会回报社会的最鼎盛的时期,然而,一条正处于黄金时期的生命却噶然而止。可怜可鄙可恶可憎可恨。
  
  自杀,一条很愚蠢的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然而,一个不惑之年的男人采用了这么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是想以此向那些曾经伤害过的人谢罪吗?还是对生的希望彻底的破灭?我们不得而知。但我知道一个人在做出重大决策的时候,往往是要经历痛苦的内心挣扎的。说他咎由自取也好,说他自作自受也罢,说他罪有应得也不为过。这些词对于一个远去的生命已经没有了意义。他死了,世界还是原来的样子,地球不会因为一个个体的存在与消亡,而有丝毫的改变。太阳依旧照常升起。
  
  这是一个垂死挣扎的罪犯的所为吗?其实在向自己说不的时候,同样的需要勇气和胆量。这种勇气与胆量有别与他实施犯罪时的勇气与胆量。也许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让他牵挂和留恋的了,没有什么放不下的时候,是人最放松的时候,于是与死亡完成了一次对接。告别了漂泊,结束了惶惶不安的日子。他解脱了,是生命得到了解脱,不管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他的灵魂和躯体终于都飞走了。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了,再也不用担心有一天一群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伸出有力的鹰爪,扑捉他,撕扯他,捶打他,在一群又一群的麻木的目光中,然后接受灵魂的拷问。
  
  他是弱小的,因为在他向手无寸铁的女人伸出他肮脏的双手时,就证明了他内心的软弱。他终于不再以软弱者的身份出现,他终于以强者的身躯做了一次心灵的强者。可这一次,仅仅这次,他把自己的命搭上了,他的行为展示了他灵魂的另一面,不为人知的一面。
  
  弱与强,仅隔着一层纸,是与非,功与过都仅一步之遥,但就这么短的距离,却是冰火两重天。期间的对与错,好与坏谁说的清。他终于让自己奔腾的血凝固了。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动机犯罪,但我相信,他的前半生是透明的,他出生时,也和我们没有太大的区别。但他实施犯罪的行为的确让我们唾弃,让我们不耻。
  
  他走了,但愿我们的社会从此歌舞升平,不再有罪恶,那他也不白白丢了命,他的命其实一点都不值钱,一介草民,恐怕还不如一根草。
  
  生与斯,死与此,是否还原了生命,是否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找到了也回归生命的本来的价值。人一旦想明白了,不就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吗。沉重吗?很沉重,轻薄吗?很轻薄。
  
  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