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断章

伤感美文 yaming 5个月前 (12-27) 9次浏览 0个评论

【导读】我还想说明的是华椿对步步紧逼的死神的态度,我想最初他应该对死神充满了畏惧,但后来在死神的黑眼睛的一次次窥探中,他伤感的甚至绝望的心开始变得坚强
  
  我熟悉的一些亲友陆陆续续地走了。我想如果还有来生,他们肯定是去了天堂,因为在我的记忆中,他们活在世上时都是善良本分的好人。现在他们不在了,乘鹤西去了,在很远很远的我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安息或长眠了,他们像空气一样神秘地消失了,留给我的只是深刻的记忆片断。在这些散乱的片断里,他们奇迹般复活,又像花朵一样怒放在我思念天空。这样想着,我陷入了更深的迷茫与混沌之中,就像一个远去的人依旧行走在一个活着的人心中一样,那仿佛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诞生。我更想说明的是,这些已经成为尘土的亡人,在他们的弥留之际,或我同他们相见的最后一面,至今依旧历历在目,那些闪过的眼神,说过的那些话,并未被死神的大风卷走。恰恰相反,而是顽强地镌刻在我的脑海深处。我想这些难忘的画面还会持续下去,直到我以一粒尘土的方式谢幕人生的舞台。所以,我打算把这些声音和画面忠实地临摹下来,这或许对所有的生者都所发现和顿悟。这样最好。
  
  一
  
  我第一次目击死亡,应该是1966年的夏天,这也是距离我年代最远的亲历的死亡事件,那年夏天,村上一个叫丫丫的女孩洗澡时不慎淹死了,她死的那年跟我同龄。丫丫应该是我童年的最好的玩伴之一,否则这么多年来,我不会想起只活了七年的丫丫,想起死亡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一张突如其来的张开的黑幕,像一面无形的巨网,轻而易举地掠走了一位花蕾般乡村的女孩的生命
  
  我不想过多的陈述死亡发生的诸多无关紧要的细节。我只是想说,当丫丫和村上十来个孩子脱衣下水时,说了一句让我终生难忘的的话,她说太饿了,洗完澡就回家吃苞米饽饽去。但丫丫再也没有机会吃甜香的苞米饽饽了,因为她玩着玩着,就溜到了这口渔塘的深水区,当丫丫大呼救命的喊声在渔塘上空幽灵般响起时,十来束稚嫩的惊恐的目光,看到的却只是一圈圈荡开的莲花般的涟漪和一串串冒出水面的气泡。当然水面上最初应该有丫丫伸出的一截纤细的手臂,和丫丫一头正在乌黑的头发,然后丫丫就迅速地沉下去了,沉到了柔暗的水底,沉到了死亡的居所……多年后,这一触目惊心的场景,依旧可以鲜活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伴随着星起星落或云起云飞,难以想象的是丫丫为什么可以从容地在我的记忆中复活!
  
  丫丫没能吃上香喷喷的苞米饽饽,就匆匆忙忙地归隐于另一个沉寂的世界。她花蕾般娇嫩的生命,还未来得及绽放,就永远凋零在尘世的风中,这不能不令我心生遗憾和对死神持久的恐惧。虽然她可以在我的记忆中闪现,但记忆却是如此的苍白和虚无。意识到这一点,我为脆如玻璃薄如纸张的生命感到悲哀,并开始虔诚地敬畏和祈祷所有的生命,最好不被突如其来的大风猛然卷走,纵然卷走了,也应该从容地说声再见。丫丫,一个来去如风的生命,就像春天桃树上一枚小小的含苞的花蕾,悄然跌落在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一缕记忆的香泽,在我怀念的心空温情地弥漫。
  
  二
  
  祖父是在一九七六年的秋天谢世的。那一天雨下得特别大,天空像一口漏底的灰蒙蒙的大锅,卧在老叔家土炕上的祖父,正是在窗外连绵不断的秋雨中,神态安详地闭上眼睛,走完了他漫长而平凡的生命旅程。
  
