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宋词里缠绵古意与惆怅

伤感美文 yaming 5个月前 (12-27) 28次浏览 0个评论

  深院,烟柳蘸水。黄昏雨,轻敲窗棂,淡淡素笺,伴着千古婉约的味道,扑面而来,淡雅的情怀,诉说着几许沧桑。–依依
  
  (一)
  宋词中有许多篇章是写“愁”的,有思念的愁,有思乡的愁,有分离的愁,有爱国的惆怅。
  “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北宋.欧阳修《蝶恋花.谁道闲情抛弃久》
  这就是其中的一种。
  译文:谁说闲情意致被忘记了太久?每到新春来到,我的惆怅心绪一如故旧。为了消除这种闲愁,我天天在花前痛饮,让自己放任大醉,不惜身体消瘦,对着镜子自己容颜已改。河边上芳草萋萋,河岸上柳树成荫。见到如此美景,我忧伤地暗自思量,为何年年都会新添忧愁?我独立在小桥的桥头,清风吹拂着衣袖。只有远处那一排排树木在暗淡的月光下影影绰绰,与我相伴。
  愁因春起,春天来了,惆怅依旧,多愁善感的人啊,赏花有愁,对镜有愁,处处都是愁。
  生命,很多时候都是漂泊在一次次无望的惆怅里,落泪也好,欲罢不能也好,时间总是会过去,这每一瞬间的感受,都会慢慢的变成历史,有的历史会被人记住,然而,更多的历史,都会默默无闻的走过。
  这就是历史,每个人都会成为历史长河里的一颗沙粒。
  
  (二)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卜算子·咏梅》
  译文驿亭之外的断桥边,梅花自开自落,无人理睬。暮色将临,梅花无依无靠,已经够愁苦了,却又遭到了风雨的摧残。梅花并不想费尽心思去争艳斗宠,对百花的妒忌与排斥毫不在乎。即使凋零了,被碾为泥浆了,梅花依然和往常一样散发出缕缕清香。
  说不上什么时候,突然地陆游这首词就走进了脑海,扎根一样,不知别人读起来怎样的感觉,我每读一次都会有感动,被字句里的坚强,韧性征服着。
  这首《卜算子》,作者自注“咏梅”,似乎意在言外。
  又似濂溪先生(周敦颐)“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以莲花自喻一样,作者正是以梅花自喻的。
  梅花在古诗词中本是清幽绝俗之花,出于众花之间,高于众花之上,可是在这首词里,她却冷冷清清寂寞的独自开在郊野的驿站便,衬托她的是一座破败的断桥,那凄凉不由得由心底升起,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心房,本是让人钦慕的傲然的梅花,紧临着破败不堪的“断桥”。
  这样的场景自然是人迹罕至,梅花的美,梅花的高贵,梅花的不屈不挠,跃然纸上。
  寂寥荒寒、倍受冷落的环境,更让人敬佩梅花,她无愧于从古到今文人墨客的超赞。
  读着这样的词作,惆怅蕴满心间,而那些愁,那些怅,又慢慢的随着陆游的笔开出了幽香的花,彷如一个人一生的写照。

