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前的清唱

伤感美文 yaming 5个月前 (12-27) 14次浏览 0个评论

【导读】笑得好看也好,笑得难看也罢,这对于一个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只是在谢幕之际,心中难免有些伤感,有些失落,还有太多的不舍。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如果把职场当做戏台,那么,职场上的每个人都是演员,而台前的那块帷幕,总是在场次的调度和角色的转换中起起落落,不仅给观者带来几分神秘和期许,同时也给演员带来一阵阵的刺激与心跳。时间在飞逝,戏台在流转,演员们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次序中登场退场,演绎着悲欢离合的人间杂剧。
  
  在不知不觉中,我的戏也将演到了终场,台前的这块帷幕行将为我的剧终而徐徐落下。当帷幕落下之后,我将进行最后一次的角色转换,即由演员转变成为观众,然后站在台下某个角落,以超凡脱俗者的姿态,市井凡生的视角,笑看演员们的阴阳面孔与百变身姿。抑或我厌倦了那个戏台,根本就不想靠近它,也不想往那上面多看一眼,宁愿在戏台之外,把红尘轶事和人生百态编成小词小曲,然后浅吟低唱,自嘲自讽,自娱自乐,在唯我的世界里天马行空,无约无束,逍遥自在。我甚至还可以漫步在夕阳之下,哼着《阳春》《白雪》,“拾万物知春和风淡荡之意,取凛然清洁雪竹琳琅之音”,提升自己的艺术素养与品位,过一把从未过上的戏瘾。
  
  我也是一个时代的演员,但我的表现机会并不多,主要原因是我没有那张善变的面孔。对主子也会笑,但笑的不好看,得不到主子的赏识,所以,我不能上台演主角,只能做一个鞍前马后跑龙套干粗活的伧夫。我总想跟普通演员一样,完整地演一场戏,好让我的人生增添一些色彩,但每次一露脸就被拽了下去,说我抢戏了,要我搞清楚自己是什么角色。我到底是什么角色?我应该是什么角色?主子没有给我明确,要我自己去感悟。可我天生迟钝,忙活了一辈子,到了剧终落幕的最后时刻,我还没有搞清我该演什么角色,这令我很郁闷。此时,我忽然联想起我学开车时的经历:我这个小组共有6名学员,我是其中唯一的爷们。在路训过程中常常被师傅在中途把我仍下车,叫我在路边好好反思。我冒着火热的太阳站在路边苦苦反思着每个操作程序,始终想不出我错在何处。有位师妹看我可怜,主动跳下车陪我晒太阳并开导道:
  
  “前两天你没来,我们都给师傅这个了(边说边用右手拇指和食指反复搓捻着),你现在赶快补上”。
  
  我说我在报名时就交啦!她说不是学费,是这个(她又用力地搓捻着手指)。我说“是吗?我还以为师傅是个好色之徒,嫌我这个纯爷们碍事才把我驱逐下车的呢”!
  
  师妹说:“他贪色更贪财”。
  
  我批评她说:“风气是你们搞坏的,师傅也是你们宠坏的,这样做很不好”。
  
  师妹不爱听,生气了,转身就走,丢下一句话:“反正提醒你了,爱给不给,自己看着办”。
  
  此后,我每天都忍受着师傅的惩罚,所不同的是,我不再像从前那样傻呼呼地站在太阳底下反思了,而是找个庇荫处睡大觉,等到收工时分,师妹们还得开车来接我回驾校。说老实话,我已无证驾驶3、4年了,驾驶技术非常娴熟,此次报名学习,只想要一本驾照走走程序而已,这一点师傅心里明白得很。所以,直到学习期满也没能让我完整地操练过一次。
  
  到如今我再次做了反思,似乎找到了根源,那就是性格问题。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我是个不会献媚也不会弯腰的人,所以我的命运之路很难走,就连自己该演什么角色都找不准,更不能自主。为了生存,不得不把演好角色的梦想收藏起来,心甘情愿干一些“为人作嫁衣”的行当,一干就赶到了终点。在一次回报会上,我跑龙套的低贱粗活竟然也成了主子的演出业绩,一套一套地汇报得津津乐道,口沫横飞,赢得上级领导的频频点头和高度赞扬。至于是谁干的,上级没有问,也不想知道,只说了一句:干得好,再接再厉!我听了之后,抿嘴轻轻一笑,有点诡异,带点揶揄,被主子发现了,会后再次批评我笑的难看。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一辈子都不会笑,所以,一辈子都不受重用。
  
  笑得好看也好,笑得难看也罢,这对于一个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只是在谢幕之际,心中难免有些伤感,有些失落,还有太多的不舍。回顾过去,也许是付出的多得到的少,无法用等式来计量。付出的终归付出了,该得的即便很少但也毕竟得到了,想得到而得不到的只好死心了。现在只想在落幕之前,放下手头的粗活,在幕后清唱一段《好了歌》,毕了,再吟诵一首自编的诗句:
  
  一生漂泊红尘中,多舛命运难自控。
  仰天长笑荒唐世,是非成败转头空。
  然后,从后门拂袖而去,算是我的谢幕了。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