  八十岁高龄的远行的祖父,应该是寿终正寝的圆满终结,可是我却特别的伤心难过。我一闭上眼睛,就可以看到祖父敦厚和善的眼神闪烁古铜色泽的背脊。可以这么说,我是祖父一点点地背大的,趴在祖父结实温暖地背脊上,一个乡村少儿的梦想是那样的香甜和踏实。现在我慈爱的祖父乘鹤西去了,我的内心感到特别的空洞与疼痛。在这清凉难眠的秋夜中,我忆起了一些过去琐碎而美好时光,我忆起了祖父撒手西去的前几日对我情真意切的叮嘱,那应该是一位可敬老人的临终遗言,字字句句犹在耳畔回响。
  
  那应该是祖父去世前十天的一个晚上,脸色沉重的老叔来我家串门。他对父亲说祖父的身体愈来愈差了,人怕是不行了熬不了几天了,老叔还说祖父很想吃一顿像样的高粱米饭,我就看到两眼红肿的父亲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我听见父亲悄声对自己的弟弟说:等忙完了这几日,我把父亲接过来一块吃餐饭。三天后的下午,父亲把瘦成一把骨头的祖父背到了家中,母亲煮了一锅红红的高粱米干饭,还特意炒了一碗鸡蛋,饭桌上我看到年迈的祖父特别开心,一张核桃脸绽成了花,但祖父饭量很小,只吃小半碗就撂下了筷子。祖父还和父亲小酌了一杯,我注意到祖父打量父亲的眼神有些异样,那是一种无法割舍的父子之间的血脉相连的情谊……饭罢,父亲也许喝多了,也许心情特别的沉重,就让我把祖父背回老叔的家。途中,气喘吁吁的我放下祖父歇息了一会儿,也正是在这样的恬静的黄昏,祖父拉住我的手说:爷爷怕是不行了,你要用功读书啊……再次背上祖父的时候,我泪眼朦胧,我忆起了儿时趴在祖父背上看云的情形。我在想,我敬爱的祖父真的可以像一块云彩飞走吗?
  
  ……祖父的那些话,那种期待的眼神铸就了我追求理想的一种动力。可是当我有能力时,祖父和这个世界的所有联系被切断了,残留在记忆中的只有那些没有随风而逝的往事
  
  三
  
  这是一九八四年的深春,西北边城的杜鹃花开得格外灿烂,偌大的边城荡漾着一种令人迷醉的花香。开得花样灿烂的还有坐在我对面年轻美丽的女同事姚雪莲,她甜美秀气的鹅蛋脸上,似乎永远挂着蒙娜丽莎般的神秘的微笑,那种扑面而来的成熟青春气息,像缕缕花香飘进我的心底和梦境的深处。这是参加工作的第三年,这也是我和姚雪莲共事对坐的第三年,也许是日久生情,也许是青春的心过于寂寞,彼此相互欣赏的目光不可阻挡地撞击出绚丽的火花。那应该是美好的爱情之花,正在肆意地在彼此的心田上盛放。
  
  当我们像所有的恋人甜蜜的牵着手,徜徉在月光下的草坪或河畔,开始憧憬着灿烂的明天时,一场无情的车祸彻底碾碎了我的梦想。这一年边城的冬天,雪纷纷扬扬地从天空中飘落下来,覆盖了城市所有的建筑和道路。因为来不及清除,道路上的积地雪被来往的车辆轧成了又硬又滑的冰。姚雪莲就是在一个大雪初晴前来上班的路上出事的。她的自行车被后面疾驶而来的自行车滑倒,整个人一下子被掀到了旋转的车轮下……听到这一不幸消息我呆若木鸡,我想不到一朵花可以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骤然凋谢!我的脑海涌动着洁白的雪地上一滩鲜红的血,那是姚雪莲的血,现在她已经长眠不醒了,那血像落地的残红,将恒久的隐匿在尘世的风中。
  
