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助的期待

伤感美文 yaming 5个月前 (12-27) 40次浏览 0个评论

  静谧的早晨,雾气四溢。淡淡的微弱的阳光射过窗前,山那边的景致依稀模糊不堪,刚睡醒的我,迷蒙的双眼还来不及舒缓疲惫的神经,我却伴随着跳跃的思绪努力地张望着远处,努力地找寻着那打破我美梦的忧郁的哭声。
  
  在花园里那个不显眼的角落,早已凝聚着一位母亲长久的伤痛,她在那里蹲了很久很久。她是我校的女教师老师,她正和丈夫悲痛地在此悄悄地抽噎着,丈夫正看着她以泪洗面的样子,在她旁边也情不自禁地溅着泪花。我赶快走了过去,他们彼此用绝望而无助的眼神凝视着我,他们似乎正期待着上苍给予幸福的恩赐!我被他们彼此的伤痛震撼着体魄,一股股暖流触动我的灵魂,激起心间的浪潮。当我搀扶着何老师和丈夫回家时,才得知他们又在为其不幸的大女儿小诚的痛苦而难过不已。何老师夫妇面对女儿的痛苦遭遇,他们是绝望的、是无助的,整个多彩的世界在瞬间仿佛已成一片灰暗而漆黑的夜。我同情怜勉之心此时也与之紧紧相连,我感触极深地和他们一起为孩子祈祷着平安,祈求着幸福与安康。
  
  小诚是何老师的女儿,今年刚满12岁,她是一个从小天真活泼且聪明的孩子。女儿的可爱时时让何老师夫妇脸露喜悦的笑容!自从小诚来到何老师的幸福家园,全家人万分快乐!当孩子每次呼唤着“妈妈”的时候,那稚嫩的童音在耳际就挥之不去,这声音也经常让何老师体味着做母亲的幸福。同时,能给予小诚这孩子最多最大的爱乃何老师夫妇的乐中之事。然而,何老师夫妇也就是因为小诚来到这个美丽的世界,来到这个幸福的家,她不久却将要匆匆的离去而伤怀!面对即将降临的噩耗,给何老师留下了的就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和酸楚。面对小诚的即将的离去,何老师夫妇在静静地等待着孩子生命告别的这悲痛的现实,他们生平第一次感受了爱的力量、爱的残缺和爱的无助。何老师每次除了爱自己的学生之后,也曾偷偷地为自己孩子的不幸留过太多太多的感伤之泪。孩子平时坚强父亲(何老师的丈夫)此时都快撑不下去了,他每次诉说着自己的“无能”和“无奈”,他每次也在面对孩子时,总是忐忑不安,满怀的遗憾却难以言表。
  
  小诚的天真活泼让人“嫉妒”,她的温顺和体贴更让人“羡慕”。同时,小诚也是一个在学习和做人方面自尊心极强的孩子。她的苦命和不幸时时纠葛着为人父母的何老师一家及亲朋好友们的心,因为她从小就身患了先天性心脏病,也就是这块沉重的“巨石”一直压着何老师夫妇,让他们难受,甚至感觉窒息不已;也就是因为孩子身患这一难治之症才改变着这个笑声多多的家庭。如今,这个原本幸福快乐的家庭不再强颜欢笑,留下的是对孩子太多的忧郁和绝望。
  
  在小诚3岁时,何老师夫妇便带其到医院作过了有关胸膜的手术,也花费了3万余元,但这对于整个心脏手术而言始终无济于事。一年之后,何老师夫妇又带着小诚再次来到医院复查心脏情况,可这次让他们是来之欢喜、去之忧伤。这一次医生的诊断更让何老师夫妇大失所望,医生极力地劝其抓紧时间想办法尽快给孩子作心脏移植换脏手术,而且要尽快作。否则,孩子的生命就十分危险!孩子也活不过20岁!这样的话语沉重而刺人心扉,何老师夫妇在焦急的期待中还得知,这次心脏更换手术得花四十余万元,并且成功换了心脏后,也最多只能维持和延续孩子的生命到25岁左右的时间,孩子最终也得早早的离开这个美丽而童话的世界,离开他们这个幸福的家。在医院里,矛盾而无奈的何老师夫妇悲痛欲绝,痛定思痛.面对眼前这个灰暗的现实、这黑色的长夜,他们始终无法改变孩子悲惨的命运,他们在医院长廊上的哭声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可此时的他们奈何,未来仍然是无助的、迷茫的……
  
