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魂

伤感美文 yaming 5个月前 (12-27) 30次浏览 0个评论

【导读】每逢春暖花开之时,也是虫子泛滥之时。树上生长着许多虫子,令人烦恼。农民用农药杀虫也杀死了许多麻雀,致使麻雀的数量越来越少,让人痛惜。于是,在自家的院子里懒得施药,结果满树的虫子不见了…..

  无论在乡村的院落里,还是在城市的柳树上,松柏下,街道旁,随处都可以见到这些个可爱的小家伙,它们有时交头聒噪,有时追逐嬉闹,有时衔草磊窝,有时路旁觅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无限乐趣。
  
  小时候,常喜欢掏麻雀。每逢夏日,在屋梁下,墙缝中,或草棚下都有麻雀磊下的窝,窝中的雏鸟羽毛还没有丰满,稍微大一些的探出头,见到人,张着小嘴嗷嗷待哺,觉得很好玩。几个玩伴,胆子大一些调皮的,顺手掏几个,捧在手心,其他人给雏鸟寻找小虫子,或喂食,或饮水,母鸟则在一旁飞来飞去,急的直叫。小伙伴则全然不顾,只顾玩自己的,大多数小鸟的命运都很惨。遇到大一些的鸟,有时也能乘机逃脱,但再也找不回自己的家了。
  
  冬天到来的时候,小孩子,甚至一些大人都喜欢捕鸟。小孩子在下雪的时候,先在门前的雪地里扫除一块来,把自家的筛子拿来倒扣下,用木棍支撑,下面撒些粮食引诱麻雀入套,自己则躲在门缝里瞧着,等到雀儿进去,一拉绳子,就能扣下,谁知次数多了,却连一只也得不到,常因灰心而作罢。那时候大人们由于生活缘故,在夜里用手电筒照明,用树枝惊吓,捕一些鸟来做饭,解馋,味道鲜美,而对雀的伤害可想而知。
  
  秋天,谷子成熟了,沉甸甸的谷穗惹人喜爱。这时的麻雀,成群结伙,啄食谷穗,给作物造成了极大地破坏。那些年老的就去驱赶麻雀。工具很简单,用两根细绳挽一个托就好了。托中间夹一个石子,用手使劲旋转,绳子的一端一松,加上人得吆喝,石子就被远远抛掷出去了。谷地的麻雀见到石子袭来,纷纷飞去。小孩子也学着老人们的样子,自制这种撩炮子,三五一伙,做着驱鸟的游戏,有时不小心,反而会伤到自己。这种原始的生活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
  
  每逢春暖花开之时,也是虫子泛滥之时。树上生长着许多虫子,令人烦恼。农民用农药杀虫也杀死了许多麻雀,致使麻雀的数量越来越少,让人痛惜。于是,在自家的院子里懒得施药,结果满树的虫子不见了,几只久违的麻雀又回来了,栖息于院落中,树木又恢复了生机。真可谓“无为而治”。
  
  偶尔一只刚会飞的幼雀离了窝,无人照料,我虽动起了养雀的念头。谁知带回家,给它喂水,喂食时,它竞然像小孩子一样,张开大嘴,急于吃喝。一两天后,它很快跟人建立起了亲密友谊。我坐在沙发上,他就落于我的肩上;我在床上休息,他就飞来落在我的身上;吃饭时他就蹲在我的手指上;有时,一伸胳膊,它就从远处飞来落在我的胳膊上。清晨,它最先鸣叫,催人起床。无论门窗,他都能自由进出,像自家人一样,连花盆里的虫子都被它啄食一空。有时立于窗上,望望蓝天白云,有时回头看看,无拘无束。一次,它由于扑食窗外的蝴蝶飞出窗外,栖于树上,等我去轻轻一叫,它就飞到了我的手心。时间长了,我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即放飞田野,让它回归自然。我不禁释然,这小生灵竟然能通人性。
  
  现在,每当看到小麻雀,总有一种无可名状的悔意与崇敬萦绕心头,不能拂去,无法拂去。
  
  2011-7-29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