  (三)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辛弃疾。也是“沙场点秋兵,马作的卢发快,弓如霹雳弦惊。”的辛弃疾。
  大家都知道辛弃疾是一位爱国名将。南宋时代,民族的矛盾冲突贯穿始终,是激烈而紧张的。尽管辛弃疾出生在金朝统治之下的北方,但他自小受到祖父影响,心系南宋,怀有爱国之情,立志推翻异族压迫,实现祖国统一。
  这首词,是辛词名作之一。
  这首词起句突兀,立意辽远。
  虽然说气势上稍逊东坡名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但境界的阔大、胸襟的磊落却是一样的。
  一名武将,却有如此的情怀,如果辛弃疾不做将军,一定会是一名造诣无可比拟深的诗人,词人。历史记载辛大将军英勇无比,他仿佛令你拔地凌空、极目游骋。
  少年英雄-辛弃疾。他二十一岁那年,金海陵王完颜亮大举南侵,企图一举消灭南宋。辛弃疾就在家乡组织了一支二千多人的队伍。投奔到耿京领导的有二十多万人的抗金义军中。辛弃疾任「掌书记」的官职,管理印信、文书。完颜亮南侵失败後,辛弃疾劝耿京和南宋联络,以便军事上配合行动,更好地打击金军。於是耿京就派辛弃疾到南京见宋高宗。宋高宗听说北方有这么一支军队,很高兴。他给辛弃疾封了官,叫辛弃疾回去告诉耿京,把队伍带回南京来。辛弃疾从南京北归的途中,听说叛徒张安国杀害耿京,劫持义军投降了金军。辛弃疾就带领五十多人,直奔金营。看到张安国正在和金军主将喝酒,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张安国捆绑上马,叛徒张安国受到了惩罚,被斩首示众。当时,辛弃疾才二十三岁。辛弃疾的英勇行动,不仅打击了敌人的气焰,而且鼓舞了人民的抗金信心。
  而这首词,上片大段写景:由水写到山,由无情之景写到有情之景,很有层次。
  辛词把苏轼的以诗为词,发展为以文为词。进一步冲破了一切词法和音律的严格限制。为了表达作品的内容,他所使用的语言涉及《论语》、《孟子》、《史记》、《汉书》以及李白、杜甫的诗句等。这种例子,在辛词中有很多。
  辛弃疾发扬了苏轼以诗为词的革新精神,用散文化的笔调来写词,所以,在辛弃疾的笔下,没有不可用的题材,没有不可描绘的事物,也没有不可表达的意境,纵横驰骋,自由放任,得心应手,笔到词成。
  辛弃疾的词风形成了南宋中叶以後声势浩大的爱国词派。

  (四)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柳永《蝶恋花》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一句相信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句,它出自于柳永之手。
  而谁人又能想到柳永当年竟然是给妓女作词吟唱的词人。
  他,北宋词人,婉约派创始人,代表作《雨霖铃》,柳词如江南二八少女,清新婉约,细腻独到。
  少年柳永混迹于烟花巷陌中,为人放荡不羁,终身潦倒。
  柳永的父亲、叔叔、哥哥三接、三复都是进士,连儿子、侄子都是。柳永本人却仕途坎坷,由于仕途坎坷、柳永便耽溺于旖旎繁华的都市生活
  且在“倚红偎翠”“浅斟低唱”中寻找寄托。
  作为北宋第一个专业作词的词人,他不仅开拓了词的题材内容,而且制作了大量的慢词,发展了铺叙手法,促进了词的通俗化、口语化,在词史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和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词作流传极广,“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
  柳永尽情放浪多年,穷困潦倒,仕途失意,靠妓女的救助生活,身心俱伤,死在名妓赵香香家。他既无家室,也无财产,死后无人过问。谢玉英、陈师师一班名妓念他的才学和情痴,凑一笔钱为他安葬。谢玉英曾与他拟为夫妻,为他戴重孝,众妓都为他戴孝守丧。出殡之时,东京满城妓女都来了,半城缟素,一片哀声。
  或许是他的词句里,流着他的血吧,读起来刻骨铭心。

  (五)
  每一位词人都有过一个让世人震惊的身世,他们的一生或是颠沛流离,或是终生不得志。
  若想读懂每一位词人的词,先要了解一下这个人的生平,知道一些历史背景,这样读起来某些句子的内在含义就会轻易浮现出来。
  历史终归是历史,历史故事再不会重演,某些人远离了我们,而他们的精神一直都在,某些文字现在读起来一样的经典
  读宋词,批评家常说,胭脂味太浓厚了。而我却是习惯在这浓浓的胭脂味道里,看那些已经逝去的背影,异常喜欢这样的味道,如同旧年的雨水流经长着青苔的台阶,伴着花瓣片片,一起流进岁月里,氤氲成醉人的芬芳。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