  如今,小诚的心脏还留有一个小孔,何老师眼看小诚这孩子的身体一天天的细微变形,腰间也开始慢慢地下垂,背也有点驼,再看看她不正常的心脏也一天天慢慢肿大,何老师的精神都快崩溃了!每天,何老师总是听到孩子痛苦的撕叫:“妈妈,我难受!妈妈,我难受!”而心疼的何老师唯一会做的是给孩子揉揉胸、揉揉胸,她一边揉着,一边让心灵悄悄的哭泣。每次,何老师总是不顾一切的和丈夫商量要给孩子作手术,可经过和丈夫的多次谈论后,最终都被丈夫拒绝了。她每次为了孩子的手术和丈夫争吵不休,可最后还是为丈夫所说服。因为这一手术的高昂费用对于何老师这样一个农村教师家庭而言,简直是力所不能及也,这个“四十几万元”的数字乃天文数字。她的丈夫也很清醒的意识到,要作这么一次手术,全家就得倾家荡产、负债累累,况且即使手术成功了,孩子也至多活过二十五岁!在每次商量过后,何老师夫妇总背着孩子默默地哭泣!
  
  在丈夫的心里,他总害怕面对自己的孩子,每次总觉得自己愧做父亲。他说:“我宁愿做一个对孩子的生命‘不负责’的父亲,也要为我全家人的生计考虑,为了孩子以后能接受更优质的教育,我选择了放弃给孩子手术。”他还说,“我很爱孩子,面对自己即将夭折的孩子,我曾经为自己没有这个能力振救孩子而难过和悲痛,我现在唯一能做到的是希望我的孩子能吃好、穿好,让她快乐地、安静地、轻松地走完她最后的极有限的生命里程!”何老师的丈夫也曾背着她悄悄地在网上发过帖子,希望能得到社会好心人的资助!“救救孩子”、“救救我的孩子”这发自母亲最美的声音始终在何老师夫妇的心里挥之不去,他们每天总期待着孩子能有生命奇迹的发生;他们每天总面对孩子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而恐惧和不安;他们每天总为孩子的平安而偷偷拭泪、默默祈祷�u
  
  现在,小诚已经12岁了,在县二中读初一年级,这孩子的学习十分刻苦努力,学习成绩也十分优异。面对孩子有极强的自尊心和学习的自觉性和主动性,何老师夫妇每次总是勉励着孩子,尽量放松孩子思想,让她活的得轻松些!看着医生估算孩子寿命的年龄,看着有限的时间距离一次次靠近,看着孩子的身体每况愈下,何老师的心里却特别难受,就像打破了五味瓶一样,什么味道兼可品尝!在孩子的学习方面,何老师夫妇并没有给孩子太多的要求和什么压力,而是希望孩子轻松、快乐,总是想让孩子任其自由地学习。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孩子能快乐地多活一天,让他们能多陪陪孩子、能多看看孩子则足矣!
  
  有一次,我到他们家做客时,突然看到小诚这孩子佝偻的身影、有些发紫的嘴唇和皲裂的皮肤,我的心顿时也悄悄沉重了许多。
  
  后来,当我每次从何杨老师的教室门前走过,我总是听到教室里传来她温情地体贴学生的语言,太多的言语汇聚成她耐心教导自己的学生在学习生活中,怎样做人?怎样敬畏生命、敬畏自然?一天,我看到何老师艰难地背着女儿在上学的路上攀爬行走,我在她后边走路,我自然地为了她们母女而肃静!我远远地看着她们的背影,瞬间,我也默默为孩子祈祷着“健康”。
  
  最近,我又去了何老师家,谈论中又看见了小诚,可这次她的脸色更加难看,脸上看不见一点笑意。听何老师说,小诚的心脏又更加疼痛了!我坐在小诚的对面,看着这孩子,她倾斜的肢体艰难地支撑起整个命运的重荷,我心里也很疼,也很无奈,我也因帮不上忙而难过。此时,何老师一家人正在焦愁,她和丈夫正打算把近期和朋友来的会钱整理,准备在暑假把小诚带往广州,北京,或者武汉等地的医院进行治疗,但何老师夫妇对此行的医疗费用心里无底,对孩子的康复心里更无底,只是尽力而为,只是无助地期待。
  
  夜很深,也很静了。天上,几颗疏星正弥散出寒气;地上,何老师夫妇正在为女儿不久将会快乐的离开这美丽的世界而迷惘,他们无助的期待着奇迹的降临。我看着他们,我动情地挪移着步子和他们走到了一起,为孩子祝福着安康,期待着未来。
  
  (备注:本故事真实地发生在我的实际生活中,何老师原贵州省普定县化处镇化处中学教师,希望社会给予关注和支持)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