  ……伴随着长长的出殡队伍,我欲哭无泪。我知道,纵使我千呼万唤,姚雪莲也不会从另一个世界醒来,绽开她如花的笑靥,用脉脉含情的目光望着我……在冷寂的墓地,当一樽红棺徐徐按放到墓穴的深处,我忽然理解了《茶花女》男主人公阿尔芒所有的绝望、脆弱痛苦。死亡是不可战胜的,它随时可以收走一个人的生命,以及你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的欢乐和爱情。一座新坟在我的眼前惊悸的耸起,想起埋在里面的那个魅力四射的姑娘,想起我深情牵过的那双玉手,吻过的花瓣般的红唇,我疲软地跪在了坚硬的雪地上。
  
  有时候就想,如花的生命,可以转眼即逝,但我是多么的希望,长眠在另一个世界里的姚雪莲,可以踏破阴阳两界,给我带来一点点那边的信息?但是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我追忆的旷野上愈来愈瘦的花影。
  
  四
  
  2004年早春异常寒冷的一天,在我现在居住的江南小城,我的朋友华椿在经历了顽强长达八年的同白血病抗争后不幸在医院里病逝,时年32岁。尽管我没有直接目击他的死亡,但我却参与了他与死亡英勇搏斗的如歌如泣的过程,面对朋友一步步地滑向死神的黑谷,我毫无办法爱莫能助,这也是我深感痛心的地方。
  
  我不想琐碎地叙述华椿同厄运拉锯战的细节,我只是想告诉你,他是如此挚爱自己的生命和渴望的生活。尽管无休无止地挂瓶、化疗、吃各种奇奇怪怪的药,但身体稍好一点,他就会回到自己神圣庄严的法官的岗位。他对生活的热爱,可以从他对执着爱情的追求中充分展现出来。当死神的阴影一步步迫近,他挽着姣美如花的新娘的手,满面春风地走向了幸福婚姻的殿堂,他对即将到来的死神没有却步,而是给予了凛然有力的一击。从这个角度讲,华椿是真正的无畏的勇士,他把蔑视的死神踩在脚下,用有限的人生拥抱了火热的生活,创造了梁祝般的撼天动地的现代版的爱情神话。
  
  我还想说明的是华椿对步步紧逼的死神的态度,我想最初他应该对死神充满了畏惧,但后来在死神的黑眼睛的一次次窥探中,他伤感的甚至绝望的心开始变得坚强。既然死神提前到来,那么就微笑着慷慨赴死吧。当大报小报铺天盖地地介绍他不凡的事迹时,我关注的始终是勇士对死神态度的演变。我是说,死神最后一次教育和改变了他,使这体热血男儿在弥留之际,将自己推上了人生风景的至高点。
  
  尽管如此,我还是因为他的英年早逝心生憾意。我想天气渐暖的日子里,当我出现在他生前工作过的小县城,当我见到了他依旧年轻靓丽的遗孀,当我在那冰凉的瘦小的骨灰盒上,摆放一束白花和满腔的哀思,沉睡在另一个世界里的朋友再也感应不到了。他是彻底归隐了,化做一朵流云,飘出了我守望的天空。
  
  写下这些沉重得令人窒息的文字,我整个人似乎虚脱了许多,就好像我自己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死亡,但同时我的心灵却得到了空前的感悟与净化。事实上,死亡事件在这颗美丽的星球上正在不间断地发生,就像辉煌的日出和灿烂的日落,生命的诞生与终结是一种宿命,更是一种无法改写的必然。我已不再像年少时惊惧于死亡了,相反对死亡有了一种深层的哲理的思辨。面对一些亲人和朋友的悄然离去,我感到潜伏在前行道路上的死神,更像一根无形的鞭子狠狠的抽在我的身上,让我珍惜每一寸流逝的阳光,让我尽力地创造生活和尽情地享受生活。我必须把生命中的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死亡应该是所有鲜活生命的一本教课书。当尘归尘土归土的时日来临时,镇定从容,不慌不怯,一颗嵌入生命内核的心,早已把死亡当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诞生。在一个永恒的无垠的疆域里,我应该是一根曾经思想过的纤细的芦苇。3880字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