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然的醒悟

伤感美文 yaming 5个月前 (12-27) 21次浏览 0个评论

【导读】朋友和他来的出事现场,火车已经走了。由于天黑,他们就把车灯全部打开,每个人都拿着手电筒,刚刚下了场初雪,地面有些雪花,他们看到的是惨不忍睹的情景:  
  
  电脑为我们今天快节奏的生活带来很多便利和乐趣,利用好了会提高工作效率,可以让人们增长更多的知识,开阔视野。反之,就会使现实的人与人之间越来越疏远,在网海的诱惑下使夫妻情感淡漠,网络垄断了夫妻之间沟通与默契。
  
  没买电脑的时候,惠和老公吃完晚饭,就会守在电视机旁看看新闻或是电视剧,吃着零食和水果,有说有笑,相互说说一天的所见所闻。临睡前惠还躺在老公怀里撒娇缠着老公玩几把扑克牌,谁输了第二天的家务活就全包下来。可是惠输得多,有时候老公偷牌让惠发现了,惠就用拳头打老公,不依不饶,他们打闹着疯作一团,那时真的很幸福。
  
  可是自从买来电脑以后,一切都变了,惠的老公只要有时间就会坐在电脑前忙个不停。他学会了上QQ,学会了聊天,开通了QQ空间,他有时写一些精彩的日志,引来众多朋友的喝彩,更引得美女如云而至。惠起初认为老公在单位是工会主席,有点小才气,没电脑的时候老公经常爬格子忙到大半夜的,时而也在当地的文学刊物上发表过一些小文章,惠以老公为荣而欣慰。惠一直也没多想,她非常相信老公的真诚,惠对老公的爱没有半点怀疑。惠忙完了一天的事,就出去找姐妹玩,当然惠在家的时候他是不聊天的。
  
  网络是诱人的,虚拟的网络也是精彩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话越来越少了;疯玩也逐渐没有了;他也不再注意妻子的表情了;他也不去理会妻子的感受了;他不再关爱妻子的冷暖了;总之他不再关注妻子的一切……惠似乎感觉到了他变了,变得麻木了;变得冷漠了;变得陌生了。老公像是被抽空神经的躯壳,除了工作就是上网,家里的事情不再过问。
  
  惠真的很生气,质问老公:“你最近怎么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你了,你还是以前的你吗?这个家好像是你的旅店和饭店,家里的一切事情你都不管,我也在上班啊,我也是人啊,我也很累啊!”老公说:“对不起,最近我的工作量很大,上级总是来检查工作,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整天有写不完的材料要上报,我心里也很烦,我想你会理解我的”善解人意的惠相信了老公的话,还耐心的劝慰老公,做老公最喜欢吃的,这时的老公对惠很感激,给了惠一个深深地拥吻。
  
  直到深秋周末的下午,惠的老公在家接到领导的电话说有急事,要他马上去,他拿起外衣匆忙的走了。惠在单位加班回来在超市买了很多好吃的,因为今天是惠的生日,她想晚上和老公好好聊聊,重温浪漫的幸福,为自己的生日好好庆祝一下。惠看到电脑没关,老公的QQ隐身,惠就好奇的坐下来,这时一个头像在闪动,惠打开一看,如五雷轰顶,把她震住了,身体瘫软的坐在那,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她真的不相信老公会背叛她,她再次睁开朦胧的泪眼去仔细的看他们的对话:“哥我好想你啊!”“亲爱的宝贝,我也想你啊,你是我一生当中遇到的最美丽的女人”“亲爱的哥,宾馆的相见,让我真的忘乎所以了,毫无顾忌的放肆自己,这种感觉真好”“宝贝:你的亲昵和柔情真让我销魂,好美!”“亲爱的哥,我永远爱你!”“我的心肝,哥也爱你!”“过几天我出差,去你那里……”惠再也看不下去了,事情都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单纯的惠还蒙在鼓里。回想近一年来的种种事情,小吵不断,大吵也有,出差次数增多,惠的心猛的像是万箭穿心,伤透了、窒息了、心冷了,感觉自己太傻了,太相信他了,她曾是那么相信老公是真的爱她、疼她、宠她,他们从恋爱结婚到现在快二十年的感情却经不住短暂的网络诱惑。她慢慢站起来,惠不想跟他吵了、吵累了——
  
  惠不知哭了多久,她慢慢站起来想出去走走,顺手拿起风衣,眼前已经没有了任何色彩,她木讷的挪着沉重的步子下了楼,慢无目地的走着……这时已是夜晚,万家温馨的灯光里透着幸福与快乐。惠深一脚浅一脚的无意识的走着,满脑子是屏幕上的对话,惠走出家属区,走向荒野,她时而大声哭喊、时而低声抽泣、时而奔跑狂躁,大脑像是神经错乱了,完全失去了理智。
  
  晚上他老公回来给惠买了生日蛋糕,他还没忘了今天是惠的生日。他突然想起QQ没有下线,他环视一下屋子,屋里没人,他以为妻子还没有回来,就怀着侥幸的心里坐下来,看到闪动的头像,他笑了,笑的很甜。他继续和他的宝贝聊着,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他仿佛自己也和她一样二十多岁青春年少……
  
  手机响了:“惠回去了吗?我遛弯走在路上看到惠魂不守舍的样子,我就把她领到我家,她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待了一会她说要回家,你们怎么了?没事吧?”“哦,没事张姐,也许她就要回来了”这时他才抬头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回想张姐说惠的情形,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他起身看到妻子的手包在墙上挂着,不好!她回来过,一定看到了QQ的对话,想到这,心里一阵紧张,他这时才感觉很对不起妻子、他冷落了妻子、他辜负了妻子。他马上给妻子打电话,可是妻子的手机却在包里响起来。他突然害怕起来,他起身冲出楼去,他和朋友找遍了她可以去的地方,没有惠的踪影。他想到问题的严重,急切的想见到妻子,他报了警。这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他们刚要回家,他的手机响了,是派出所打来的:“在刚才十二点由南向北行驶的火车撞死了一个妇女……”他听到这里,一下子蒙了,心想那不是惠,惠不会轻易离开我的。
  
  朋友和他来的出事现场,火车已经走了。由于天黑,他们就把车灯全部打开,每个人都拿着手电筒,刚刚下了场初雪,地面有些雪花,他们看到的是惨不忍睹的情景:一个穿着白色短风衣的女人,身边还有口罩,白手套,身子侧着,脸部全被撞没了,看到的是凌乱的头发,脑浆散落出去很长的一溜,右腿和右手都没有了,在白雪的衬托下,血显得更红。他一看到衣服,就知道是妻子了,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抱着血肉模糊的妻子放声大哭起来:“你怎么就这样狠心离开我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啊……”朋友四处寻找残肢,但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悼念大厅里,人们看到中间摆放的遗体,脸部和头是用帽子和围巾覆盖着,腿下面是一双皮靴在那里摆着,大致有个人形。惠生前的人缘很好,工作认真,年年是先进。前来悼念的亲戚、朋友、同学、老乡和各机关的领导,无论是男人和女人都在为惠的死而悲痛和惋惜着,上高一的女儿看到妈妈的遗体撕心裂肺的扑上去喊着:“妈妈!妈妈——”这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喊让在场的男子汉都哭出声来。
  
  他抱着女儿痛哭着,捶打着自己的头,女儿哭着喊着要妈妈,可怜的女儿晕了过去,跟随的大夫赶紧急救。
  他一直是泪流满面,他深信:网络的那份情是守不住的。对妻子深感愧疚,悔恨交加,在人生的道路上,他真的输了全部……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