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多少是不能承受之痛

伤感美文 yaming 5个月前 (12-27) 30次浏览 0个评论

【导读】知道人这一辈子要过多少个关口才可以结束,远在爸爸生病之前,儿子就生病长达三年之久,那三年我总是带着儿子奔波在各大医院,看着儿子犯病时那惨白的小脸,我心碎的都已经不能再碎了…..

  冬季的夜很冷,孤单的走在洋梧桐树下的人行道上,昏黄的路灯没能把我的孤单的身影映照在地面,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以及电动车和自行车都急匆匆的朝着各自的目的地急速移动着,只有缓慢的行走在人行道的路边,栏杆内的月季花早已经失去了它那娇羞的容颜,只留下枝枝藤蔓颓然的坚守在萧瑟的北风里;路旁的杨梧桐褐色的树枝像是一只只枯涩的手掌,伸着手指漠然的指向天空,几片勉强留在枝头的枯叶无力的在风中摇摆,竟然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像是垂死挣扎,却又无法摆脱离去的厄运。
  
  身体的原因,在阵阵的寒风中肚子和腰开始了疼痛,只得转身往家走,回到家好像是经历了一场殊死搏斗般,没有力气,勉强把电热宝插上电,打开电脑中的音乐播放器,让如水的音乐来缓解这突然袭击的疼痛。
  
  记得前年爸爸因为突然鼻子出血而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我匆匆的让朋友开车将我送回家,还记得那时候我在回去的途中便开始联系嫂子,让她务必在我之前赶到医院找好大夫,等一切都安排好,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开始哭泣,朋友亦不知如何劝慰我,竟以220迈的速度狂奔回去,就算是我心情多么低沉也能感觉得到车有点飘,但谁也没有说话,还好那是在凌晨的四点钟,高速上车辆稀少,后来想想都有点害怕。
  
  爸爸到达医院大夫已经在急诊室等待多时,因为在来之前已经把爸爸的大致情况向医生做了说明,所以直接开始了各项检查,心脏正常、血压还算可以、肺部透析初步诊断肺气肿晚期,听到那句话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电脑的影像,的确有阴影,就连我这个外行都可以看出来,嫂子说那就做个CT吧,结果等片子拿出来结果是一样的,那刻我拿着CT和检查结果一下子大脑就空白了,连连倒退几步,几乎摔在地上,手里的CT片和检查报告散落了一地,足足有十分钟我哭着捡起地上的CT片和检查单据,看嫂子也早已经不知所措,四目对视,看到的只有彼此的泪水,我知道检查室外爸爸和妈妈还在焦急的等待,那刻我知道自己必须清醒,而嫂子对我说脑部CT也已经出来了,动脉血管有硬化和堵塞,可能导致血栓,而肺气肿已经到这种地步没有特效药,也不可能做手术,只能维持,这无疑宣判爸爸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嫂子后来解释说这种病可以慢慢养,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谁也不敢保证会维持多久,这种解释对我是晴空霹雳,我甚至当时怀疑嫂子的医术,和医院的那些检查设备,但我知道嫂子不可能对我有隐瞒,我们互望着,嫂子的眼神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说:“嫂子,擦干眼泪,既然没有好的办法,只能维持,那就别告诉我老妈和老爸了,他们承受不了这些,出去,装作什么都没事。”嫂子点点头,我们重新让彼此平静了几分钟,我推门出去,满脸笑容的对坐在走廊椅子上的爸爸妈妈说:“老爸,老妈什么事都没有,就怪老爸总吸烟,有点气管炎,没什么大事,以后老妈管住老爸坚决不能吸烟了。”听完此番话,我明显看到老爸和老妈在椅子上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可是他们两个老人家不知道在他们将心放下的那刻,我的心如刀绞般疼痛,嫂子见状匆忙拐进办公室,我随即告诉妈妈要去嫂子那里看看怎么办理住院手续,进入办公室门的那刻,眼泪如决堤的洪水般奔流而出,而嫂子早也已经是泪流满面,嫂子说:“梅,这么多年这个家一直是你在支撑着,太不容易了,要保重自己。”那年爸爸住院到小年哪天才出院,初四去姑姑家,姑父说,都说遇事要冷静,但真正要做到不容易。但我知道自己撑过了那一关。
  
  不知道人这一辈子要过多少个关口才可以结束,远在爸爸生病之前,儿子就生病长达三年之久,那三年我总是带着儿子奔波在各大医院,看着儿子犯病时那惨白的小脸,我心碎的都已经不能再碎了,每次看着熟睡的孩子,我都哭得跟个泪人一样,等孩子醒来,还要伪装着微笑,跟儿子讲故事,告诉他是个小小的男子汉,遇事必须坚强,疾病也并不可怕,只要配合治疗就可以很快回到同学的队伍中去。那是折磨人的三年,儿子乖巧懂事,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病而哭闹过,就算是有,一会儿就过,而后来病好回到学校面对同学们的议论心理也没有受到影响,这是我最庆幸的。
  
  我不知道以后的路上还要经历什么,但这些已经过去的事,在最初自己以为是不能承受的痛,但还是走过来了,虽然伴着一路的泪水。
  
  疼痛依然纠缠着我,无心看书,无心听音乐,想找个人聊会天,却发现好朋友的头像在闪动,这些天一直再担心她,正好问问最近的情况,可是还没等我问,朋友却告诉我,她被确诊宫颈癌,又一次晴天霹雳的袭击,我不知道要用什么语言去安慰她,这时候任何什么语言对她都是苍白无力的,只是问朋友住院的钱凑够了没有,还是说了句,别放弃自己,会好的。话出口,泪早已成河,厄运从来就不会因为你是弱小的就绕过你,相反,在你走霉运的时候,厄运会接二连三的向你袭来,让你无处可躲,无处可藏,朋友的妈妈在数月前检查是肺癌晚期,短短几个月又轮到了朋友自己,真不知道朋友是否可以承受这一切,此时,我能做的只能是默默的为朋友祈祷,希望朋友可以战胜病魔,重新站起来。
  
  如果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承受这样或是那样的痛苦,那在我们短暂的生命中有多少是我们不能承受的痛?或许,根本就没有,因为无论什么降临到头上,我们都无可逃避,注定了要承受,要面对,那何不勇敢一点呢。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